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幸虧她還沒有完全落腳,這道雷電幾乎是擦着她的小腿劈下,愣是把她的牛仔褲給劈了一道狹長的口子,所幸霍雨蝶本人並沒有被擦到,這倒是不幸中的萬幸。

    要不然以這道雷電展現出來的威力,她這個元嬰大圓滿高手即便不死也要重傷,最差也得被電昏過去,天雷可不是鬧着玩兒的。

    這突如其來的動靜別說是霍雨蝶,就連走在前面的林逸都嚇了一大跳,連忙轉過頭來替她檢查了一番,見這小妞沒什麼大礙才放下心來,一臉無奈的看着她道:“你不是知道這地方有天雷的嗎?還亂走……”

    “我……我就想試試還不行嘛!”霍雨蝶漲紅了臉弱弱的回了一句,隨即低頭看着自己被劈開的褲腿,滿臉都是說不出的心疼,這可是世俗界的衣服啊,這輩子也許就只有這一套了……

    看着霍雨蝶這副表情,林逸頓時有些無語,他嚴重懷疑這小妞腦子裡是不是缺根弦啊,遇上這種事第一反應竟然不是擔心後怕,反而是心疼褲子?!

    見林逸無語的轉身就走,霍雨蝶連忙叫道:“喂,你等等我啊!”

    剛剛纔差點被雷劈到,要說一點都不後怕那絕對是假話,雖然覺得十分不可思議,但霍雨蝶現在已經相信林逸確實不是亂走,而是真的有辦法避開此處隱藏的天雷陣,反正之前這些天林逸也沒少給她各種驚喜,她已經有點見怪不怪了。

    “你跟在我後面,別到處亂走就行了。”林逸回頭看了她一眼道。

    “可……可是……”霍雨蝶卻是支支吾吾欲言又止。

    “可是什麼?難道這裡還有別的危險?”林逸一愣。

    “危險?那倒是沒有,我是說我的褲子……”霍雨蝶臉紅紅的指了指自己褲腿被劈開的那一道口子,裡面隱隱約約露出了一小截光潔白嫩的小腿,雖說裸露得不多。但她一向都穿得嚴嚴實實,這種感覺總有些怪怪的。

    “哦,這個沒事兒。世俗界最流行這種乞丐褲了,很多人買了牛仔褲都還要刻意弄破呢。像你這麼點口子人家根本就看不上,至少弄出十幾個才行。”林逸笑道。

    “真的假的?”霍雨蝶頓時有些不相信的瞪大了眼睛,好好的褲子非要弄成破破爛爛的穿,天底下竟然還有這種人?世俗界真是太神奇了。

    “真的啊,不信你到時候回去自己問下韓靜靜,你該知道她跟我一樣是世俗界上來的吧?”林逸問道。

    “哦,好吧。”霍雨蝶這才半信半疑的點了點頭,韓靜靜她是知道的。這次來西島她本想和韓靜靜好好認識一下,只可惜韓靜靜不是和林逸待在一起就是窩在實驗室,她根本沒什麼機會見到,更加搭不上話。

    眼看着林逸又在前面七拐八拐的走了起來,而且和剛纔一樣暢行無阻,霍雨蝶連忙跟了上去,一心好奇的想要看出其中名堂,然而她亦步亦趨的在身後跟了半天,卻愣是沒看出半點門道來,每一次拐彎都是莫名其妙。毫無規律可言。

    “喂,你爲什麼會走這個?”霍雨蝶心中有如貓爪在撓,忍不住開口問道。如果不是剛纔的前車之鑑還歷歷在目,她都忍不住又想自己嘗試一下了。

    “直覺。”林逸的回答言簡意賅,沒辦法,對方這個問題他確實沒法回答,他當然不知道前方有沒有危險,但是他有玉佩示警,只要前方出現危險就有預警,等找到預警完全消失的方向再走就萬無一失了。

    “哼,小氣鬼!”霍雨蝶嘀咕了一句。臉上仍然是半信半疑的表情,她當然不相信這一切純粹靠直覺。可在她認知當中似乎也只有直覺才能解釋了,只能說林逸這傢伙不可用常理看待。跟在他後面走肯定沒錯就是了。

    兩人就這麼在巨石陣中來回繞了小半天,其中好幾次闖到三面是雷的地方,就連有玉佩預警的林逸都無計可施,只能退回去一點點重新摸索,這才終於成功繞了過去。

    按照地圖上的標識,雷玄藤就在巨石陣之後的位置,林逸打量了一眼,前方是一片不大不小的空地,沒有巨石擋路看起來豁然開朗,拿出地圖對照了一番後點頭道:“應該就是這裡了。”

    霍雨蝶沒有吭聲,目光直直的看着空地中間那一塊類似牌坊的東西,怔怔有些出神,說實話她此時還真有些恍惚,如果不是有林逸這個強力隊友,單憑她自己的能力根本到不了這裡,至少絕不會這麼快,這麼輕鬆。

    “怎麼了?”林逸奇怪了看了她一眼,催促道:“趕緊說咱們接下來應該怎麼辦吧,時間有限,不要再耽誤了。”

    雖然霍雨蝶還沒說過怎樣才能找到雷玄藤,但林逸猜也猜得出來,雷玄藤這種東西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找到的,即便到了目的地,估計也必須要達到某種極爲苛刻特殊的條件才行,要不然只是單獨有天雷陣這一個障礙,難度明顯與雷玄藤的層次不匹配,未免有點太容易了。

    霍雨蝶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指了指面前這個牌坊道:“這是五雷劫牌坊,正是整個天雷陣的陣眼所在,只有攻擊陣眼,才能暫時破解天雷陣,我們纔有機會找到雷玄藤,破陣之後開啓時間是五天,五天之後天雷陣會自發重置,所以我們必須在那之前退出來。”

    “這麼簡單?”林逸聞言心念一動,當即就要調動真氣發起攻擊,他現在可是趕時間,對於這種事情根本不會猶豫,事實上猶豫也沒有用,能不能成功只有試過才能知道。

    “哎!慢着!”霍雨蝶嚇了一跳,連忙把他拉住道:“我話還沒說完呢,你別急啊!”

    “還有什麼?”林逸皺眉道。

    “雖然這個五雷劫牌坊就是陣眼所在,但只是普通攻擊是沒用的,非但不能破陣,反而會引來最強程度的天雷,咱們倆非得死在這裡不可!”霍雨蝶心有餘悸的說道。(校花網絡劇今天上線,愛奇藝,大家去看了嗎?魚人公衆威信22)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