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逸轉身走回到霍雨蝶身旁,他本來就沒想過真的要走,畢竟扔一個不能動彈的弱女子在這危機四伏的荒郊野外,這種事情他可做不出來。

    “謝謝。”霍雨蝶紅着臉小聲道謝,同時心下還有些詫異,她還以爲林逸受了這等冤枉氣會真的揚長而去呢,沒想到竟是意外的好說話,之前還真沒看出來。

    不知爲何,經過這個誤會之後,此刻霍雨蝶再看林逸的感覺突然變得可靠了許多,至少跟剛開始那種敲竹槓式討價還價的形象相比起來,那是截然不同了。

    不料印象纔剛剛轉好,林逸接下來的一句話,就令這種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信任感崩塌不少:“這個不客氣,不過咱倆得好好談談了。”

    “談什麼?”霍雨蝶剛剛甦醒過來,腦子還有些發漲,愣愣的一時反應不過來。

    “當然是好好談一談回報的事情啊,你總不會天真的以爲我會這麼白救你吧?好歹也是晨驕學院出來的天才弟子,不至於這麼不懂世故吧?”林逸一臉賊笑的看着霍雨蝶道。

    “啊……你要……”霍雨蝶見林逸這副表情,頓時又開始緊張了起來,只不過剛纔純粹是驚怒交加,而這時候卻是不由自主多了幾分少女的羞澀,本就美豔動人不可方物,這一下變∧得越發令人垂涎起來,頗有一種任君採摘的誘惑之感,林逸忍不住眼睛一亮。

    “我這次幫你吸出毒素,那是差點丟了性命的,其中危險相信你自己瞭解得最清楚,回報當然是少不了的。”林逸頓了頓,看得霍雨蝶小心臟砰砰亂跳,這才說道:“所以到時候雷玄藤的分成方式得改一改,你二我八,沒有意見吧?”

    “啊?你……”霍雨蝶聞言徹底傻住。心中那一點緊張和羞澀瞬間不翼而飛,她還以爲林逸剛纔在自己裙下看了什麼不該看的東西,想借着這次機會提出什麼非分要求呢,畢竟救命之恩以身相許這種橋段,實在是常見得不能再常見了。

    霍雨蝶對自己的姿色一向很有自信,就是因爲這樣纔要蒙面,否則男人都會像趕不走的蒼蠅一樣追上來,麻煩實在太多,這種情況下她想當然的以爲林逸也會提出這種要求,然而萬萬沒想到。這傢伙繞了半天居然是在說這個。

    霍雨蝶頓時又好氣又好笑,看着一本正經的林逸半天說不出話來,這種感覺實在是讓她不知道怎麼形容,如果她是世俗界的人,說不定會當面來一句,我連褲子都脫了,你就給我看這個?

    “我什麼我,這點回報已經很小了好不好,你想想看我可是救了你一命啊。這樣都有問題嗎?”林逸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道。

    “不行,說好了三七的,一碼歸一碼。”霍雨蝶不知爲何忽然心情大好,嘴角一彎道。

    “那我不是白給你吸了?”林逸瞥了她一眼道。

    “反正我已經好了。你再想反悔也沒有用,說好的三七就是三七,至於你替我解毒麼,可以想個別的辦法回報你。”霍雨蝶有些得意的翹着嘴角道。之前沒有這種感覺,不過現在她卻是覺得就算這麼跟林逸鬥鬥嘴,好像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呵呵。你這是過河拆橋啊?”林逸卻是不由得笑了,臉上卻仍是勝券在握的表情,微微一笑道:“只可惜你這橋拆得有點太早了,人都還沒有完全過去呢,你這時候拆橋不是坑你自己嗎?”

    “什麼意思?”霍雨蝶看着林逸的表情不由眼皮一跳。

    “很簡單啊,你現在不還是酥麻得動不了麼?說明毒素還沒全部吸乾淨,我剛纔幫你吸掉的只是一些滯留在表層的毒素,但是這段時間還有一些毒素已經被你吸收了,已經融入到你的體內難以排除,所以我估計再過幾個時辰,你就要毒入膏肓了……”林逸居高臨下的淡淡笑道。

    “啊?!”霍雨蝶這下再沒有半點好心情,頓時被林逸嚇得一驚一乍,手足無措的滿臉驚恐道:“真的假的?你不要騙我?!”

    “是真是假你自己感覺一下不就知道了,這種事情你自己應該比我清楚啊,看看體內毒素髮展到了哪一步,要是毒素真的已經完全除掉,你的腿怎麼還會動彈不了呢?”林逸不以爲意的說道。

    “這……”霍雨蝶不敢怠慢,照着林逸說的仔細感受了一下,一顆心隨之沉入谷底,正如林逸所說,那些剛纔沒有吸出來的毒素已經通過血液融入她的體內,再怎麼發展下去,那真是神仙難救了。

    “怎麼樣啊?想好了沒有?”林逸抱着雙臂,好整以暇的站在一旁看着她道。

    “那個凱子說的一點都沒錯,你真的就是個太監!”霍雨蝶不禁有些生氣,可憐兮兮的眨了眨眼睛,雨帶梨花的嘟嘴道:“我都這麼求你了,你卻還要佔我便宜,而且還是這種便宜!”

    “怎麼?那你難道希望我不是太監,佔你另外那種便宜,還是說你想我剛纔就把你給……”林逸聞言不由玩味的嘴角一揚。

    “呃……”霍雨蝶頓時語滯,這才察覺到自己話中的歧義,俏臉再次紅彤彤一片,這回甚至連面紗都有些映出來了,連忙把頭埋進了自己胸口,悶聲道:“好啦好啦,二八就二八,你快幫我解毒吧!”

    “這還差不多,接下來可能會有點痛,你忍着點啊!”林逸嘿嘿一笑,當即重新跪伏在地上,將嘴湊到對方的傷口上去,本來嘴已經麻木得不行了,不過現在歇了這麼一會,倒是已經完全恢復了過來。

    “嗯哼!”感受到林逸嘴上傳來的吸允,霍雨蝶突然意味不明的低呼了一聲,隨即就被自己的反應羞紅了臉,雖說現在腿上還是麻木的,但因爲毒素被大量排出的緣故,她或多或少已經能有一點感覺了。

    尤其此刻林逸用嘴給替她吸出毒素,這種感覺與其說是刺痛,倒不如說是一種帶點痛感的輕微刺激,甚至於,霍雨蝶還覺得痛得挺舒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