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此刻再去看那琴女、九頭蛇和超級海獸,眼睜睜看着巨型電鰻逃走卻無計可施,反而自己又陷入了大麻煩,屋漏偏逢連夜雨,竟被其他可怕存在給盯上了……

    這一場天昏地暗的超級大亂鬥持續了不知多久,也不知到底是誰笑到了最後,反正林逸是不可能知道結果了,更不知道巨型電鰻到底是個什麼下場,因爲在他看到一半的時候,這個龐大的記憶片段轟然破碎,而之前一直召喚着他的那股執念也隨之消失,天地瞬間重新恢復了平靜。

    “呼!”林逸長出一口濁氣,突然從記憶之中驚醒過來,一邊面帶詫異的打量着周圍景象,一邊冷汗淋漓後怕不已,感覺就像做了一個噩夢一般!

    幸虧是以旁觀者的角度看了一遍記憶片段,否則若真是親臨下場,不用那些恐怖存在出手,單是那股實質化的壓力就已經把他壓成粉碎了。

    下意識四處張望了一眼,林逸突然一愣,這才終於反應過來,自己的身體不知什麼時候竟然恢復了正常,而且應該說是脫胎換骨變得更強了!

    一臉好奇的仔細檢查着全身,林逸這才豁然發現,自己的肉身強度較之原來至少提升了一大截,就連經脈也都堅韌了許多,跟之前不可同日而語,如此大幅度的提升絕對敵得過十年苦修,然而這還不是最讓他震驚的。

    真正讓林逸驚呆的,是此刻經脈之中那涌動的真氣,竟隱隱帶着一絲雷電之力!

    “本來是五行七屬性的怪胎,現在成了五行八屬性的怪胎,你小子這身靈根屬性要是被測出來,天下都要大亂啊。”鬼東西唏噓感慨道。

    “前輩你是說我多了雷屬性?!”林逸有些難以置信的驚詫道。雖然覺得不可思議,但是此刻確實在體內真氣之中清清楚楚感受到了雷電之力,這一點毋庸置疑。

    金木水火土。五行靈根屬性齊備,同時又兼具冰和霧兩種虛屬性。如今又多了極爲罕見的雷屬性,林逸頓時覺得這次西島試煉簡直賺大了,哪怕之後拿不到雷玄藤,單是這多出來的雷屬性就已遠遠蓋過一切天材地寶,這是求都求不來的。

    “不錯,都是拜剛纔這一通電擊所賜,看樣子那頭大電鰻是真心要給你傳承啊,連這種障礙都給你碾平了。以你小子的悟性若要修煉它的雷電招數,應該不會太難。”鬼東西桀桀笑道。

    林逸聽得眼睛大亮,他對巨型電鰻這強大絕倫的雷電殺招嚮往已久,聽了這話哪裡還忍得住,當即迫不及待的開始了第一次嘗試,那毀天滅地的天罰招數先不說,單單只是一閃而逝的深紫色電弧,也能讓他多一個強大底牌!

    嗤嗤!雖是首次嘗試,但短短片刻之後,遊弋在他經脈之中的那些雷電之力就已被他成功聚集起來。指尖隨之電弧閃現,並且越聚越多,漸漸佈滿了整隻手掌。遠遠看去就跟戴了一隻雷電手套一樣,給人一種極度不真實的科幻感。

    “怎麼是藍色的?”林逸看着自己手掌心跳躍的電弧皺了皺眉,人家巨型電鰻最尋常的電弧都是深紫色的,天罰殺招甚至直接就是黑色的,怎麼到了自己手上就是尋常的藍色,這威懾感頓時就弱了十個檔次啊。

    “桀桀!”鬼東西聞言頓時大笑,如果他有實體的話這時候恐怕都已經在地上打滾了,笑得上氣不接下氣道:“你小子可真逗死我了!雷電是人家大電鰻的天賦能力,而且實力境界已經凌駕於裂海期之上。所以才能發出深紫甚至黑色的電弧,你區區一個只有元嬰期的人類竟然也想和人家一樣。你這是在搞笑嗎?!”

    被鬼東西這麼一說,林逸不由得老臉一紅。自己好像確實有點異想天開了,巨型電鰻單靠着深紫色電弧就能偷襲獵殺裂海期高手,以自己現在這點實力想要整出這等殺招,確實太過想當然了。

    對於剛剛入門的林逸來說,能夠熟練掌握最基本的藍色電弧就已經相當不錯了,至於想要電弧變成深紫色,那意味着威力至少增加萬倍以上,這根本就不是區區元嬰期能夠做到的事情,別說人類,即便有着雷電天賦的靈獸都沒這個可能。

    至於形同天罰的黑色雷電,沒到裂海期之前,這種事情也就只能在腦子裡想一想罷了,實在太過遙遠。

    稍微感受了一番手中雷電的威力,對付普通人綽綽有餘,可是要用來對付高等級修煉者就力有不足了,同他預想中一上來就能和五行殺氣相媲美的程度差了實在太多太多。

    林逸微微嘆了口氣,看來日後還得勤加修煉才行,不然自己這寄望甚高的雷電殺招,日後只能成爲一個可有可無的累贅,那就太過暴殄天物了。

    收起手掌之上跳躍的電弧,林逸這才終於有功夫打量一下週圍,這天道山上除了被血色霧氣籠罩之外,其實並沒有特別出奇的地方!

    入目之處沒有任何的草木植被,只有坑坑窪窪一大片,看樣子是上古那一場大亂鬥留下來的痕跡。

    除了坑坑窪窪之外,令林逸有點詫異的是,這地方竟然還有許多人盤膝而坐,看樣子一個個都處在感悟之中,或驚或笑或皺眉,每個人的表情都不盡相同,唯一相同的是他們似乎都沉浸在某種幻境之中不可自拔,不出意外的話,多半也是和林逸一樣被什麼存在的元神執念給吸引住了。

    密密麻麻一大片人,林逸還以爲這些都是走得比他快的試煉者,然而等他大致估計了一下數目後,卻令他猛然倒抽一口冷氣,這裡盤坐的人數遠遠超出了這次參加試煉的人數!

    也就是說,這些人之中絕大數都在這裡盤坐了數年,數十年,甚至上百年!

    若只是單純的執念傳承,一般幾天就足夠了,一年時間已是頂天,然而這些人卻在這裡枯坐了數十年上百年,其中甚至還有不少已經坐化成了屍體,那就只有一種解釋,他們已經陷在這裡不可自拔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