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女人千辛萬苦將這個明擺着必死無疑的男人揹回來,算得上有情有義,如果有辦法,她們倒不介意幫忙通融一下,只可惜這事情不是她們說了算,傳送陣天生就是這麼設置的,哪怕天王老子來了也沒有用。◇↓

    “這……”霍雨蝶頓時雙眉緊皺,好不容易纔回到這地方,本以爲這樣就能帶林逸回西島化險爲夷了,卻沒想到卡在了這最後一步,這可如何是好?

    無論如何,她肯定不可能自己一個人回去!把林逸獨自丟在這裡無異於讓他去死,可是兩個人一起卻又走不了,一時間進退兩難。

    “喂!前面的到底走不走啊?我們可還排隊等着呢!”霍雨蝶猶豫爲難的同時,排在後面的人已經開始不耐煩了,他們可不管這麼多,這時候都急着回去呢,萬一時間拖得久了導致他們回不去,那找誰說理去?

    “那……我再想想……”霍雨蝶只得暫時退到了一旁,讓後面的人先過,在離傳送陣不遠處找了一個乾淨地方將林逸安頓下來,自己則守在旁邊愁眉不展。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眼看着陸續回來的試煉者都傳送走了,霍雨蝶仍然一籌莫展,始終想不出半個可行之策。

    雖然因爲有西島高手在場,免去了她被其他試煉者騷擾的麻煩,就連之前覬覦她美色的那個韓琛經過之時,都不敢多看她一眼,但是這不解決問題啊,哪怕再怎麼高枕無憂,困在這裡出不去又有什麼用……

    兩天之後,已經到了整整一月之期,這時候試煉者都已經走光了,就算還有留在這裡的也都自知走不掉,轉而跑去投奔了刀疤臉。此刻傳送陣旁邊就只剩了霍雨蝶和林逸。

    “這是最後期限了,你走不走?再不走可就真的出不去了,這男的明顯已經活不成,你沒必要留在這裡給他陪葬啊!”兩個西島高手看樣子也是準備動身離開了,彼此相視一眼之後,同爲女人終究看着有些不忍心,走過來柔聲勸道。

    “不,我不會丟下他一個人走的,絕對不會!”霍雨蝶神色堅定的搖了搖頭。

    “天涯何處無芳草,天底下好男人多了去了。何必在一棵樹上吊死呢?”其中一個西島高手無奈嘆氣道。

    她們西島是女權社會,可不像其他地方那麼講究三從四德,爲了一個明擺着必死的男人去陪葬,堂堂女子去爲了一個男人輕生,這種事情在她眼裡根本是不可理喻。

    “就是啊,這位妹妹你是元嬰大圓滿高手吧?你哪怕就是全力以赴,所催發的力道也就只夠現在這時候啓動陣法的,再拖一天就沒用了,只能等到下次試煉開啓。不過這地方是什麼情況你也應該很清楚,你一個女孩子想要安安穩穩等到下次試煉根本癡心妄想,那些人肯定會盯上你的。”另一個西島高手苦口婆心的勸道。

    刀疤臉這些人的存在從來都不是秘密,西島高層卻始終沒有要收拾他的意思。甚至反而頗有放縱,說白了,這裡既然是試煉之地,刀疤臉這些人和其他怪物猛獸一樣。都是試煉者們的墊腳石,所以纔會放任自流。

    霍雨蝶仍然搖頭,忽然眼珠子一轉道:“兩位姐姐。如果我全力催發一招,先設法讓他傳送出去,不知道可不可以?”

    這是她近兩天思來想去唯一想到的辦法,雖然也知道這事兒可能沒那麼容易,但是萬一真有可行性呢,反正現在也沒有其他人排隊了,相信兩位西島高手應該可以給她一個明確的答案。

    “那樣你自己就出不去了!現在已是一月之期,想要啓動傳送陣就必須催發最強招數,絕不能再有半點保留,這樣才能夠勉勉強強成功,其實就算是這樣,你自己都有可能會出不去,這可不是說着玩兒的!”西島高手聲色俱厲的告誡道。

    “不錯,一月之期是元嬰大圓滿高手的極限,你不能再有半點損耗!”另一個西島高手也是大搖其頭,補充道:“而且,你若想把他放進傳送陣,自己站在外面發動傳送的話,雖說不是完全不可能,但這個難度也是非常大的,因爲傳送陣眼藏在裡面,如果沒有什麼特殊招數,外面根本就打不到,你自己可要想清楚了。”

    “這……”霍雨蝶咬牙想了想,不管能不能成,要不然先儘可能嘗試一下,看看能不能先把林逸送出去?

    只不過這樣一來,無論最後林逸能不能成功傳送出去,她自己肯定是出不去了,這相當於是拿她自己的命運作爲賭注,爲林逸搏取一線機會。

    至於這兩個西島高手所說的難度,霍雨蝶倒是並沒有太過放在心上,畢竟是東洲晨驕學院的天才弟子,這點手段她還是有的。

    “你還是跟我們走吧,這種嘗試根本毫無意義,無論如何你們兩人必有一個要留下來,你選擇他的話,先不說未必能夠成功,就算真的成功了,以他這麼奄奄一息的狀態估計也承受不住傳送時候的身體負荷,說不定還會死得更快。”眼看時間將至,兩個西島高手最後勸道。

    “啊?”霍雨蝶聞言倏然一驚,如果不是對方提醒,她都已經忘了這一點,傳送過程對身體負荷是極大的,對於修煉者來說平常時候自然是沒什麼關係,可要是像林逸現在這種狀態,對方這話還真不是危言聳聽。

    何況林逸現在這樣就算能夠捱過去,到了西島那邊萬一沒人管,哪怕中間只是一點點的空窗期,說不定也會有意想不到的麻煩,萬一凱子和他的幫手就守在對面傳送陣門口,就等着找機會補刀呢?!

    這麼分析下來,單獨把林逸傳送出去風險實在太大,顯然不是明智之選,可若要霍雨蝶自己一個人走,她是打死都不會同意的。

    想到這裡,霍雨蝶猛然咬了咬牙,神色堅定道:“多謝兩位姐姐好意,我不走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