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嗯嗯,我知道了。”霍雨蝶說罷又是研究摸索了一陣,這才終於成功把電話掛掉,隨即看着地上的林逸長出一口濁氣。

    剛纔真的是把她給急壞了,不過現在聽完韓靜靜的判斷之後,懸在半空的這顆心總算是落了地,雖然難免還是有些提心吊膽,但總算沒之前那麼揪心了。

    稍微調整了一下呼吸之後,霍雨蝶當即設法將林逸背了起來,這個地方五天之內就要關閉,到時候連帶着外面整個天雷陣都會重置,到時候沒有了林逸在前面帶路,她連出都出不去,所以必須要儘早離開才行。

    從五雷劫牌坊退出來,霍雨蝶揹着林逸往外走,外面的巨石陣仍然不能隨便亂走,好在她之前跟着林逸進來的時候記下了路線,倒是可以順利退出去。

    而在更早之前,徐靈衝已經先一步扛着康照明狂奔而出,他是真怕霍雨蝶這小妞發瘋一樣追上來,所以一路上絲毫不停留,哪怕是見到一些天材地寶也都直接忽略。

    畢竟雷玄藤在手,這裡的其他一切天材地寶相對而言都是浮雲,夜長夢多,徐靈衝現在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儘快回到西島,免得橫生波折。

    無日無夜的玩命狂奔,五日之後,徐靈衝風塵僕僕的身影就已經出現在了萬年大峽谷的入口處,而其身後則死狗一樣拖着半死不活的康照明。

    反正全身都有智能盔甲保護,隨便他怎麼折騰都問題不大,相比扛在肩上,那顯然是拖起來更加省力一些,徐靈衝可不會心疼這種手下小弟,能一路給他拖回來都已經算是義薄雲天了。

    出了萬年大峽谷就是之前那片綠洲。沒有半點停留,徐靈衝吭哧吭哧拖着康照明就往外走,而此刻前方豁然堵着一羣人。正是刀疤臉一夥兒。

    刀疤臉這幫人堵在這裡,自然是爲了從這裡出去的試煉者身上搜刮油水。他們顯然不是什麼良善之輩,雖說之前宣稱只拿一半,可這基本上就是一句空話,但凡落到他們手裡的試煉者,能夠留下十之一二就已經算祖上燒高香了。

    如果不是防止狗急跳牆,刀疤臉他們甚至連一成都不打算留給這幫試煉者,只不過好歹都是些金丹期之上的高級修煉者,其中絕大數都還是元嬰期高手。真要拼命起來那也不是吃素的,所以刀疤臉只能給他們留下一點念想,這樣就不會魚死網破了。

    遠遠看到徐靈衝的身影,刀疤臉一幫人頓時嚇了一跳,一個個連忙自發退避三舍,絲毫不復剛纔兇惡的模樣,反而一個個腆着臉賠笑,生怕惹來半點不滿。

    沒辦法,上次康照明一炮轟死他們二當家的場面至今都還歷歷在目,不僅是康照明。就連徐靈衝的樣子也被他們牢牢記了下來,這等凶神惡煞可真心惹不起。

    幹他們這個行當,說白了就是欺軟怕硬。貪婪一點愚笨一點都問題不大,但有一條生存法則卻必須牢牢記住,遇到惹不起的人千萬不要逞強,躲得越遠越好,否則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咦?老大,這好像有點蹊蹺啊,那個鐵甲人怎麼是在地上被他拖着走,這是死了還是昏過去了?”手下嘍囉忍不住問道。

    “對啊,難道他們遇上什麼強大怪物了不成?”刀疤臉也同樣納悶不已。

    “老大。那咱們是不是……”手下嘍囉做了一個割喉的手勢。

    “別急,先靜觀其變。”刀疤臉捏着下巴。謹慎的搖了搖頭,雖說最令他忌憚的康照明看樣子好像已經不行了。可剩下這人他卻摸不清底細,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只是一個普通的元嬰期高手,但萬一也不是一個省油的燈呢?

    正所謂小心駛得萬年船,反正還有很多其他肥羊可以宰,刀疤臉並不是特別在意對方身上這點油水,所以在沒有摸清楚底細之前,他並不想輕易冒險。

    既然刀疤臉都這麼發話了,其他一衆手下嘍囉自然也不敢冒然出手,一個個都面帶忌憚的退到了一旁。

    說話之間,徐靈衝已經拖着康照明走到二十丈之內了,刀疤臉忽然眼睛一亮,他發現對方揹包角上露出了小小一截造型奇異的蔓藤,上面時不時還有電弧閃爍。

    雷玄藤!刀疤臉顯然是個識貨的主,雖然他已經是玄升期高手,理論上並不需要雷玄丹應對雷劫,可是這並不妨礙他對好東西的喜愛,尤其雷玄藤這可是天下難找的好寶貝!

    震驚之餘,刀疤臉又不着痕跡的仔細瞄了兩眼,由於對方只露出了小小的冰山一角,他也看不出到底有沒有成熟,不過至少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這東西確定是雷玄藤無疑!

    刀疤臉貪婪的嚥了咽口水,如此至寶他實在不想就這麼放過去,畢竟單是一棵雷玄藤的價值,就足可抵過其他所有油水之和了,只不過他又不想因此輕易冒險,萬一剩下的這小子也不是好惹的主呢?

    “老大,那小子真的已經昏死過去了,咱們動手吧?!”這時旁邊一個扎着滿頭辮子的手下嘍囉剛好按捺不住的跳了出來。

    “嗯,你們上!”刀疤臉當即點頭道,他自己卻不動聲色的往後退了退,這樣即便出問題也可以置身事外。

    得到刀疤臉的首肯,辮子男當即興奮的帶頭衝了上去,大大咧咧的攔在徐靈衝面前道:“身上的天材地寶都給我交出來,小爺我可以做主放你一條生路,否則的話,嘿嘿!”

    “滾開!”徐靈衝一心就想返回西島,他可沒心情跟這種嘍囉浪費時間,當即冷着臉怒斥道:“上次的遭遇都忘了是嗎,不長記性的狗東西!”

    “喲,口氣真特麼大!”辮子男見狀不怒發笑,指着地上死狗一樣康照明道:“少特麼給小爺我裝蒜了,這個鐵甲人根本就是半死不活自身難保,還想拿他來嚇唬人?你還真以爲我沒長腦子是怎麼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