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過這些都和自己沒關係,霍雨蝶咬了咬牙,趁着衆人歡呼雀躍注意力都不在這邊的機會,揹着林逸小心翼翼的衝了過去,她沒有這個實力和底氣面對刀疤臉,一旦被這些人攔下來,後果不堪設想。

    霍雨蝶的身法快且輕盈,而且元嬰大圓滿的實力除了不及刀疤臉之外,衆人之中也沒有幾個能與她媲美的,而此刻刀疤臉正忙着籠絡人心,正好無暇顧及這邊,此時正是絕佳的機會。

    悄無聲息,眼看着就要順利過關,霍雨蝶心中忍不住開始有些慶幸的時候,面前突然多了一個雄壯的人影,同樣是元嬰大圓滿高手,論氣勢甚至比起霍雨蝶還要強出一籌,竟是那個被刀疤臉當衆立爲榜樣的韓琛。

    霍雨蝶頓時臉色一變,因爲這個韓琛的關係,其他人的目光很快就轉移了過來,一個個面帶詫異的審視着霍雨蝶和她背上的林逸。

    霍雨蝶心中狂跳,這下完了!

    韓琛上下打量着霍雨蝶的曼妙身材,垂涎得口水直流,尤其當他發現林逸腹部被貫穿了一個致命的血洞之後,心思頓時就活絡開了。

    林逸這個狠人如果活着,那麼就算借他一萬個膽子,也絕不敢碰霍雨蝶半根汗毛,可現在不一樣了,這個狠人死了啊,就算不死那也是離死不遠,這還有什麼可忌憚的?

    “嘿嘿,小妞長得不錯啊,要不要陪哥哥我玩玩兒?”韓琛一臉淫笑的伸手就朝霍雨蝶臉上摸去,困在此地這麼多年,他早已經憋得慾火焚身了,現在臨出去之前還能爽一把,這簡直是老天爺送上門來的大禮啊。

    然而沒等他把手伸過來。身旁猛然涌起一道強勁的氣流,刀疤臉的身形隨之出現在他身旁,二話不說一巴掌就把他給扇飛了。整個人眼冒金星半天爬不起來。

    霍雨蝶見狀一驚,她剛纔都已經準備動手了。如果對方只是元嬰大圓滿高手的話,以她的實力應該不會輸,怎麼說也是東洲晨驕學院的天才弟子,手段之強遠非一般的同級高手可比。

    然而現在卻突然換成了刀疤臉這個玄升初期巔峰高手,霍雨蝶一顆心瞬間就沉入了谷底,這可怎麼打得過?!

    不過出乎意料的是,刀疤臉並沒有對她動手動腳,反而竟是一臉賠笑。這表情怎麼看怎麼諂媚,愣是把霍雨蝶看得一愣一愣的。

    “老……老大……你爲啥……”韓琛被這一巴掌扇得暈暈乎乎,滿是委屈無語的看着刀疤臉,要搶女人直說就行了,你是老大難道我還敢不讓給你不成,用得着直接動手嗎?

    刀疤臉聞言衝過來一把提起他的衣領,低聲咬牙道:“這個女人你也敢上?想要找死等你出去再死,我絕對不攔着,但是不要連累到老子身上來!”

    “那個狠人不是已經死了麼?還有什麼可怕的啊?”韓琛不以爲然的撇了撇嘴道。

    “你特麼是不是腦子進水了?忘了之前那鐵甲人的教訓還是咋的?這纔過去幾天啊?”刀疤臉啐了一口,恨鐵不成鋼道:“那鐵甲人不也一樣趴下了。可是他身邊的還是個狠人,我們誰都惹不起的狠人!你看現在這個是趴着,但是你怎麼知道這小妞是什麼底細。萬一物以類聚,也是同樣深藏不露的狠人呢?!”

    “這……”聽刀疤臉這麼一通分析,韓琛頓時也嚇出了一身冷汗,仔細一想好像的確是這麼個道理,自己差點就色令智昏,釀成大錯了。

    “馬上就要出去的人了,別在最後時刻陰溝翻船,這時候要是再惹事,老子可不會饒了你!”刀疤臉疾言厲色道。

    “是是。老大你放心,我絕對不會給您惹禍的。絕對不會。”韓琛連連點頭保證道。

    在霍雨蝶古怪的目光注視下,刀疤臉教育完小弟之後。繼續轉過頭來一臉賠笑,強行擠出一個自以爲和善的表情打招呼道:“姑娘你這是準備回去啊?”

    霍雨蝶點了點頭,剛纔他倆說話雖然小聲,但還是被她聽到了,所以此刻心中大定,暗自失笑之餘倒是不怎麼緊張了。

    “哦哦,要不要我讓人送你們?”刀疤臉主動獻起了殷勤。

    “不用。”霍雨蝶冷着臉說了一句,隨即便不再搭理衆人,揹着林逸快速離去。

    綠洲之後,接下來的路途就是千篇一律的荒漠,之前走來的時候覺得極度枯燥無聊,但是對於此時的霍雨蝶來說反而再好不過,因爲再怎麼枯燥,那也總比危機重重要好得多,何況現在時間所剩無幾,再也經不起半點耽擱了。

    時間一晃而過,三日之後霍雨蝶總算趕到了傳送陣所在地,而此時這裡已經排了好幾位試煉者,趕在這個時候出去的自然都是元嬰大圓滿高手。

    衆人看到霍雨蝶和她背上奄奄一息的林逸之後,除了詫異之外,倒是沒有其他過多的反應,畢竟這裡有兩個西島高手在維持秩序,想要在這個地方鬧事是要付出代價的。

    何況霍雨蝶本身也是元嬰大圓滿高手,真要死磕起來他們未見得就能佔到什麼便宜,即便能,他們也必然會因此元氣大傷,短時間內就根本恢復不過來,那可就連出都別想再出去了。

    霍雨蝶揹着林逸,靜靜的等在衆人後面排隊,等到前面衆人一個個相繼離開之後,霍雨蝶正準備邁步進入傳送陣,結果卻被西島高手攔了下來。

    “只能一個人進去,你帶着他的話,你自己就過不去了。”西島高手淡淡解釋道。

    “什麼?!”霍雨蝶聞言一驚,西島試煉開始之前她是隱約聽燕辛蘭提過這麼一句,可她當時並沒有往心裡去,沒想到如今卻成了致命的攔路虎!

    “這是傳送陣決定的事情,沒有任何人可以更改,就算你背上是死人也沒用,一次只能過去一個人,當然天材地寶之類不受限制。”西島高手有些同情的看了霍雨蝶一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