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種事情我可不會跟凌兄你客氣,那我們就卻之不恭了,嘿嘿。”齊文翰見林逸都這麼發話了,也就不在繼續推讓,他知道林逸的性格,更知道林逸的實力,這點東西在對方眼裡確實算不了什麼。

    “謝謝凌兄。”夏落落紅着臉,走過來弱弱的向林逸道謝,既然齊文翰喊凌兄,她也只能跟着喊凌兄了,這叫夫唱婦隨。

    “別客氣,反正都是一家人。”林逸面帶玩味的呵呵一笑,夏落落頓時臉更紅了,連忙逃到了齊文翰旁邊一起收東西,倒是沒有反駁的意思,說明她已經開始打心底裡接受這種想法了。

    見齊文翰和夏落落兩人將東西全部收起來,而且確定周圍沒有別的威脅之後,林逸這纔開口道別:“行了,不打擾你們二人世界了,我們走了。”

    “哦,這次多謝凌兄你了,路上小心,咱們回去之後再好好喝一場。”齊文翰點頭說道,同時還忍不住和夏落落對視了一眼,不過兩人目光瞬間就觸電一樣分開了,此刻腦海之中俱是林逸那四個字,二人世界……

    林逸笑着揮了揮手,當即帶着霍雨蝶轉身而去,雖然在這裡遇到齊文翰兩人是很好,但這多少也浪費了一點時間,還是抓緊時間趕路爲妙。

    目送林逸和霍雨蝶遠去之後,齊文翰和夏落落兩人氣氛曖昧的沉默了片刻,齊文翰簡直百爪撓心,臉紅脖子粗的糾結了半天,卻也說不出一句話來。

    別看他剛纔被尹少三人逼到絕路的時候,表現得那麼錚錚硬漢一往無前,可惜在這種花前月下兒女情長的時候,他這種人反而扭扭捏捏,膽子比普通人還小!

    之前面對尹少三人時說過的那些話,這種時候打死他也說不出來。

    夏落落有些害羞之餘,不禁好氣又好笑,得虧剛纔危難時刻表明瞭心跡。否則就以這榆木腦袋的性格,彼此想要真正走到一起。不知道還得等到什麼猴年馬月去呢。

    “這次虧得遇上了凌兄,要不然咱們可真的麻煩了。”夏落落微微嘆了口氣,只得率先打破沉默道。

    “是……是啊,對不起落落,這次主要是我大意了,從一開始就沒注意到這三個人竟然會盯上咱們,是我沒保護好你……”齊文翰說到這裡神色黯然。

    這次還真是他的疏忽。身爲從南洲海域這種混亂之地出來的人物,他的危機意識遠比一般修煉者要強得多,只是一想到和夏落落二人世界,他就心猿意馬不能自已了,哪裡還會去留神這些隱患。

    本來出了峽谷,大家都是各憑運氣分散採集,他和夏落落運氣還算不錯,很快就發現了一種本地特有的天材地寶,卻沒想到這竟然成了招禍之源。因爲他們倆從一開始就已經被人給盯上了。

    “不,如果不是你,我剛纔就已經被這三個禽獸給糟蹋了。”夏落落搖了搖頭。頓了片刻之後忽然小聲道:“你剛纔說的那些話,我很喜歡。”

    “啊?哪些話?”齊文翰一時沒回過神來。傻乎乎的問道。

    “笨吶!”夏落落頓時無語得直跺腳,白了這個不解風情的傻小子一眼,她一個姑娘家怎麼好意思重複那些話啊,只得轉移話題道:“剛纔那個戴面紗的姑娘,我沒記錯應該是東洲晨驕學院的弟子吧,凌兄和她也是老相識嗎?”

    “不知道,看起來不太像,我只知道凌兄的兩個紅顏知己是王心妍和黃小桃,她們都在晨星學院呢。”齊文翰搖了搖頭道。

    “是嗎?可是我怎麼感覺他們兩人之間有點曖昧。如果是剛認識的話,進展不會這麼快吧?”夏落落不由奇怪道。雖然沒有很明顯的表現出來,但剛纔霍雨蝶和林逸之間分明有些曖昧的小動作,這點可跳不過她的眼睛,而且看起來竟是霍雨蝶主動的!

    “真的?”齊文翰一愣,這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忍不住語帶豔羨道:“不愧是凌兄啊,太牛了,連這東洲的美女都好上了,難怪王心妍和黃小桃她們這些天之驕女也都死心塌地的跟着他,嘖嘖!”

    “怎麼?聽你這個語氣好像很羨慕啊?”夏落落轉頭看着齊文翰,語氣莫名道。

    “這個只要是男人都……”齊文翰下意識接嘴,等察覺到殺氣這才反應過來,腦子難得快了一回:“都不可能像凌兄這樣!凌兄這種人物是幾千年出一個,我哪能跟他比啊,我只要有一個就心滿意足了,這輩子死而無憾!”

    “哼,這還差不多。”夏落落彎着嘴角微微一笑,雖然經過易容僞裝,但這一瞬展露出來的風情還是令齊文翰徹底呆住了,傾城傾國,不外如是。

    見齊文翰這個表情,夏落落不由羞澀的低下了頭,小聲嘟囔了一句,真是個呆子……

    另一邊,霍雨蝶跟着林逸走出一段距離之後,憋了小半晌,終於忍不住開口道:“喂,等找到雷玄藤之後,你不會殺了我吧?”

    走在前頭開路的林逸,聞言腳下不穩頓時一個踉蹌,簡直都被這小妞天馬行空的思路給震驚了,這都哪跟哪啊?!

    林逸回過頭,無語的瞥了這個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的小妞一眼,一臉促狹道:“要殺也是先j後殺……”

    “啊……這樣啊……那能不能只j不殺啊?”霍雨蝶眨了眨眼睛道。

    “噗!咳咳咳!”林逸頓時岔氣,剛纔還只是覺得這小妞思路古怪,這一下徹底驚爲天人了。

    只j不殺?這是正常女孩子能想出來的答案嗎?像夏落落剛纔那樣寧死不屈才是正道吧?還是說她們東洲比較特別,從小就是這麼教育人的,相比名節,保住性命更重要?

    “哼,別以爲我不知道,你不是隨便殺人的那種人,你要是真那麼兇殘成性,之前早就殺了任重遠他們了!”霍雨蝶一臉篤定的說道。

    誠然林逸剛纔確實是殺伐果決,對付雪劍派那三人可以說是殺人不眨眼,但對方本身死有餘辜,就算換做霍雨蝶自己也會這麼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