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由於實力低微,放眼這次西島試煉的所有參與者,這兩人恐怕都是處於底層的貨色,堂堂東洲翔雲學院的弟子,而且能夠跟着出使西島之人,實力竟是所有人之中墊底的存在,這也真是一件稀奇事了。

    日落黃昏,此時天色漸暗,兩人實力又低,無論碰上什麼兇物亦或者是其他試煉者,對於他們來說都可能是致命的威脅,他們兩個走得這麼鬼鬼祟祟倒也並不奇怪。

    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兩人就這麼一點一點往前蹭,一邊還嘀嘀咕咕的相互抱怨:“唉,也不知道任哥和易哥到底怎麼想的,特地把咱們兩個跟班帶來西島,結果現在這麼關鍵的時候又把咱倆給扔下了,讓咱們兩個自己單獨行動,這麼危險的地方,一不小心咱們可就交代了啊!”

    “嘿嘿,孫寶路你是不是傻?這次試煉是任哥和易哥他們難得和美女獨處的機會,怎麼會帶上咱們這兩個,去煞風景啊?”其中一個戴着斗笠的男子撇嘴道。

    “這也不用特意把咱倆丟下吧,大不了跟得遠一點就好了啊,又不會耽誤他們好事,而且還能幫他們扛東西呢,以前出去玩的時候不也是這樣麼?”孫寶路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即壓低聲音道:“據我推測,其實任哥和易哥把咱們倆丟下,根本不是爲了這事兒,而是要去找什麼非常罕見的天材地寶,李玉州你說呢?”

    “嘶,你這麼一說我還真想起來了,臨來西島之前,易哥和姚姐說話的時候我聽到過隻言片語,好像還真是要找什麼天材地寶,他們都提前準備很久了。只不過對咱們倆保密罷了……”李玉州說到這裡不禁有些悻悻。

    “哼,我早猜到這一點了,這就是咱們做跟班的命。好事兒永遠輪不上,壞事兒卻每次都有咱們的份。嘿嘿!”孫寶路自嘲的笑了笑,這是沒辦法的事情,誰讓他們這些人沒有背景呢。

    想要在東洲學院這種龍潭虎穴之地立足,強大的實力和深厚的背景二者必須有其一,否則就是被人連皮帶骨吞下的命,像他們這種人只能依附任重遠和易笑天這樣的公子哥,除此之外沒有第二條出路。

    兩人一邊小聲抱怨一邊小心往前探索,突然李玉州腳步一頓。目光直直的看着前方不遠處,嘴巴張得老大半天合不起來。

    “你幹嘛?鬼上身啊?”孫寶路見狀不由有些緊張,還以爲是被什麼不知名的怪物盯上了,以他倆金丹大圓滿的實力,一旦出現這種情況,下場真心夠嗆。

    “不……不是……你看……你看那裡……”李玉州結結巴巴,抽風一樣半天說不出一句整話來,愣愣的指着前方。

    李玉州循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看了一眼頓時整個人也跟着一起呆住了,半晌回不過神來。許久纔不可置信的抽着冷氣小聲道:“哎呀我去!真是世界之大無奇不有,這種地方還能讓我們遇上打野戰的,我日他個仙人闆闆。這女的身材看起來真特麼夠勁!”

    “何止夠勁,你就不覺得這女的眼熟嗎?!”李玉州依舊目光直直的盯着前方道。

    “嘶,你這麼一說還真是啊……哎呀我去,這不是晨驕雙嬌之一的霍雨蝶嗎!她怎麼沒跟任哥在一起,竟然在這裡跟別的男人打野戰,以前沒看出來這麼浪啊!”孫寶路大驚道。

    “何止是浪,簡直都開放都沒邊了!以前還以爲這妞是冰山雪蓮呢,老是一副冰清玉潔神聖不可侵犯的樣子,沒想到一來西島就變得這麼騷勁。居然讓那個男人趴在她裙子下面吸,麻痹的簡直亮瞎我的狗眼啊!”李玉州雙眼放光的連連搓手。這種場面實在是太刺激了,但凡是個男人都把持不住啊。

    “嘖嘖。我也想去跪舔一下,做夢都想……”孫寶路忍不住狂咽口水道。

    “嘁,你以爲我不想?”李玉州白了他一眼,一臉可惜道:“好白菜都讓豬拱了!可惜這小騷蹄子就算再浪,那也註定沒有咱們倆的份,敢動這個歪心思,不怕任哥回過頭來整死你啊!”

    “我也就是說說而已,哪有那個膽子……”孫寶路縮了縮脖子,又是貪婪的連吞了好幾口唾沫,這才道:“可是這霍雪蓮居然在這裡跟別的男人打野戰,咱任哥頭上豈不是戴了一頂綠油油的大帽子嗎?咱們要不要上去管一下?”

    聽到這話,李玉州也不由跟着有些意動,這個時候上去管一管,那豈不是正好可以趁機揩油,就算摸不到,那至少也能看得更清楚,畢竟這可是晨驕雙嬌,他們這些普通弟子眼中女神一般的存在啊!

    不過李玉州隨即就把這個誘人的想法給壓了下去,沒好氣的拍了一下孫寶路的腦袋,撇嘴道:“你敢上啊?那傢伙可是元嬰期高手!”

    此時林逸爲了給霍雨蝶療毒,無時無刻都要運轉真氣防止毒氣侵入體內,他的身體雖說是百毒不侵,但是一山更有一山高,萬一這八足卡齒蟲的毒性比想象還要猛烈呢?

    這種事情可沒有再來一次的機會,一旦出事那就必死無疑了,所以此刻他身上元嬰初期巔峰高手的氣勢展露無遺,哪怕隔了一段距離,李玉州和孫寶路二人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他們兩個自己才只有金丹大圓滿,這種時候當然不敢跳出來壞人好事,設身處地的想一想,如果換成是他們打野戰被人敗興,那一怒之下絕對是要殺人滅口的!

    這男的可是元嬰初期巔峰高手,他們兩個加在一起也不是對手,何況還要算上霍雨蝶這個元嬰大圓滿高手,那更是動都不敢亂動了。

    “那咱們怎麼辦?就這麼蹲這裡看着啊?”孫寶路有些不甘的皺了皺眉,既然佔不到便宜,那隻能遠遠的好好欣賞了。

    “你要死啊!等人家完事發現咱們怎麼辦?你逃得掉還是我逃得掉?”李玉州看白癡一樣看了他一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