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呃,那沒什麼好說的了,咱們趕緊跑吧?”孫寶路縮了縮脖子,相比起欣賞霍雪蓮的這副騷樣子,那還是自己的小命更加重要。

    “先別急,跑路之前先留個證據,回頭再給任哥好好欣賞一下!”李玉州說着從揹包中拿出一個數碼相機。

    這是當初任重遠爲了討好霍雨蝶,特意從中心商會花了大錢買的,只可惜人家看都沒看一眼就給扔回來了,所以轉了一圈最終還是落到了他這個跟班的手上,任重遠無論去哪裡身爲跟班都得替他揹着,這次也不例外。

    咔咔!李玉州對着前方連着照了兩下,隨即二話不說扭頭就跑,就算之前人家忙着打野戰沒發現自己,但是這一下肯定發現了,再不跑就是傻子!

    孫寶路留戀多看了一眼,隨即也緊跟着李玉州倉皇逃走,生怕對方回過神來。

    殊不知,他們兩個從一開始就已被林逸察覺到了,這點距離雖然不算近,雖然聽不清他們倆到底在說些什麼,但是以林逸從小接受的訓練,時刻觀察環境這是殺手的入門功課,哪怕不用神識他也能清楚的察覺到二人。

    不過,他這時候卻不敢更進一步的用神識鎖定,只是察覺到二人之後,就感覺什麼燈光閃了一下,然後這兩個人就跑了。

    林逸不是不想起身將這兩個鬼鬼祟祟的傢伙捉回來,問題是他現在忙着給霍雨蝶療毒,必須時刻保證全神貫注,連神識都不敢放出來,就怕一分心受到干擾,哪敢就這麼半途停下來啊。

    這兩人對於林逸來說無關緊要,跑了也就跑了。只要不來壞事就行,眼下當務之急還是儘快將霍雨蝶體內的毒全部吸出來,要不然不僅這小妞遭罪。就連雷玄藤也肯定沒戲了。

    如此又過了半個時辰,林逸整張嘴都被毒液刺激得徹底麻木了。霍雨蝶的小腿上這才恢復了幾分血色,終於不像之前那麼觸目驚心了。

    霍雨蝶嚶嚀一聲睜開了眼睛,這是體內大部分毒素被林逸吸出之後,恢復疼痛感的正常表現,然而她一睜眼頓時就啊的驚叫了起來,任誰一醒來突然看到一男的埋頭在自己裙底,絕對都是這個反應。

    霍雨蝶頓時又氣又羞,驚叫的同時擡腿就想踢飛林逸。然而結果卻令她越發驚懼了,她突然發現自己的腿竟然動不了!

    此刻雖說林逸已經幫她吸出了大部分毒素,但畢竟還有一些殘留,而且腿部還是被咬的關鍵部位,以林逸百毒不侵的強悍體質,只是幫她這麼吸一下都嘴麻得不行,她要是這時候就能擡腿踢人,那纔是真的活見鬼了。

    “你!你這個大色狼!你把我怎麼樣了?爲什麼定住我的身體不讓我動彈!”霍雨蝶羞怒得眼淚都出來了,她可是冰清玉潔之身,以前就連手都沒和男人握過。哪裡受得了這麼突如其來的巨大刺激,此刻都恨不得跟林逸這個無恥禽獸同歸於盡了。

    “哈?你在說什麼亂七八糟的?”林逸聞言一愣,隨即一臉奇怪的擡起頭來。要命的是嘴角還沒有擦乾淨,掛着一些極易讓人想入非非的口水,更讓人無語的是他嘴巴有些麻木,此刻說話悶聲悶氣的,別人還以爲嘴裡吞了什麼東西呢。

    霍雨蝶見狀差點沒暈過去,她此時不僅是腿部,整個下半身基本上都麻木沒有知覺了,而林逸剛好就是趴在她的裙底下,還以爲林逸剛纔一直都在吸她的私密地方呢。頓時驚怒交加雨帶梨花的大罵道:“你無恥!你混蛋!”

    “我日!”林逸這才明白過來這其中的誤會,當即站起身來。一臉不悅的冷冷盯着霍雨蝶道:“小妞你想咋的?我捨命幫你吸出那怪蟲的致命毒素,你還說我是無恥混蛋?好啊。既然這樣你自己在這慢慢躺着吧,我不奉陪了,白白!”

    林逸同這小妞之間的關係本就說不上好,這一回冒險替她療毒已經是仁至義盡了,沒想到對方屁事不懂,竟然還反過來罵他,真是好人不能做,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眼見林逸說完之後,拍着屁股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走,霍雨蝶這才終於猛然想起來,她之前好像的確是被不知什麼東西咬了一口,然後很快就是渾身酥麻的暈倒了,這麼說來確實不是林逸搞的鬼?自己這是誤會他了?

    想到這裡,霍雨蝶下意識的動了動,發現除了那條剛纔想踢林逸的腿完全不能動之外,其他部位雖然也有些酥麻,但也不是完全不能動,尤其受毒素影響比較小的上半身,基本上都可以活動自如。

    “啊!”霍雨蝶這下頓時有點兒傻了,她不是一根筋的笨蛋,事實擺在面前可以說一目瞭然。

    剛纔那怪蟲的毒性可以在眨眼之間放倒她,如此猛烈的毒性如果沒人替她解毒後果顯而易見!

    而現在她身上卻已好轉了不少,這說明林逸剛纔確實是在替她解毒,只不過因爲中毒部位特殊,這個姿勢比較容易讓人誤會罷了。

    “等等!你……你等等!”霍雨蝶不敢再有半點猶豫,連忙驚叫着想要爬起來追林逸,她這不僅是錯怪好人,萬一林逸一氣之下真的就這麼丟下她走了,以她現在連站都站不起來的狀態,被一個人扔在這裡簡直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到時候隨便來點什麼東西,後果不堪設想。

    “還想幹嘛?”林逸回過頭瞥了她一眼,沒好氣道:“我這個無恥混蛋離你遠一點,不是正合你意麼?免得又對你做些什麼見不得光的事情,這樣一拍兩散挺好,你放心,我也省事兒,兩全其美!”

    “別……你別走!”霍雨蝶俏臉一紅,如果不是遮着面紗,能看到她的臉都快紅得滴出血來了,語氣弱弱的喃喃道:“對不起,我錯怪你了。”

    “哦,知道錯就行,省得平白給我安個冤枉罪名,我可受不起。”林逸一邊說着一邊順勢就停住了腳步。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