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話音未落,頭頂咔嚓一聲驚天巨響,一道極爲粗大的雷柱應聲轟了下來,這一瞬間產生的駭人威勢令得霍雨蝶臉色大變,別說元嬰大圓滿高手,看這架勢就算是玄升大圓滿高手也非得被活活劈死不可,今天真要出師未捷身先死了!

    然而接下來的一幕卻令她頓時愣住了,這一道無與倫比的可怕雷柱,目標並不是她和林逸,而是那個五雷劫牌坊!

    緊接着,在霍雨蝶驚呆的目光之中,這塊本來看着並不起眼的五雷劫牌坊並沒有就此被劈得粉碎,反而一下子變得光芒萬丈起來,就如什麼曠世之寶在經受天雷洗禮之後,露出了驚世陣容一般。

    “看這樣子應該是成功了。”林逸眼睛發亮的看着形狀大變的五雷劫牌坊,之前只是一塊牌坊的樣子,此刻上面卻佈滿了各種精妙高深的符文,而且其邊緣出現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光圈,非常有規律的泛着漣漪,這種光圈的感覺似曾相識,有點像是傳送陣的樣子。

    “這……這好像真的破陣了,可是這怎麼可能呢?”霍雨蝶看着這一幕瞠目結舌,破陣之後會出現什麼情況她大致是知道的,情報描述的跟眼前幾乎如出一轍,但還是不可思議的轉頭看着林逸道:“你真能同時催發五種真氣的武技?”

    “嗯我這武技比較特殊。”林逸含糊解釋了一句,隨即道:“快走吧。”

    “哦哦,看來我還真是找對人了!”霍雨蝶很是慶幸,如果林逸沒有這一手,這事兒可有的折騰呢,說不定鬧到最後連門都進不去,不過現在一切都迎刃而解了,因爲在她得到的情報之中,只要能夠破了這天雷陣。接下來就沒有任何阻礙了。

    兩人沒有猶豫,當即走到五雷劫牌坊邊緣的光圈之中,果不其然這光圈就是一個小型傳送陣,不過跟之前見過的那些傳送陣卻又不盡相同,其他那些傳送陣至少都需要一定的啓動時間,但是這個卻不一樣,林逸和霍雨蝶剛一走進光圈之中,眼前景象立馬就變掉了。

    這種感覺與其說是傳送,倒不如說是推開了哆啦a夢的任意門,一推門就是另外一個地方了。

    此刻展現在二人面前的景象。是一條狹窄的單向通道,頭頂是一線天,雷雲密佈,令人望之生畏,林逸一開始還有想要上去探索一下的心思,但是一見這厚厚的雷雲頓時就自動打消了念頭,冒然上去絕對會被雷劈死的。

    呼!旁邊霍雨蝶則是鬆了口氣,雖然情報是這麼說的,但她還真怕這個時候出現什麼意想不到的危機。不過看現在這樣子,暫時好像是沒有危險了。

    “走吧。”林逸說了一聲便帶頭往前走去,眼前只有一條單向通道,沒有別的選擇。反正他有玉佩預警,即便有危險也能提前反應。

    連拐三個彎之後,前方林逸忽然定住了腳步,後面霍雨蝶猝不及防一頭撞了上去。嚶嚀了一聲道:“怎麼了?”

    “沒路了。”林逸此刻的聲音帶着幾分莫名的激動。

    “沒路了?”霍雨蝶一愣,腦袋從林逸身背後探了出來,緊接着她也怔住了。眼中閃爍着無比振奮的神采,激動的喃喃道:“雷玄藤!這就是雷玄藤!”

    兩人前方確實無路可走,只有一堵極爲險峻的懸崖峭壁,不過就在這峭壁之上,赫然攀生着幾株形狀奇特的蔓藤,除了比普通蔓藤要粗壯一些之外,最大的特徵莫過於其表面時不時一閃而過的電弧,毫無疑問,這就是雷玄藤!

    稍微數了一下,林逸不由眼睛一亮,這地方竟然有整整五株雷玄藤,不過其中兩株不知何時已經被人砍掉了,只剩下兩截長短不一的根底。

    而剩下的這三株雷玄藤長勢則各有不同,其中有一株已經明顯非常成熟了,不僅蔓藤遠比其他幾株要粗得多,就連上面時不時劃過的電弧也要更加強悍更加頻繁。

    至於剩下的那兩株雷玄藤,相對來說則要稚嫩一些,其中一株已經有快要成熟的跡象,另一株則乾脆纔剛發出目,連蔓藤都還沒有正式鋪開。

    “原來是五株雷玄藤相互交替啊!”林逸頓時就看明白了,看架勢這五株雷玄藤的生長週期剛好各自錯開,也就是說,基本上可以保證每次試煉都能有一株雷玄藤剛好成熟。

    看樣子這些雷玄藤並非純天然野生,而是有人做了精心安排的,至於目的多半是爲了保證西島試煉的價值,畢竟雷玄藤可是壓箱底級別的天材地寶,要是中途出現斷檔的話,西島試煉估計也就不會像現在這麼名揚五大天階島了。

    “就是這一株了,快把它砍下來吧!”霍雨蝶指着完全成熟的那一株雷玄藤,興奮的躍躍欲試道。

    “砍掉?”林逸聞言不由一愣,奇怪道:“爲什麼要砍掉?連根拿回去不是挺好麼,這個可以帶回去種植的吧?”

    “咦?你不知道修煉界約定俗成的規矩嗎?”霍雨蝶看了林逸一眼,見他表情真有些不明所以的樣子,這才解釋道:“凡事留一線,尤其面對天材地寶的時候更要如此,沒有特殊情況絕對不能斬草除根,畢竟你遇到了是你的機緣造化,但你不能因此剝奪大自然給其他修煉者的造化,要知道凡事太盡,緣分勢必早盡。”

    “哦,受教了。”林逸虛心點頭道,他倒是真沒想到天階島竟然還有這種約定俗成的規矩,看樣子修煉界除了爾虞我詐之外,也並非一定規則都不講。

    貪婪乃是人類的本性,如果沒有這樣的規矩,天階島上這些天材地寶估計早就被刨得乾乾淨淨,什麼都剩不下了,這種事情給別人留一線,也就相當於給自己留了一線。

    不過,這種規矩既然是約定俗成,那就說明不是強制性的,除了像霍雨蝶這種出自東洲學院或者名門大派的弟子有這種自覺,其他人可未必會這麼規矩!(校花影視劇上線第二天!據說反響超熱烈,超好看!大家快去愛奇藝吧!魚人公衆威信yuren22)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