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如果事先對此沒有了解,對敵之人非得吃大虧不可,哪怕就是他自己如果大意輕敵,說不定都要受傷,不愧是出自東洲學院的高明武技!

    任重遠之後,易笑天見狀也如法炮製,護體金鐘頓時又爆掉一片巨型蔓藤,如此一來僞人藤的近百根巨型蔓藤就被除掉了一大半,衆人頓時壓力大減,應付起來明顯不像開始那麼艱難了。

    又苦苦戰鬥了一炷香時間,僞人藤才終於被衆人聯手滅掉,而此時,除了林逸之外每個人都受傷掛彩了。

    實力最弱的姚嘉麗自不必說,任重遠和易笑天主動爆掉護體金鐘雖說見效巨大,但也因此失去了護身手段,之後相繼都有受傷,而至於霍雨蝶在林逸的特殊照顧下,受傷倒是最輕的,只是稍微被擦掉了一點皮而已,倒是可以忽略不計。

    “哼,只會跟在後面蹭好處的跟屁蟲,一點用都沒有!”掛彩最重的姚嘉麗狠狠的瞪了林逸一眼,她最想針對其實是霍雨蝶,只可惜對方腳下的那一堆巨型蔓藤實在是讓她開不了口,誰讓她的成果連對方零頭都不到呢。

    “本來也沒指望他能派上什麼用場,不拖我們後腿就已經謝天謝地了,但凡稍微有點自知之明和廉恥心的人,現在都該知道怎麼做了,厚着臉皮繼續跟下去可是會死人的。”任重遠饒有深意的看着林逸說道。

    話裡話外的意思顯而易見,他就是想把林逸趕走。想讓這個跟屁蟲知難而退,省得壞自己和霍雨蝶的好事。

    “任師兄說得對。”霍雨蝶這時忽然點了點頭。

    林逸聞言微微一愣,而任重遠則頓時大喜,連霍雨蝶都這麼說了,說明她是將剛纔這一戰的表現看在眼裡,終於認清楚誰是沒用的廢物,誰纔是她應該抱緊的大腿了!

    “還不走?這麼不識趣,難道還要我們歡送一下你不成?”任重遠咧嘴對着林逸猙獰一笑。那一臉的幸災樂禍溢於言表。

    林逸揚了揚雙眉,正準備開口時,霍雨蝶忽然再次道:“我們走吧,這地方太危險了,我不想去了,你們自己去吧。”

    說罷,霍雨蝶看也不看衆人。對林逸使了一個眼色。直接扭頭就走。

    “啊?不是……這怎麼回事啊?我剛纔是說這小子,不是說雨蝶師妹你啊,你千萬別誤會啊!”任重遠傻了片刻才反應過來,連忙就想追上去。

    “我知道,這是我自己的想法,與諸位無關,祝你們好運。”霍雨蝶去意已決,她顯然是準備借這個由頭甩掉衆人了。免得繼續跟着他們浪費時間,她自己倒還好說,但是林逸這個元嬰初期巔峰的試煉時間可沒有一個月那麼長。

    “什麼?霍師姐你不要長生根了?”這下就連姚嘉麗都驚訝萬分了,長生根是他們所有人都夢寐以求的天材地寶,要說霍雨蝶對此不屑一顧那絕對是扯淡,這次難得有機會找到長生根,她會因爲這麼點小事中途放棄?!

    霍雨蝶停下腳步,看似十分誠懇的對幾人點了點頭,承認道:“這是你們的緣分和造化。我沒有這個福分,沒有這份實力就別癡心妄想。這點自知之明我還是有的。”

    “哼,膽小鬼!”姚嘉麗臉色一變。對方這話根本就是指桑罵槐,她的實力比自己只強不弱,這是拐着彎在罵自己癡心妄想呢!

    “沒事兒,我來保護你,放心吧,絕對不會讓你受半點傷的!”任重遠連忙上來拍胸脯擔保道。

    林逸玩味的瞥了他一眼,這傢伙自己都一身狼狽,臉上的血跡還沒擦掉呢,竟然也好意思拍這個胸脯,真是讓人不知道說什麼好……

    “真的不用了,這裡實在太危險了,一個僞人藤就已經這麼難纏,差點就讓我們全軍覆沒,而這還只是剛剛開始,我不想冒這個險,你們不用再勸了。”霍雨蝶語氣堅定道。

    任重遠仍不死心的想要再勸幾句,不過一旁姚嘉麗卻是搶着開口了:“那好吧,既然霍師姐這麼怕死,那我們總不能強人所難,咱們就此別過,後會有期。”

    她之前之所以特意邀請霍雨蝶入夥,本身可不是出於什麼好意,純粹就是怕這小妞和林逸偷偷摸摸先人一步,比他們更早找到長生根!

    而現在從地圖和現實情況來看,路線只有一條,只要霍雨蝶不跟着他們往前走,就沒有任何機會找到長生根!

    既然結果已經註定,那她還有什麼好擔心的?以她和霍雨蝶這種勢如水火的關係,難道還會擔心對方得不到長生根,不能和自己分一杯羹不成?

    一直以來,姚嘉麗和霍雨蝶雖然並稱晨驕雙嬌,然而事實上卻一直都要矮對方一頭,因爲她爺爺實權沒有柳子玉大,也因爲她實力沒有對方強,甚至就連女人最關心的相貌,她也要比對方差上一籌!

    這樣一個方方面面都壓着她的女人,她不僅極度討厭,甚至都巴不得對方去死,如果詛咒能夠有用的話,霍雨蝶現在早已被她詛咒得永世不能超生了。

    何況這一次還不僅是霍雨蝶一個人,還帶着林逸這麼一個湊數的累贅,以這小子上官天華親傳弟子的身份,殺還殺不得,萬一他不長眼到時候也想要分一杯羹呢?雖然這純屬是癡心妄想,但終歸還是一個必須要面對的麻煩。

    現在霍雨蝶主動想要退出,這個林逸自然也留不下來!就算他想留下,衆人也絕對會把他踹出去,一下子少了兩個要分羹的傢伙,這對於姚嘉麗幾人來說,那是求之不得是,她巴不得兩人滾得越遠越好呢!

    任重遠看了看姚嘉麗,又看了看扭頭就走的霍雨蝶,還想在嘗試挽回一下,畢竟這次西島試煉可是難得的相處機會,過了這個村,就不知道還有沒有這個店了。

    “強扭的瓜不甜,既然雨蝶師妹不想去,那就別勉強了。”不等任重遠想好說辭,這邊易笑天卻已跟着開口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