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拍着林逸肩膀道:“何況我對這事兒本就一點都不看好,我什麼身份什麼實力自己最清楚,雖說歷來參加西島試煉的實力要求是不能超過元嬰期,可以這次的情況來看,我這個金丹大圓滿根本就是墊底的存在。”

    這倒是實話,如果是以往只有西島本土弟子參加試煉,以齊文翰金丹大圓滿的實力絕對算不上弱,可是這次不一樣,參加試煉的乃是各島精英。

    能有野心和魄力瞄上寧雪菲這個西島公主的,沒有任何一個會是易於之輩,絕大數實力應該都在元嬰期,不會比這更低,若不然別說一步登天,恐怕連能不能活到試煉結束都是一個未知數。

    “而且我不想參加競爭,其實還有另外一個更加重要的原因。”齊文翰眼中忽然綻放出一種奇異的光彩,這個一向開朗從容的男人,此刻竟破天荒的有些臉紅,實在是令人大跌眼鏡。

    “莫非齊兄你……”林逸心中一動,這種灼熱的眼神他並不陌生,因爲絕大數人都有過這種階段。

    “不錯,我有喜歡的人了。”齊文翰有些難爲情的撓了撓頭,向林逸坦誠道。

    “哦?什麼時候的事啊?”林逸聞言頓時來了興趣,之前他離開南洲的時候都還一點動靜都沒有呢,以齊文翰的灑脫風格,不至於把這種事情藏得這麼深纔對啊。

    “前不久的事情,我對她算是一見傾心吧。不過……”齊文翰說到這裡忽然神色一黯,有些失落道:“她是元嬰期高手,而我自己卻纔是金丹大圓滿,唉……”

    見齊文翰唉聲嘆氣的模樣,林逸卻是不由樂了,笑道:“實力沒有對方高又怎麼樣,關鍵只在於她對你有沒有感覺,這麼患得患失。可不像齊兄你的作風哦。”

    被林逸這麼一說,齊文翰不由老臉一紅,訕訕道:“我也知道不能這麼患得患失,男子漢大丈夫,該去爭取的時候就絕對不能退縮認慫,這些道理我都懂,可就是管不住我自己的腦子。忍不住就會往這方面去想。畢竟她也不是普通修煉者,而是南洲寶船運輸行東家的女兒。”

    “船王的女兒?”林逸聽得一愣,他之前在南洲的時候曾偶然聽人說起過這家寶船運輸行,如果只是普通運輸行,以齊文翰齊天鏢局少東家的身份絕對不會自卑,可對方卻是寶船運輸行,背後所代表的含義那就完全不一樣了。

    在這天階島,寶船這種戰略性存在從來都只有那些頂級勢力才能擁有。這個道理反過來也同樣成立,能夠擁有寶船的勢力,放眼五大天階島都絕對是不容小覷的豪強,要知道就算是成爲南洲鏢局霸主的齊天鏢局,也都還遠遠不夠資格和底蘊擁有一艘寶船啊。

    齊文翰這個齊天鏢局少東家,面對對方寶船運輸行這般深厚背景,也難怪他會這麼患得患失,唉聲嘆氣。

    實力沒對方高,背景也沒對方好。這要是冒然湊上去,被人說一句不自量力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到那時說不定連朋友都沒得做。

    “船王?也可以這麼說了……”齊文翰愣了一下,寶船可不就是船中之王嘛。人家寶船運輸行本身就是無冕之王。

    “原來是這樣,你不用嘆氣了,我有辦法。”林逸心中微動,從懷中取出一個小木盒,遞給齊文翰道:“有這個你就不用愁了。”

    “什麼東西?”齊文翰好奇的接過小木盒,發現這盒子雖然平凡無奇,可裡面透出來的那股清涼氣息卻令人精神一振,連忙打開一看,頓時整個人都震驚了,他是個識貨之人,這裡面赫然竟是一枚聚嬰金丹!

    “以你的實力底蘊,其實也該到突破的時候了,只要服用這枚聚嬰金丹,不出意外應該可以保你元嬰。”林逸微微一笑。

    以齊文翰的能力,只要實力能夠和對方平起平坐,想必就不會再心生自卑了,畢竟真要說起來齊天鏢局雖然比不上對方寶船運輸行,但也絕對差不到哪兒去,怎麼說也是南洲鏢局霸主。

    “這……這太貴重了,凌兄你還是留着自己用吧,我又不急……”聚嬰金丹在齊文翰手裡簡直就跟燙手山芋一樣,頓時一陣手忙腳亂,拼命塞回給了林逸。

    “你不急?你不急人家姑娘急啊!”林逸瞥了他一眼,沒好氣的把小木盒又扔給了齊文翰,撇嘴道:“人家可是船王的女兒,說不定什麼時候就嫁人了,到那時你哭都來不及,還不急?別怪我這個做兄弟的沒提醒你,這種事兒只要遇上就必須得緊緊抓住,否則可是要後悔終生的!”

    “我……”被林逸這麼一說,齊文翰頓時陷入了左右兩難,這個道理他當然知道,而且據他所知有很多公子哥都在打這個心上人的主意,一旦下手晚了,那說不定真就得後悔一輩子了。

    可是,一枚聚嬰金丹是什麼價值,齊文翰心中知道得清清楚楚,尤其這還是一枚上等品質的聚嬰金丹,靈玉再多都未必能夠買到,饒是他跟林逸關係再不錯,也不敢冒然收下這麼貴重的東西。

    “還猶豫什麼?以前可沒見你這麼婆婆媽媽,以咱們之間的交情,難道區區一枚聚嬰金丹都不能收?”林逸佯怒道。

    “好吧,既然凌兄你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那我就收下,不過話先說在前頭,你當初是什麼價買的這枚聚嬰金丹,就必須收下多少靈玉,要不然我可過意不去。”齊文翰點頭道。

    “誰告訴你這枚聚嬰金丹是買的?”林逸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道:“難道我以前沒跟你說過,我可是一個貨真價實的煉丹師啊,這丹可都是我自己親手煉的。”

    “什麼?!”齊文翰聞言頓時就震驚了,煉丹師沒什麼好奇怪的,這年頭各路煉丹師多了去了,可是能夠煉製出聚嬰金丹的煉丹師,放眼五大天階島也找不出幾個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