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大清早,各路人馬便在島主行宮的廣場上聚集,雖然沒有特意劃分片區,但衆人還是和之前生日宴時候一樣,自覺分成了幾個片區,每一地的修煉者各自聚集一處。

    當林逸在韓靜靜和上官嵐兒陪伴下來到廣場的時候,本次西島試煉的報名已經正式開始,形式很簡單,衆人只需要在試煉名單上籤下大名就行,只要滿足不超過元嬰期的實力要求,此外幾乎沒有任何門檻,這可以說是歷次西島試煉中條件最寬鬆的一次了。

    當然,想要參加試煉最起碼的實力底限還是有的,至少得是金丹期高手,要不然即便去了上古戰場遺蹟也只是送死,根本就毫無意義。

    林逸看了一眼主持臺,讓他有些失望的是並沒有見到寧雪菲的身影,寧尚菱這位西島島主也沒有出現,主持本次西島試煉的人,乃是副島主燕辛蘭。

    “只要元嬰期以下的高手才能參加試煉,想要掩藏實力矇混過關是沒用的,因爲這並非由我們人爲評判,而是要通過一個專門的傳送陣法,這個陣法十分奇特,只有元嬰期以下高手才能傳送,實力境界若是在那之上的客人,就不用白費心機了,免得自找沒趣。”燕辛蘭看着熙熙攘攘的報名人羣,淡淡說道。

    被她這麼一說,人羣之中果然有幾個訕訕的退了出來,他們未必是想來爭寧雪菲,估計單純就是想去上古戰場遺蹟混一遭,畢竟那裡不僅有各種天材地寶,運氣好的話還能得到上古傳承,就算玄升期高手也要眼紅啊。

    林逸見狀微微一笑,重利當前還真是什麼人都有,轉頭韓靜靜、上官嵐兒說了一聲後,便擠進人羣上前報名。

    “凌兄!”林逸正在簽字的時候。背後忽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正是齊文翰。

    “你來了。”林逸回頭打了個招呼,這才注意到齊文翰身旁還站着一個女子,看了一眼齊文翰有些尷尬的表情,頓時就明白了,這女子應該就是這傢伙的心上人,也就是船王之女啊。

    林逸頓時來了興趣,不由得多看了這個女子一眼,發現這個女子穿着非常普通,在人羣之中一點都不顯眼。就連長相也只能說是普通,整體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十分尋常的女子,找不出半點過人之處,同上官嵐兒、寧雪菲、韓靜靜幾個放在一起,那簡直半點可比性都沒有。

    不過林逸很快就發現了一點蹊蹺,雖然對方破綻很小,但還是逃不過他的眼睛,對方這相貌是易容過的!

    一般人很難察覺出來,但是林逸看人並不單純只看相貌。更注重對方的氣質,這年頭相貌很容易僞裝,可是氣質卻很難改變,至少面前這女子的氣質和她眼下這副尋常相貌之間明顯有差距。憑此一點就可以斷定,對方肯定是易容了。

    不過這也難怪,女性修煉者在外行走本就比男修要危險得多,何況她還是船王之女。這一次又是秘密任務,易容改扮也是很正常的手段。

    “你好,我叫林逸。是齊兄的朋友。”林逸促狹的看了齊文翰一眼,當即自我介紹道。

    “我叫夏落落,你在我們南洲海域可是大名鼎鼎呢,文翰總說你們是好兄弟,今天總算見到真人了。”女子落落大方的笑着頷首道。

    “呵呵,讓夏小姐見笑了。”林逸對着齊文翰挑了挑眉毛,之前聽他那麼自卑,還以爲這位船王之女多麼高高在上難以接近呢,敢情兩人關係都已經這麼親密了,看來過不了多久就能喝上喜酒了。

    直到此刻,林逸才想起來重新打量齊文翰一番,發現這傢伙如今氣勢已經脫胎換骨,果然凝聚元嬰成功,成了地地道道的元嬰初期高手,難怪整個人都變得自信多了。

    “咳咳,話說凌兄你這次就一個人報名嗎?”齊文翰被林逸看得尷尬,生怕對方說出什麼不該說的話,畢竟他和夏落落之間關係還沒挑明呢,只得趕緊轉移話題。

    “對啊,我可不像你們出雙入對,看你們這架勢,應該也是要報名參加吧?”林逸一臉玩味的笑道,上官嵐兒和韓靜靜倒是想陪他去,不過西島試煉危機四伏,他可不敢保證兩女的安全,所以穩妥起見還是把她們倆給勸住了,畢竟這次不是去玩兒,爲了寧雪菲的終身幸福,絕對不容有失。

    “呃……”齊文翰和夏落落相視一眼,視線碰到一起之後連忙分開,夏落落有些臉紅的低下了頭,而齊文翰則連忙說道:“我們參加是爲了天材地寶,可不是跟凌兄你競爭西島公主,你可別誤會。”

    “我知道啊,所以才說你們倆出雙入對嘛。”林逸話音落下,齊文翰和夏落落頓時臉更紅了,頓時都低着頭不說話了,彼此時不時卻又要偷偷瞄對方一眼,眼神一碰就立馬分開。

    林逸見狀不由樂了,他故意說這話就是要這效果,男女之間到了一定程度總要捅破這一層窗戶紙的,他這是順水推舟,免得齊文翰又想東想西磨蹭太久。

    說話的同時,林逸已經將自己的名字寫在了報名冊上,同時粗略掃了一眼名單,結果在上面發現了兩個老熟人的名字,徐靈沖和康照明。

    “呵,果然是陰魂不散。”林逸冷冷一笑,之前接風宴那件事他就已經察覺到了,這兩個傢伙好像刻意想要抹黑自己,尤其想要破壞自己和寧雪菲的關係,不知道他們倆到底在打什麼算盤,難道真想成爲寧雪菲的夫婿?

    一個不是男人的男人,另一個只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小人,就這樣兩個貨色也想競爭寧雪菲?開玩笑吧!

    片刻之後,現場衆人都已報名完畢,站在主持臺上的燕辛蘭這纔開口說道:“好了,接下來由我爲大家說一下本次西島試煉的注意事項,希望各位能夠認真聽進去,因爲這不僅關係到你們能否獲得優勝,更是直接關係到你們的性命,我在這裡很認真的提醒諸位一句,西島試煉可是很危險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