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衆人之中唯獨齊文翰是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經歷過以往那麼多事情,他對林逸的實力任何時候都不會有半點質疑!

    雖然對方有一個元嬰大圓滿和兩個元嬰後期,陣容看起來確實有點兇,可那又怎麼樣?

    “臥槽!我今兒到底走什麼黴運,怎麼竟碰到這些煞筆啊……”尹少咧着嘴罵了一句,當即殺意凌然就要對林逸出手,然而他體內真氣都還未來得及調動,耳旁便聽到一聲輕微的龍吟,緊接着就看到一道龍形殺氣毫無阻隔的瞬間穿透他的胸膛,當場直愣愣的倒了下去,死不瞑目。∈♀,

    全場頓時一片死寂,這一幕發生得太快太突然,尤其是尹少那兩個跟班小弟,這一下徹底傻眼了,震驚得半天合不攏嘴。

    剛剛還覺得這個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蠢貨自尋死路呢,實力不濟口氣倒是挺狂,正想着尹少絕對會一腳踩死他呢,結果一眨眼的工夫,堂堂元嬰大圓滿高手的尹少竟然就成了一具屍體,而且死得如此悽慘,如此不堪一擊!

    這傢伙是不是人啊?兩人看着仍舊一派雲淡風輕的林逸,頓時就被嚇尿了,不是說這地方最強只能進來元嬰大圓滿高手嗎,怎麼突然冒出來這麼一個凶神惡煞!

    “你……你別過來!我們是雪劍派的!你要是敢殺我們,雪劍派絕對不會放過你!”兩人滿臉的色厲內荏,一邊歇斯底里的大吼,一邊被嚇得連連後退。

    “你們是雪劍派的,這事兒我不是剛纔就確認過了嗎?人都已經殺了還跟我扯這個?”林逸淡淡一笑,不以爲意的瞥了兩人一眼道:“你知道我要是你們,這時候會怎麼做嗎?”

    “怎麼……”兩人面面相覷,戰戰兢兢的下意識接嘴道。

    “轉身就跑!都這時候了還敢在這裡羅裡吧嗦,那就陪他一起去死吧!”林逸話音落下的同時。人影突然憑空消失,一瞬之後突然降臨在二人頭頂,一人一腳狂火千腿,生生將二人給踢到地底下去了,又是兩具死不瞑目的屍體。

    霍雨蝶愣愣的看着眼前這一幕,拼命的揉自己眼睛,生怕這是幻覺……

    一個元嬰大圓滿高手外加兩個元嬰後期高手,就這麼被林逸輕描淡寫的滅掉了,從頭到尾連半點反抗之力都沒有,這傢伙真的是元嬰初期巔峰?確定不是玄升初期巔峰嗎?

    無語的搖了搖頭。霍雨蝶再次看向林逸的目光頓時又多了幾分莫名的神采!

    之前一路上林逸雖然表現出了強大實力,甚至連僞人藤都能一招秒掉,但是說實在的,在霍雨蝶看來林逸再強頂多也就和自己差不多,再強的元嬰初期巔峰高手都不可能強過元嬰大圓滿,這是最起碼的常識。

    至於林逸爲什麼能夠一招秒掉僞人藤,解釋起來也很簡單,植物本來就極度怕火,而且又是這種乾燥高溫的環境。他的火系武技在這種情況下必然能夠事半功倍,霍雨蝶自覺如果也是火系高手的話,對付僞人藤也絕對不是問題。

    但是現在,眼睜睜看着林逸再次輕描淡寫弄死這三人之後。霍雨蝶這才終於徹底明白過來,自己之前的想法實在是錯得太離譜了,林逸這種人根本就是凌駕於常識之上的存在!

    跨越幾個境界還能越級對敵的超級天才,這本來只是一個傳說。就算放眼天才雲集的東洲學院也找不出一個來,但是現在,這個傳說卻活生生站在了她的面前。

    心中滿滿都是驚濤駭浪。霍雨蝶直到這時候才終於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爲什麼林逸跟着任重遠那些人的時候,一路上會表現得這麼淡然了!

    敢情這傢伙殺個元嬰大圓滿高手根本就跟玩兒一樣啊,虧得任重遠這些人還一副高高在上的高手姿態,其實根本就是被人看猴戲呢!

    這都是個什麼狠人啊!霍雨蝶直愣愣的看着林逸,腦子忍不住又開始胡思亂想,哎,也不知道等真正找到雷玄藤的時候,這傢伙會不會見財起意把自己給殺了,這樣連兩成都不用分出來,直接就可以一個人獨吞了……

    霍雨蝶是傻眼,此刻被齊文翰護在身後的夏落落,也是同樣瞪大了眼睛,一臉驚愕的看着雲淡風輕的林逸。

    其實有關林逸的事情,南洲海域早就傳得沸沸揚揚,而且齊文翰也沒少和她提起,但聽人說是一回事,親眼看到卻是另一回事!之前打死夏落落也想不到齊文翰口中的這個榮譽鏢頭,竟然會厲害到如此驚悚可怕的程度!

    齊天鏢局居然有如此強大的靠山!一個元嬰初期巔峰高手沒什麼,但是一個能夠秒殺元嬰大圓滿的元嬰初期巔峰,這個概念可就完全不一樣了,哪怕用腳趾頭也想得出來,這種人物只要不是半途夭折,未來勢必會成長爲五大天階島的頂級存在,這一點毋庸置疑!

    夏落落心下忍不住給自己提了個醒,看樣子這次回去之後,必須要把今天這件事情好好跟父親說一說了,本來她還有點怕父親會不同意她和齊文翰的事情,但是如今看到林逸的驚人表現之後,頓時再無半點憂慮。

    身爲寶船運輸行的掌舵人,她父親的眼光比起她來自然有過之而無不及,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齊文翰本身背景和實力就都不算弱,如今又有林逸這麼個強力外援,隨手就能給他聚嬰金丹,實力更是強到如此駭人的地步,但凡是個人都不會拒絕這樣的人物,更別說她父親這種眼光獨到的商人了。

    “嘿嘿,看樣子凌兄你上輩子欠了我不少東西啊,這輩子竟來給我還債解圍了!”齊文翰大笑着上前給了林逸一個熊抱,林逸的牛逼在他心中早已是根深蒂固,自己這哥們連開山期邪修巨頭西山老宗都拿他沒辦法,何況只是區區一個元嬰大圓滿!

    “我覺得他們三個纔是,這哥仨可是用性命給你們倆製造機會呢,比起他們這種用生命帶節奏的義士,我可是差遠了,我只是過來跑個龍套收個尾而已。”林逸呵呵一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