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好啦,靜靜,咱們任務完成了,讓小師弟一個人靜靜吧。”上官嵐兒看着林逸沉靜的表情微微一笑,她相信林逸不會讓自己失望,更不會讓寧雪菲失望,絕對不會。

    “啊?嵐兒你讓我留下來陪他?”韓靜靜卻愣愣的看了看上官嵐兒,又看了看林逸,臉上忽然多了一絲羞澀的紅暈。

    “噗!”上官嵐兒愣了一下,明白過來之後頓時就笑噴了,就連林逸也都被逗樂了,韓靜靜這妮子智商沒的說,那絕對是實實在在的怪物,不過只限於各種研究,其他時候卻時不時就會犯傻,就如眼下。

    被林逸和上官嵐兒笑了半天,韓靜靜這才終於後知後覺的反應了過來,頓時鬧了一個大紅臉,瞬間連脖子根都紅透了,腦袋使勁的往下低,如果地上有條縫,這妮子說不定還真能一頭鑽進去。

    最終,韓靜靜還是被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上官嵐兒拖走了,房間內再度只剩下林逸獨自一人,手中捏着寧雪菲的信紙,心中暗暗下定了決心,再無半分猶豫。

    以寧雪菲一島公主的身份,能夠寫出這樣的信,林逸如果這還不明白對方的心意那也真該被天打雷劈了,這一次,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她失望。

    消除了心中的猶豫之後,林逸整個人頓時重新變得清爽了起來,他知道這次西島試煉聚集了各路高手,過程肯定不會那麼順利,危機四伏那是必然的事情。

    不過自從在世俗界出道開始,林逸就從來都不知怕爲何物,連南島那種龍潭虎穴都毫髮無損的闖過來了,難道還會怕這區區一次西島試煉不成?

    拋開雜念,林逸正準備調整狀態開始修煉。這時門外忽然來了一道熟悉的氣息,林逸頓時一喜,齊文翰來了!

    “齊兄。我可是等你很久了。”林逸連忙上前開門,熱情的招呼對方進來。這是他之前宴會上和齊文翰眼神約定的事情,老朋友難得在西島這地方碰到,自然要好好聚一聚!

    “不好意思,我那邊還沒完全安頓下來,所以耽擱了,讓凌兄你久等了。”齊文翰歉意一笑,上下打量了林逸一番之後,忽然上前一步給了林逸一個熊抱:“凌兄你果然是吉人自有天相。龍舟鏢局那幫孫子還敢放言說你死在南島了,哈哈,我就知道他們在放狗屁呢!”

    齊文翰早就知道林逸的真名,不過他叫凌兄叫順口了,也就懶得改回來,凌一和林逸,反正叫起來也差不多。

    “呵呵,這事兒一言難盡,不過我也不是那麼容易死的。”林逸笑着將齊文翰領進了房間,親自給他倒了一杯靈茶。這才問道:“話說齊兄你怎麼會來這裡?莫非齊天鏢局和西島這邊關係不錯?”

    “怎麼可能呢,人家西島可是雄霸天階島一方的龐然大物,我們只不過是小小的一個鏢局。如果不是凌兄你,人家根本連聽都不會聽說,哪來的什麼關係啊?”齊文翰自嘲一笑,眼角瞥到桌上的信,不由有些奇怪,不過並沒有怎麼在意。

    林逸聞言笑了笑,齊文翰這話倒不是妄自菲薄,在他之前的齊天鏢局也就在葳弧海域有些名氣,此外就連其他南洲海域都未必人盡皆知。何況是相隔萬里之遙,彼此毫無關聯的西島。

    “我這次是打着南洲鏢局聯盟的旗號。藉着這次難得的機會,老爹讓我出來見見世面。如果有機會的話,順便結交一些有用的人脈,這就是成爲南洲鏢局霸主的好處,能夠代表整個南洲海域,否則若只是我們齊天鏢局的旗號,人家根本不會正眼相待,說不定連門都進不了呢。”齊文翰苦笑道。

    “一步一步來嘛,齊天鏢局能夠走出南洲海域,這本身就已是一個可喜的進步,至少說明比以往已經高了整整一個層次。”林逸笑了笑,分析道:“何況齊天鏢局現在怎麼說也是南洲鏢局霸主,任何大勢力想要在南洲海域分一杯羹,最終都繞不開你們,只要有利益就會有人脈,這是鏢局更進一步的絕佳戰略期。”

    “什麼你們,是咱們好不好,別忘了凌兄你自己也有乾股的!”齊文翰臉色一正道。

    “好好,是咱們。”林逸不由失笑,繼續問道:“所以齊兄你這次萬里迢迢來西島,就是來赴生日宴和拓展人脈麼?”

    “那倒不是,這些只是順便的事情,我這次來其實是肩負重任的。”齊文翰搖頭道。

    “肩負重任?”林逸一愣。

    “對啊,生日宴上的情形凌兄你也看到了吧,老爹這次特意派我過來,其實就是衝着這位西島公主來的,十八歲成人禮肯定要挑選夫婿,他讓我想辦法爭一爭,雖然說機會不大,可萬一要是成功,有西島這個龐然大物做靠山後臺,那我們齊天鏢局就立於不敗之地了。”齊文翰說道。

    聽到這裡,林逸的臉色忽然變得有些古怪起來,他猜到這次肯定有一大把競爭對手,萬萬沒想到連齊文翰也是,這實在是讓人不知道說什麼好。

    “怎麼了?”齊文翰這才注意到林逸的表情,突然一怔道:“難不成凌兄你也是?哦對了,凌兄你是北島特使,聽說北島和西島一向交好,有這種使命也很正常……”

    “我……”林逸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目光很不自然的掃到了桌子上的信,總不能說自己和寧雪菲早有一腿吧?

    順着林逸的眼神,齊文翰的目光隨之同樣落到了信上,從剛纔開始就注意到了,信紙並沒有完全摺疊,很容易看到上面清秀的女孩子字跡。

    一瞬之間,齊文翰忽然心中一動明白了什麼,驚訝的看了看信紙,有些難以置信的轉頭看着林逸道:“凌兄你難道和寧雪菲……”

    林逸苦笑了一聲,沒有說什麼。

    “哈哈,還真是這樣啊,那我就不爭了,反正也爭不過你!”齊文翰聽後頓時促狹的大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