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反倒是之前面對任重遠幾人的冷嘲熱諷,林逸從始至終都表現得雲淡風輕,絲毫沒有要和這些無知之輩計較的意思,這一點反而極爲難得!

    至少如果是處在林逸的位置上,霍雨蝶自己可沒有這麼淡然的心性,就算不當場殺人立威,那可絕對會給對方一點顏色看看。

    明明有一身超強實力,被人當面冷嘲熱諷之後,卻還能跟個沒事人一樣的跟在後面打醬油,這得是多強的心性啊?

    殊不知,這種事情有一個專有名詞,就叫做扮豬吃老虎,林逸自從出道開始可就是此中好手,區區幾個自命不凡的所謂天才而已,如果這樣都能搞得心浮氣躁的話,林逸之前那麼多的修煉只能說白費了。

    “好吧,我也真是服了你了!”林逸笑了笑,看了這小妞一眼道:“趕緊走吧,你不害羞了?”

    “你還說!”霍雨蝶俏臉一紅,這傢伙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經歷過剛纔的插曲,她好不容易纔將之前那尷尬羞人的一幕給拋之腦後,結果轉眼這傢伙又提起來了,真是氣死人了!

    看着霍雨蝶氣鼓鼓的走在前面,林逸只能無語搖頭,心下一陣莫名其妙,這都什麼情況啊,怎麼感覺突然之間這小妞就硬氣了不少呢?

    女人心海底針,這話真是一點都不假,男人永遠都別想搞清楚女人在想什麼,因爲這本身就是一個無解的命題……

    繼續前行,霍雨蝶再次和剛開始時候那樣一馬當先,以她元嬰大圓滿的實力只要不是開小差,在前面開路其實一點問題都沒有,何況身後還有林逸時刻保駕護航,基本上就算前面出點什麼危險,霍雨蝶還沒反應過來他就已經順手滅掉了,故而實力使然。這一路實在說不上有什麼威脅。

    如此過了幾個時辰之後,天色再次漸漸黑了下來,天上出現了一輪帶着血色的彎月,朦朦朧朧,給人的感覺就像這個月亮長了毛一樣。

    林逸擡頭看了看,捏着下巴咂了砸嘴,嘀咕道:“毛月亮?而且還帶着這麼重的血氣?這個徵兆可不太吉利啊!”

    不過轉念一想,腳下這片土地乃是上古戰場遺蹟,說白了就是自古以來的超級亂葬崗,殺氣煞氣屍氣集於一體。說是天底下最兇險的地方都不爲過,出現所謂的血色毛月亮也很正常。

    林逸自己是沒放在心上,這種民間傳說都是用來嚇唬小孩子的,不過走在他前面的霍雨蝶聽了他這句嘀咕之後,腳步突然間就有些邁不動了,她雖是元嬰大圓滿高手,但同時卻也是個女孩子,實力再強大也還是害怕這些傳說的。

    尤其是此刻頭頂的血色毛月亮,無論怎麼看都實在讓人瘮得慌。本來她還大步昂揚的走在前面,拉開林逸至少有五丈左右,結果等林逸嘟囔完這句話之後,走着走着這小妞突然落在林逸跟前來了。前後不到半丈,一不小心都能踩到腳後跟了。

    但是即便如此,霍雨蝶仍然賭氣一般還要堅持走在前面,然而就這麼又走了一陣之後。四周光線越來越暗,就連懸掛在半空的血月都若隱若現,甚至逐漸消失在了厚厚的雲層之中。

    再過片刻。四周已經徹底沒有了光亮,這是黎明前的黑暗。

    “你……”霍雨蝶實在有點繃不住了,弱弱的開口道:“咱們能等會兒再走嗎,我覺得有點累了。”

    說這句話的時候,她不知不覺已經落在了林逸身後,由於四周黑漆漆的連一點光亮都沒有,她實在是沒有繼續走在前面開路的勇氣,甚至此刻就連跟在林逸身後,都讓她覺得有點害怕。

    沒有任何光線,除非她像林逸那樣時刻施展神識,否則她根本無法鎖定林逸的位置,哪怕林逸在她身前只有不到一丈。

    只可惜她不是林逸,沒有無窮無盡的靈氣供應,神識強度也遠不似林逸這麼堅韌強大,如果連這種平常趕路都要時刻施展神識的話,別說能不能找到雷玄藤,單是半途就能讓她元神崩潰了。

    不過好在比起普通修煉者,霍雨蝶還有一項特別的天賦,她可以憑着林逸的味道跟着他前行,只是這種方式只能確定一個大概,並不能像神識一樣精確鎖定,所以她心中還是難免有一些緊張。

    “累了?”走在前面的林逸聞言一愣,沒有回頭,而是直接靠神識打量着霍雨蝶,見她身上微微有些顫抖,頓時就明白了,不由有些好笑道:“你這是害怕了?”

    “你才害怕了呢,我以前經歷過的各種試煉多了去了,比這危險的不在少數,這算得了什麼!”霍雨蝶梗着脖子嘴硬道。

    “哦,那就休息一會兒吧。”林逸心下好笑,不過也沒有堅持,既然霍雨蝶害怕那就停下來歇一會兒,反正黎明前的黑暗也就是這麼一會兒,馬上就是日出了。

    “嗯……”霍雨蝶這才鬆了口氣,當即抱着腿席地坐了下來,她是晨驕雙嬌,卻不是嬌生慣養的大小姐,在野外席地而坐這種事情早已經習慣了。

    沉默了片刻,感覺到林逸還居高臨下的站在旁邊,霍雨蝶頓時皺了皺眉,嘟嘴哼道:“你站在我面前幹嘛?想偷看我領口嗎?”

    “噗!”林逸差點又要岔氣,不知道爲什麼,跟這小妞接觸多了之後對方總能莫名其妙神來一筆,讓他哭笑不得:“這月黑風高的能看見什麼呀?”

    連近在眼前的人影都看不清楚,就這樣還能偷看領口,這是什麼奇怪邏輯啊?

    “哼,別人看不見,不過沒準兒你就能!”霍雨蝶撇嘴道。

    “呃,你也太高估我了吧,我的眼睛可不像你的鼻子那樣經過專門訓練,放心吧,你看不見的東西我也看不見。”林逸無奈攤手道。

    “這是你的一面之詞,我可不敢相信,萬一你只是嘴上這麼說,其實就是想站着肆無忌憚的偷看呢,我連發現都發現不了,太不安全了。”霍雨蝶仍舊一口咬死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