🏡
PTT小說網
x
    “想必在座各位都聽說了,我們西島最重要的試煉馬上就要開啓,良機難得,所以我打算讓這次試煉的優勝者,成爲小女的未來夫婿。”寧尚菱不急不緩的一句話,卻如憑空一聲炸雷令全場人都怔住了,一個個眼睛發亮,久久沒有人開口說話。

    “西島試煉?那是個什麼鬼?”林逸卻是聽得一愣,對此不由有些莫名其妙,在座其他人都對西島的事情有所瞭解,唯獨他是連聽都沒有聽說過,前些日子雖說一直和寧雪菲她們在一起,可衆人一直都在圍着自動鑄器機關轉,根本就沒提到過這一茬。

    如今回想起來,寧雪菲恐怕是刻意沒有說這些,在林逸幾個面前,始終都表現得無憂無慮的樣子,而她的演技也確實不錯,愣是沒讓林逸幾人察覺到她心中的那份沉重。

    看着衆人無比期待的表情,林逸不明所以的聳了聳肩,難道說這個西島試煉非常有名不成,連這些不是西島本地的外來者都如此興奮?

    以往在世俗界的時候,林逸倒是對試煉一點都不陌生,時不時就要參加這個試煉那個試煉的,不過自從到了天階島之後就很少了,除了最開始的新人試煉之外,這一年多就再也沒有參加過什麼試煉了,卻沒想到突然又冒了出來,而且是以這種毫無準備的意外方式。

    “林逸哥哥,三年一度的西島試煉,這是在整個天階五大島都很有名氣的哦。”旁邊韓靜靜見林逸一頭霧水的樣子,當即湊到他耳邊小聲解釋道。

    “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嗎?”林逸好奇的問了一句,試煉不奇怪,可如果是名震五大天階島的試煉,那就有點意思了,何況這次還涉及寧雪菲的終身大事。

    “具體有什麼特別我也不清楚……”韓靜靜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

    她在西島這兩年基本沒離開過島主行宮,準確的說是很少離開研究室,對於外界瞭解並不多,也從來不會參加什麼試煉!

    何況這三年一度的試煉,她之前也沒機會遇到,對她來說也是第一次,之前不過是從寧雪菲口中偶爾聽過一兩句罷了。

    “這個我知道!”旁邊上官嵐兒倒是比韓靜靜清楚得多,湊過來解釋道:“這個西島試煉爺爺曾經專門說起過,被他稱作是五大天階島最有價值的試煉之一呢,很難得的。”

    “哦?”林逸頓時一愣,上官天華的見識和眼界絕對是天階島頂級,連他都對西島試煉如此看重,可見必然有其獨到之處。

    “試煉規則本身倒沒有什麼特別的,西島試煉最難得的就在於它的試煉地點。”上官嵐兒歪着腦袋回憶了一下,才向兩人繼續說道:“傳說西島附近有一片冒險海域,乃是上古時候遺留下來的戰場遺蹟,由於被海霧、禁制等重重包圍,平常根本進不去,甚至連找都找不到,只有每過三年一次特定的契機才能夠開啓。”

    “上古戰場?”林逸心中一動,冥冥之中感覺有一股古老慘烈的氣息撲面而來,令人不自覺有些膽顫,同時又忍不住有些躍躍欲試!據說上古時候天才輩出強者林立,那麼這片埋葬了無數上古英靈的戰場遺蹟,想必也非常不簡單吧。

    “嗯嗯,聽我爺爺說是一個很危險很危險的地方,不過裡面確實也有着數不盡的天材地寶!若是運氣好,就連獲得上古強者的傳承也不是沒可能!基本上只要能活着完成試煉的弟子,都會有脫胎換骨的進步,所以西島試煉纔會這麼聲名遠揚,其實咱們北島也有類似的試煉,只是要求的等級要高一些!”上官嵐兒說道。

    “原來如此,竟然有機會獲得上古強者傳承?聽起來好像確實是個了不得的試煉。”林逸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這個上古戰場遺蹟對於整個西島來說都是戰略級存在,以往每次開啓,基本上都只對西島本土的核心弟子開放,外人很少有機會參與進來呢,不過聽寧阿姨這話的意思,這一次恐怕是有些不一樣了……”上官嵐兒道。

    “嗯,難怪一個個都這麼興奮。”林逸掃了全場一圈,將衆人興奮雀躍的表情看在眼裡,上古戰場遺蹟這麼關鍵的資源如今因爲寧雪菲的緣故,寧尚菱這是準備破天荒的對外開放了。

    不愧是一島之主,人家比武招親頂多就是設一個擂臺,而到了寧尚菱手裡,出手就是一個上古戰場遺蹟,這種氣魄和手筆實在是非同小可。

    不過,想要照她自己所說選出最具潛力最具實力的年輕一輩,還真就需要這麼一個絕佳的戰場,否則只是單純打擂臺的話,頂多也就看出現在的實力,而根本看不出未來的潛力,那樣選出來的人當然也配不上堂堂西島公主。

    林逸的目光最終落在了寧雪菲身上,這個一向單純樂觀的女孩子,此刻臉色卻帶着一絲異樣的慘白。

    自從在極北之島認識寧雪菲開始,林逸這還是頭一次在她臉上看到這種表情,無助、彷徨、楚楚可憐,看得讓人心疼。

    所謂的西島試煉,對於寧雪菲來說毫無疑問就是一次比武招親,這種事情放在絕大數女孩子身上都不會樂意,寧雪菲想要抗拒,但卻身不由己。

    她是西島公主,與生俱來有着無上地位和權力,與此同時,卻也要付出相應的代價,婚姻只是最不起眼的其中一項罷了,這一點在女權盛行的西島也不例外。

    林逸忽然想起前幾日接風宴時,面對那個突然闖進來陷害自己的女子,寧雪菲曾毫不避諱當衆說出的那些話,當時只是覺得有些莫名,然而現在想來恐怕就是一個暗示,應該說簡直就是一個明示啊林逸爲什麼不選擇我?

    而且剛纔寧尚菱帶着她來敬酒時,寧雪菲的眼神也明顯在表達同一個意思,想到這裡林逸不覺心中一動,感覺那一絲心絃被輕輕撥動了一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