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怎麼樣?還有人想來攔我的嗎?”康照明不懷好意的看向刀疤臉,他知道對方是玄升初期巔峰高手,但是剛剛秒殺掉一個元嬰大圓滿,此時他正信心爆棚,他絕對相信以激光炮的威力,那刀疤臉也只會是同樣的下場。

    衆人目光一下轉移到了刀疤臉身上,刀疤臉嘴角不禁抽了抽,雖說實力冠絕全場,但是親眼看了剛纔這一幕之後,面對康照明他還真有點心虛。

    以激光炮剛纔那一瞬展現出來的速度和威力,他自忖根本找不到任何應對之策,本身就不是速度型高手,真要是打起來,估計比光頭男也強不到哪裡去,人家可是真氣化形的可怕大殺器,以他血肉之軀真心擋不住啊。

    衆目睽睽之下,刀疤臉猶豫了一下,只得咬牙道:“好,老子惜英雄重英雄,看在你實力夠強的份上,你可以過去!”

    雖說之前千刃派段無蹤也是一副牛逼哄哄的架勢,但在他眼裡就是個屁!區區元嬰大圓滿說秒就給秒了,但是現在,康照明卻是反過來秒了他手下的元嬰大圓滿,這種強悍的威懾力可不是段無蹤之流能比的,一旦打起來最好也是兩敗俱傷,容不得他不忌憚。

    “哈哈,算你識相!”康照明耀武揚威的大笑不已,和身旁徐靈衝對視一眼之後,兩人當即大搖大擺的走了過去,刀疤臉一干人果然都被剛纔那一幕嚇傻了,這些兇殘狠辣的亡命之徒在他面前,愣是連動都不敢動一下。

    看着康照明和徐靈衝兩人大搖大擺走過去的背影,剩下衆人面面相覷,臉上俱都是一副羨慕至死的表情,果然無論走到哪裡都是實力至上。實力強悍就是叼啊,連山大王都只能選擇退讓!

    就在這時,騷動的人羣之中忽然走出一男一女。看其實力,男的是元嬰後期高手。而女的則只有元嬰初期。

    這一男一女跟着康照明和徐靈衝的步伐,看都沒有去看刀疤臉一眼,給人感覺就好像是康照明的跟班一樣,就想這麼渾水摸魚的跟過去。

    “站住!”刀疤臉突然神色一厲,被他不懷好意的目光盯上,這對懷揣僥倖的男女頓時臉色慘白,腿肚子不由自主的瘋狂打顫,就差當場跪下了。

    “幹……幹什麼……”男子硬着頭皮。戰戰兢兢的看向刀疤臉。

    “想要過去是吧?天材地寶呢,都給老子拿出來吧,要不然是什麼下場,你們應該很清楚。”刀疤臉冷笑道。

    “啊?這……這個……”這對男女頓時汗如雨下,他們之前幾天在荒漠之中根本一無所獲,所以身上連半點天材地寶都拿不出來,要不然也不會鋌而走險矇混過關,怎麼可能讓刀疤臉滿意?

    “不肯拿出來?還是拿不出來?拿不出天材地寶就想矇混過關,你們當老子開善堂的,還是真以爲老子瞎了?”刀疤臉上下看了他們一眼。目光最終落在了女子身上,多了幾分淫邪與貪婪。

    “啊?這個……”這對男女都快嚇尿了,一時間進退兩難。心中狠狠抽自己的嘴巴,腦子一熱就出來鋌而走險,這特麼簡直倒黴催的啊!

    “不過,沒有天材地寶,也不是完全就不能讓你過去,嘿嘿!”刀疤臉忽然話鋒一轉,指着女子道:“你身邊這個女的倒是挺好……老子要了!”

    “啊?”男子頓時一驚,而被刀疤臉看中的女子更是花容失色,雖說身材樣貌都只能算中上。但這女的挺會打扮,六分姿色愣是弄出了八分的效果。難怪會被刀疤臉看上。

    “啊什麼啊!還不趕緊滾,難道還等着老子送你上路不成?”刀疤臉惡狠狠的罵道。

    男子臉色不由一陣青一陣白。看了看一臉祈求看着他的女伴,又看了看凶神惡煞的刀疤臉,最終一咬牙道:“也罷,大丈夫何患無妻,這女人就送給大王當過路費了!”

    說罷,不顧女伴絕望的哀嚎,不顧全場衆人的議論紛紛,這男子一扭頭轉身就走,很快就消失在了萬年大峽谷的入口之中。

    “哈哈哈哈,跟着這種垃圾渣滓,你這個女人也真是瞎了眼!也好,看你樣子就不是西島本地的,老子幾十年沒開過葷了,今兒運氣不錯!”刀疤臉大笑不已。

    雖說這西島試煉平常時候最多的就是女子,但是他也知道好歹,一般情況下不敢對她們下手,畢竟這裡可是西島大本營,真要是消息泄露出去,西島高層絕對有辦法弄死他,那可就虧大了,不過現在這個既然不是西島弟子,那就沒什麼好忌憚的了。

    要說女人,他上一次碰女人那都已經是幾十年前的事情了,那時剛好有個走不出去的女修,最終落在他的手裡,結果活活被他和手下的這些小弟給摧殘死了。

    在衆人的一陣驚呼聲中,伴隨着女修一聲無助的驚叫,刀疤臉竟是當着這麼多人的面,一把就把她的衣服扒了個乾淨,當場就要開葷!

    “禽獸!”霍雨蝶也嚇得花容失色,她一個冰清玉潔的女孩子哪裡見過這種場面,連忙捂住了眼睛,不敢再看。

    林逸見狀也不由皺了皺眉,本來他也想着既然被康照明開了先河,這刀疤臉的威信已經大跌,即便不交出天材地寶也應該能夠過去,但現在看來肯定是不行了。

    如果自己也跟這對男女一樣的話,刀疤臉肯定會向他索要霍雨蝶,不管怎麼看,哪怕是蒙着面紗,霍雨蝶的姿色也要比場中那女修高出十倍不止,正常男人都不會放過她的,更別說是刀疤臉這一羣如飢似渴的亡命之徒了。

    看樣子今天不出手是不行了!林逸淡淡的搖了搖頭,雖說刀疤臉在他眼裡並非什麼棘手的角色,但是在場這麼多人看着,他本來並不想當衆暴露實力,只不過現在形勢發展到這一步,想要低調過去恐怕是不太現實了。

    林逸正沉神間,前方忽然又是一陣騷動,就聽性致正濃的刀疤臉說了一句:“你要幹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