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地方的靈氣濃度雖說無法與五毒沼澤相提並論,但也非常難得了,甚至比北島一些專門修建的洞府要好得多。

    “這片綠洲是萬年大峽谷的咽喉要地,所有出入萬年大峽谷的靈氣都會在這裡聚集,所以纔會如此濃郁,也正是因爲這樣,纔會出現這片綠洲,否則肯定是荒漠一片。”霍雨蝶在他身背後解釋道。

    看得出來,這小妞爲了得到雷玄藤,事先對這裡做了不少研究功課,畢竟不同於林逸,上古戰場對她這個元嬰大圓滿高手來說,其實還是很危險的。

    這片綠洲範圍並不算大,方圓也就只有百丈多點,然而就是這麼大點地方,此刻卻聚集了數十號高等級修煉者,除了少數幾個金丹大圓滿高手之外,其他大多都是元嬰期高手,這是本次試煉的主流實力。

    這些人此刻正聚在一起,好似在共同面對着什麼,一個個臉上都十分凝重,莫非前方有什麼可怕靈獸擋路不成?

    林逸和霍雨蝶出現並沒有製造出什麼動靜,也沒有引起衆人的注意,此刻在場所有人的關注點都在前方正中那片空地上,那裡並非盤踞着什麼可怕靈獸,而同樣是一羣修煉者,只不過這羣人一個個氣勢兇冽,絕非與人爲善之輩。

    循着衆人的目光,林逸往前看了一眼,隨即不自覺眼皮一跳,心中頓時無比震驚,前方這羣人的帶頭大哥,一個臉帶刀疤的兇悍男子,竟是一個玄升期高手!

    林逸忍不住揉了揉眼睛,自己沒看錯吧?

    這地方不是號稱只有元嬰和以下高手才能進來麼,否則根本無法通過傳送法陣,那這個玄升期高手是怎麼回事?這身遠遠凌駕於元嬰期高手之上的兇悍氣勢,總做不了假吧?

    就算真有人能夠在氣勢上作假唬人,那也絕對瞞不過林逸的眼睛,從頭到腳所有細節都可以看得出來,這個刀疤臉子乃是貨真價實的玄升期高手。雖然只是玄升初期巔峰,但這傢伙出現在這種地方。本身就已經是一個天大的新聞了!

    “怎麼樣?還有人要過的嗎?要過的趕緊把買路財拿出來,只要你們拿出來的天材地寶夠分量,老子就放你們過去!放心,老子身後這個萬年大峽谷是人跡罕至的原始之地,裡面天材地寶不計其數,很容易回本的,哈哈哈哈!”刀疤臉子仰天狂笑不已。

    聽完他這番話。林逸和霍雨蝶頓時就瞭然了,敢情這羣人聚在這裡並非是爲了爭奪什麼天材地寶,而是碰上了這麼一個佔山爲王的山大王啊!

    照霍雨蝶所說,萬年大峽谷在這片上古戰場算是一處難得的寶地,因爲這裡得天獨厚的環境,此刻的天材地寶遠比其他地方要多得多,如果在荒漠上碰運氣,也許十天半個月也找不到一株天材地寶,但是在這萬年大峽谷。傳說只要耐心走上一天,必有收穫。

    加上這次西島試煉的評判標準就是天材地寶,自然而然。但凡有點消息門道的試煉者都會想辦法來這裡走上一遭,除非是像任重遠那些有着其他意圖的人。纔會放過這處傳說中的寶地。

    如今這個山大王霸佔了此處唯一的入口,就相當於拿捏住了在場所有人的軟肋,只能乖乖任他宰割。

    畢竟面對這樣一個桀驁兇殘的玄升期高手,他們這些元嬰期實在是束手無策,畢竟林逸這種怪胎放眼五大天階島也找不出第二個來,誰能跨越大境界,去挑戰一個玄升期高手?

    “可恨!如果這傢伙只是獨自一人,咱們這麼多人羣起而上,相信他再是玄升期高手也招架不住。可惜他還有這麼多跟班小弟!”距離林逸不遠的一人低聲恨恨道。

    “沒辦法,我們也真是倒黴。竟然碰上這個刀疤臉,這次西島試煉看來是沒戲了,西島公主擇婿這麼好的機會,唉……”另外一人唉聲嘆氣道。

    “這個刀疤臉怎麼會出現在這種地方,玄升期高手不是進不來的嗎?”林逸混在他們身後不動聲色的問了一句。

    “嘿,又是一個新來的倒黴鬼。”那人聞言回頭看了林逸一眼,看到霍雨蝶的時候眼睛亮了亮,不過畢竟戴着面紗,這人倒也沒有表現得太多豬哥相,只是搖頭苦笑道:“聽前面那些來得最早的人說,這刀疤臉好像是之前某次試煉的時候,本就處在元嬰大圓滿的瓶頸,結果在試煉過程中得了不知道什麼奇遇,然後一不小心突破了,所以就出不去了,只能被困在這裡當山大王了。”

    “原來如此。”林逸聽完下意識看了霍雨蝶一眼,這小妞也是處在元嬰大圓滿的瓶頸,不會一不小心也出現這種悲劇吧,這地方可真夠危險的,連難得的突破晉級都能把自己坑死……

    “那隻能說明他自己實力不足,控制實力境界這是所有東洲學院弟子的必修課,而且是最基礎的,連這點都做不到只能說明,他能夠達到如今境界純粹是運氣好,他的實力底蘊嚴重不足。”霍雨蝶白了林逸一眼道。

    “這位小姐是東洲來的?”剛纔那人又看了霍雨蝶一眼,見霍雨蝶似乎懶得搭話,只得自個兒苦笑道:“話是這麼說沒錯,可刀疤臉畢竟是貨真價實的玄升初期巔峰高手,再強的元嬰期在他面前也就是個菜,形勢比人強,又有什麼辦法?”

    “是啊,聽刀疤臉的意思他在這裡已經待了上百年了,他身邊那羣人也都是每次試煉回來晚了,最終出不去的,所以一個個都被他收攏起來,成爲這裡的一霸了,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可不好惹了!”旁人心有餘悸的說道。

    “依幾位看來,想要經過這裡去萬年大峽谷,就非得給他孝敬天材地寶不可了?”林逸不置可否的又問了一句。

    “要打此路過,留下買路財,這是這位山大王定的規矩,如果沒實力反抗,可不就得給他孝敬天材地寶麼?”一個人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