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想到這東西不知不覺竟已飛到了自己頭頂,而自己卻對此渾然不覺,霍雨蝶頓時就是一陣後怕,她可是看過之前那八足卡齒蟲屍體的,面前這東西給人的威懾感,比起那八足卡齒蟲還要有過之而無不及。

    不過,此刻這東西已經被人從身體正中間洞穿,明顯死得不能再死了,顯然是林逸剛纔這道五行殺氣的傑作。

    “謝謝……”霍雨蝶又一次羞紅了臉,這次倒不是因爲之前的尷尬,而是爲了她自己的大意而臉紅,真正的高手必須時刻保持戒備,而她因爲縈繞在腦海中揮之不去的雜念,顯然是將這一條生存法則拋之腦後了。

    “不客氣。”林逸微微一笑,自從出了八足卡齒蟲這件事之後,他就一直保持用神識感知周圍的一切,免得重蹈覆轍。

    而且林逸也從心裡面接受了霍雨蝶這個隊友,不是像之前那樣時刻防範着,玉佩的預警自然也將她這個隊友涵蓋了進去。

    兩人繼續前行,經歷過這一次驚嚇之後,霍雨蝶狀態總算正常了一些,行進之中變得小心謹慎了許多,不多久之後,她忽然頓住了腳步。

    “怎麼了?”身後林逸不由奇怪的問了一句,還以爲遇到了什麼危險,不過他神識之中卻是一點異樣也沒有,玉佩也沒有任何要示警的意思。

    “不對勁,我聞到了一種似曾相識的氣味,就在前面不遠處。”霍雨蝶緊皺着雙眉道。

    “似曾相識的氣味?”林逸奇怪的看了她一眼。隨即越過她走到了前面,頭也不回的說道:“就是這條路吧,你跟在我後面好了。”

    “不騙你啊,我對氣味很敏感的,前面肯定有危險!”霍雨蝶連忙叫道。

    “我沒說不相信你啊,不過就算有危險也得往前走不是麼,總不能因爲一點危險,就這麼半途而廢的放棄吧?”林逸揮了揮手。說話之間已經有些走遠了。

    霍雨蝶咬了咬牙,只得緊趕兩步追了上去,林逸說的不錯,就算明知山有虎也要偏向虎山行,想要得到雷玄藤這等天材地寶,一點風險都不冒那是不可能的。

    如此往前走了不到三十丈,林逸心中忽然生出一絲警兆。與此同時玉佩示警聲也同時響起。當即輕喝一聲:“後退!”

    而就在林逸和霍雨蝶抽身後退的同時,地下猛然衝出數十根粗大猙獰的蔓藤,竟然又是僞人藤!

    “你鼻子挺靈啊。”林逸不慌不忙的看了霍雨蝶一眼,這僞人藤因爲深藏在地底下,發動攻擊之前就連他的神識都察覺不到,沒想到這小妞卻隔這麼老遠聞出它的氣味,明明只是接觸過一次罷了,簡直匪夷所思。

    “我本來就有這方面天賦。而且還經過專門特訓,就是爲了能在某些特殊場合派上用場。”霍雨蝶答道。

    “嗯,在那些神識施展不開的地方,你這鼻子確實能派上大用場。”林逸微微一笑。

    “我們現在怎麼辦?”霍雨蝶看着前方張牙舞爪的僞人藤,頓時如臨大敵,剛纔雖然在林逸的提醒下及時退了出來,可問題是眼下就只有這一條路,不幹掉這個僞人藤,雷玄藤根本就是奢想。

    之前和任重遠幾人聯手出擊。她們四個元嬰大圓滿才勉強幹掉僞人藤,而且一個個都還身上掛彩了。而如今擋在面前的這個僞人藤,那些巨型蔓藤看起來比之前那個還要更加粗大可怕。可人手卻只剩下了她和林逸兩個,情形無論怎麼看都是不容樂觀。

    “不怎麼辦,幹掉它就行了。”林逸說着忽然身形一晃衝上前去,那僞人藤的上百根巨型蔓藤頓時發瘋一般狂舞起來,就似聞到了血腥味的鯊魚一樣,拼命朝林逸方向猛抽過來,這等驚人的架勢令霍雨蝶嚇了一大跳,如果換成是她,只這一下說不定就得被抽成碎末了。

    然而林逸對此卻不閃不避,身上猛然涌起一股滔天的炙意,整個人頓時有如火神降世一般,籠罩在熊熊火焰之中,令人無法直視。

    哪怕是成了精的植物,那也終究是植物,僞人藤最怕火焰,發現不妙之後一瞬間就想抽身而逃,那瘋狂亂舞的巨型蔓藤退得一個比一個快,攻守之勢不經意間徹底逆轉。

    然而僞人藤卻還是逃得晚了,林逸狂火拳驀然出手,正中它最要害的根系,伴隨着一陣陣不人不鬼的詭異尖嘯,整個僞人藤徹底被火焰籠罩得結結實實,只在短短片刻之內,這個讓元嬰大圓滿高手都束手無策的龐然大物便被燒得一乾二淨,只剩下一地的灰燼。

    霍雨蝶目瞪口呆的看着這一幕,整個人都徹底傻眼了,她還以爲憑自己和林逸的實力,想要通過這裡必有一番血戰,說不定還要付出重傷的代價,卻沒想到就這麼一愣神的工夫,僞人藤就這麼輕而易舉的被林逸解決了。

    “還愣着幹什麼?走吧!”林逸看了她一眼道。

    “啊?哦!”霍雨蝶這纔回過神來,連忙跟上林逸的腳步,這一回換她在後面看林逸的背影,頓時又不由自主有些出神了。

    之前還有些模模糊糊,但是這一回她是真的看出來了,如此強大可怖的僞人藤,輕描淡寫一招秒殺,林逸雖然境界是元嬰初期巔峰,但是真正實力遠比一般的元嬰大圓滿高手還要厲害。

    在天才輩出的東洲學院,越級挑戰並不奇怪,可是越級到林逸這麼變態的存在,即便放眼所有東洲學院也是屈指可數,簡直就是怪物啊!

    讓霍雨蝶想入非非的並不單純是因爲林逸的強大表現,而是這種在戰鬥中,躲在男人背後被人保護的感覺,讓她隱隱覺得有些古怪,這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事情。

    先不說以她的實力很少遇到真正的危險,即便真遇上了,身邊雖有像任重遠這種口口聲聲說要保護她的人,但是一旦真到了關鍵時刻,往往他自己都自顧不暇,又談何保護?唯有眼下的林逸,纔是真真正正的保護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