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無論如何,總不能就這麼一直躺下去,林逸可不想因爲這種事情浪費時間。●⌒,

    看着霍雨蝶這癱軟的樣子,說實話林逸也頗有些納悶,前面哼幾聲可以理解,可是最後爲什麼會變成這樣,那估計就只有鬼知道了,他自己是無法理解的。

    林逸正在心下腹誹的時候,腦海中冷不丁冒出一個聲音:“估計是被你搞high了吧!”

    “噗!咳咳咳!”想得正投入的時候突然來這麼一下,林逸差點沒給嚇瘋,連嗆了好幾聲才勉強憋住,無語的抱怨道:“鬼前輩,你要嚇死我啊!”

    “哪有嚇你?這不是你自己說只有鬼知道的嘛,所以我才現身說法,幫你小子分析一下嘍。”鬼東西桀桀怪笑道,語氣中竟然還帶着幾分幸災樂禍。

    “呃……好吧,不過前輩你下次注意點行不行,別把我整成精神病啊,對你又沒好處的……”林逸無奈搖頭,頓了頓又補充了一句:“話說前輩你英語挺溜啊,如果不知道你是前任青龍,誰要敢說你是天階島土著我絕對跟誰急!”

    “桀桀,我連你們人類的古話都能無師自通不學就會,何況是這種鳥語,一遍,你信不信?”鬼東西一副不以爲然的語氣。

    林逸頓時又是一陣無語,鬼東西這種級數的存在果然是不可理喻,除了最本能的打打殺殺,竟連這種事情也有如此可怕的天賦,這讓世俗界那些叫苦連天的學生們情何以堪啊?

    正當林逸和鬼東西神識交流的時候,霍雨蝶似乎這才聽明白林逸剛纔的話,有些遲鈍的反應了過來,羞紅着臉聲如蚊吶道:“真的嗎?你沒騙我?”

    她之所以這麼害羞,其實一直都在糾結自己會不會是y娃d婦啊。霍雨蝶再怎麼單純也是元嬰大圓滿高手,而且真實年紀一點都不算小了,一些有關男女之事,雖然不會有人跟她提這個,但她自己可以看書啊。

    晨驕學院的藏經閣之中,囊括了各種各類五花八門的書籍,其中就有涉及到這方面的,而且還有一些是非常專業的書籍,專門研究如何男女雙修,畢竟是女子學院。總有一些弟子會走這條路。

    也就是在這種氛圍下,霍雨蝶因爲好奇心曾經翻看過這一類的書籍,所以才知道有些女子在那種時候會有這種反應,但並不是所有女子都會這樣,只是其中少部分而已,她自認一向可都是很純潔的,怎麼可以這樣……

    如果只是會這樣也就罷了,問題是她竟然在林逸替她療毒的時候噴了林逸一身,身爲一個女孩子家。哪還有顏面出去見人啊,尤其哪還好意思面對林逸啊!

    “沒有,騙你對我有什麼好處,你能多分給我一成?”林逸心下失笑不已。面上卻是表現得一本正經,要不然的話他可不保證這小妞會不會羞死,眼下抓緊時間去尋找雷玄藤纔是正事兒,沒這麼多時間可以浪費。

    聽到林逸這答案後。霍雨蝶頓時鬆了一口氣,雖說還是難免有一點害羞,但卻不像剛纔這麼無地自容了。既然這是正常的排毒過程,那就說明不是自己的問題,說明她並不是書上說的那種女人,這就足夠了。

    林逸此刻的表情帶着幾分似笑非笑,其實只是因爲跟鬼東西神識交流的緣故,然而落在霍雨蝶眼裡自然就帶了別的含義,這小妞本就害羞得擡不起頭來,好不容易找到了臺階,這一下頓時又漲紅了臉。

    “哼,都是你害我出的醜,我就扣掉你一成,還是三七好了!”霍雨蝶鼓足勇氣擡頭和林逸對視,氣鼓鼓的說道。

    “……”林逸這下徹底無語了,這女人什麼情況啊,自己冒着陪葬的風險救她一命,結果到頭來反而把這點好處給吃回去了,這翻臉也太快了點吧?看來古話真是一點沒錯,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怎麼?你有意見呀?”霍雨蝶見林逸這副古怪的表情,俏臉微紅的哼道:“告訴你,我要是將今天這件事說出去,爲了我的名節考慮,我師父肯定會殺了你!”

    “哈?!”林逸頓時瞪大了眼睛,剛剛還在奇怪這小妞怎麼突然之間變得有點小刁蠻起來了,結果驟然聽到這句話,差點沒被噎死,這種事情竟然還能反過來威脅自己,這是什麼奇特思路啊?

    這出去,難道不知道最丟臉的只會是她自己嗎?還是說真像她自己說的那樣,她一直都在修煉,心裡年齡遠比常人小得多,所以不懂得這點起碼的人情世故?

    見林逸被自己一句話震驚得目瞪口呆,霍雨蝶這才得意的嘴角一翹,總算擺脫了剛纔的尷尬,一雙眼睛彎成兩抹賞心悅目的弧度,得意笑道:“這下沒有話說了吧?哼哼,那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霍雨蝶瞬間心情大好,這是林逸之前用來擠兌她的話,現在終於能夠反過來用在林逸頭上,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種感覺就是爽!

    “呵呵,出去也沒有用,說不定還會有反效果呢。”林逸不以爲然的淡淡一笑。

    “什麼意思?”霍雨蝶面帶懷疑的看着林逸。

    “你自己說的啊,你師父和上官天華副島主是至交好友,我既然是他的親傳弟子,沒準兒你師父聽了這事之後,乾脆順水推舟,直接把你嫁給我做雙修道侶了,到時候可沒有後悔藥可吃哦。”林逸微微挑着眉毛笑道。

    “哼!想得美!”霍雨蝶俏臉微紅的輕啐了一口,雙頰再度佈滿了火燒雲,雙修道侶這個敏感的字眼,令她身體下意識一陣酥軟,本能想起了剛纔那羞人的一幕。

    “那可未必哦,我這可是實話。”林逸聳了聳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