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否則,要麼乾脆不去萬年大峽谷,那他們也攔不住你,只不過這樣一來此次試煉估計就很難有什麼收穫了,依我看還是乖乖照做吧,這樣進了萬年大峽谷應該還能撈回本,說不定還能運氣爆棚呢!”另一人心懷僥倖的說道。

    “你傻了吧?刀疤臉這種吃人不吐骨頭的鬼話你也敢信?萬年大峽谷有好東西是不假,但裡面那些天材地寶難道還能讓你隨便撿不成,裡面有多少可怕東西根本想都想不到,就算有命進去,能不能有命出來都還兩說呢,還想撈回本?”旁邊頓時有人嗤之以鼻。

    “就是,刀疤臉胃口有多大你知道嗎?哪怕你進去了,哪怕你真的運氣爆棚找到什麼好東西,那等你出來的時候,他難道不會再搜刮一遍,難道就會這麼容易放你走了?稍微長點腦子行不行?”邊上人附和道。

    幾人這麼一說,附近這一片的試煉者臉色都變得無比難看,這都是實在話,刀疤臉絕對不可能是什麼厚道實誠的主,放你進去要搜刮一遍,放你出來當然也要搜刮一遍,這是用腳趾頭都能想到的事情,裡外裡都給他白打工,還得冒着生命危險,那還搞個屁啊?!

    “那還有什麼說的,只能避開這個鬼地方了,就算收穫少一點,也總好過送上門給這刀疤臉搜刮吧,我可不傻!”當即就有人心生退意。

    生出同樣念頭的人不在少數,不過卻也不是所有人都甘心就這麼退走,畢竟一旦退走就只能在荒漠之中大海撈針,與其如此還不如拼一把,富貴險中求!

    果不其然,衆人低聲說話的同時,人羣之中忽然跳出來一個灰衣男子,一瞬間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在下中島千刃派段無蹤,身上沒什麼拿得出手的天材地寶,正因如此。萬年大峽谷我是非去不可,還請閣下行個方便。相信閣下也不希望因爲這點事情鬧得魚死網破吧,那樣對你我都不好看。”灰衣男子說話間展露出一身強勁霸道的氣勢,赫然是元嬰大圓滿高手。

    這個段無蹤一出來,現場頓時譁然一片,所有人一個個都睜大了眼睛,他們之所以圍在這裡進退兩難,就是因爲缺少一個帶頭的。不過現在總算出現了。

    “喲,看這意思是來了一個硬茬,準備單槍匹馬挑老子的場子了?”刀疤臉一臉不屑,大大咧咧的瞥了段無蹤一眼。

    “不敢,其他人是死是活與我無關,我只是麻煩閣下開個方便之門,畢竟如果真打起來,兩敗俱傷對你我來說都不是好事,說不定還會被人渾水摸魚。你說呢?”段無蹤的語氣難掩傲然之氣。

    “呵呵,這傢伙是要趟雷啊。”遠處林逸淡笑着搖了搖頭,從氣勢判斷。這個千刃派段無蹤確實是一個難得的高手,在一衆元嬰大圓滿之中算得上是出類拔萃的存在。有這份傲氣和底氣實屬正常,只可惜對面畢竟是玄升初期巔峰高手,可不會吃他這一套。

    “你不看好他?”霍雨蝶不由好奇的問道,在他看來這人實力很強,正如他自己所說,如果真的拼起來即便不是兩敗俱傷,那也肯定會帶給刀疤臉不小的麻煩,刀疤臉心存忌憚之下,說不定還真會放他一馬呢。

    “當然。刀疤臉他們人少,就是靠着威懾才能鎮住這麼多人。如果開了他這個先河,你想想在場這麼多人還會像現在這樣戰戰兢兢不敢動彈嗎?場面一旦失控起來,就算以刀疤臉的實力也別想掌控住,那他這個山大王可就徹底失敗了。”林逸分析道。

    “那他會怎麼做?”霍雨蝶若有所思的問道。

    “當然是以雷霆之勢滅掉這個段無蹤,只要能夠一舉立威,這裡就再也沒有人敢反抗他了,只能乖乖任他搜刮。”林逸淡淡一笑,說這話的同時卻是把他自己給拋開了,玄升初期巔峰高手對於其他人是無與倫比的威懾,但別忘了他老早之前可就殺過一個玄升期了,而且還是一招秒殺。

    林逸話音未落,那邊刀疤臉果然就做出了決定,仰天大笑道:“哈哈哈哈,老子霸佔這裡這麼多年,還真沒幾個敢來當面威脅老子的,姓段的你有點意思,只可惜你打錯算盤了,威脅老子?哼,老子會是那種怕人威脅的慫貨嗎?”

    說罷,刀疤臉陡然一聲長嘯,當即悍然出手。

    段無蹤見狀大驚,他站出來可不是要跟刀疤臉硬拼,單純只是爲了讓對方覺得自己不好惹,所以知難而退罷了,哪想得到對方竟是根本不屑一顧,如今落得騎虎難下,沒辦法,只能硬着頭皮選擇迎戰。

    鏘!鏘!鏘!

    伴隨着一陣刺耳的金屬碰撞聲,段無蹤身上驀然閃現出一堆神兵利器,各式刀槍劍戟一應俱全,零零總總細數下來足有十三件之多,也不知道他是怎麼隨身攜帶的,全部懸浮在他的周圍,陣勢頗爲驚人。

    現場頓時一片倒抽冷氣聲,雖然還未正式交手,但是這個段無蹤果然強悍,看這架勢他竟能同時操控十三件兵器,實在是匪夷所思,一般高手與他對陣,那豈不是分分鐘被這些兵器圍毆致死的下場?

    “久聞中島千刃派的武技功法獨樹一幟,據說千刃派弟子實力越強,所能操控的兵刃就越多,達到極限甚至有可能實現千刃齊發,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霍雨蝶嘆道。

    “呵呵,確實有點意思。”林逸見狀也不禁來了興致,他之前見過的各路高手多了去了,其中不乏各種奇門詭道,但是像這種一下子操縱十幾樣兵器的,倒還是第一次見。

    “好話說最後一遍,你放我過去,咱們什麼事也沒有,要不然待會局勢亂起來,在場這麼多人,局勢可不是你能掌控得住的!”不到萬不得已,段無蹤仍然不想動刀兵。

    雖說他對自己實力有十足的信心,可要說真能夠打敗對方一個玄升初期巔峰高手,那顯然癡人說夢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