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沒有爲什麼,這幾乎是她本能的想法,無論如何,她都一定要守着林逸!至於自己留在這裡會有什麼嚴重後果,霍雨蝶根本就沒有去多想,反正這時候想再多也沒有用。≥,

    “你不走?那可就真的走不了了!”兩個西島高手頓時面面相覷,不由震驚道:“你留在這裡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的,下一次試煉連什麼時候開啓都是一個未知數,要知道我們西島試煉並不是定期開啓,運氣好的話也許只隔一年,運氣不好那就可能是幾十年,甚至上百年,這要看陣法的虛弱期來推算的。”

    “我明白!兩位姐姐說的我都明白,但是要我扔下他一個人在這裡,我做不到,兩位姐姐的好意小妹心領,不過無需再勸了。”霍雨蝶態度堅決道。

    兩個西島高手相視一眼,臉上都有動容之色,雖然她們打心眼裡替霍雨蝶不值,但是這樣有情有義的女子,值得任何人尊敬。

    既然對方心意已決,她們兩個再勸下去也是徒勞,反而枉做小人,畢竟彼此之間素不相識,她們能夠做到這份上已經很不錯了。

    “那好吧,不過你留在這裡要自己小心,在這附近找個隱蔽一點的地方躲起來,沒什麼事的話最好不要再往裡面去了,那些傢伙是什麼秉性相信你也清楚,何況他們還有玄升期高手,你打不過的。”兩個西島高手嘆了口氣,她們不可能繼續在這裡耗下去,只能給出這個最後的善意提醒。

    “多謝兩位姐姐。”霍雨蝶點點頭,目送兩個西島高手離開之後,就這麼靜靜的守在林逸身邊,神情呆呆的看着他,腦子裡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與此同時,另一頭位處西島島主行宮偏院的傳送陣。旁邊空地上已經聚集了所有先後出來的試煉者,熙熙攘攘,人頭攢動。

    雖然這次西島試煉本身並沒有規定所謂的試煉時間,但今日乃是一月之期,就客觀條件而言,這就已經是實質上的試煉截止之日了,超過今天還不出來的話,那就意味着已經徹底出不來了。

    此時此刻,爲了祝賀一衆成功歸來的試煉者,爲了以示隆重。這次主持大局的並非是西島副島主燕辛蘭,而是西島島主本人,寧尚菱。

    相比起之前的生日宴,寧尚菱這次與衆人的距離明顯要近得多了,臉上帶着親和笑意,款款行走在人羣之中,不時向衆人招手致意。

    寧尚菱所過之處,人羣俱是一陣沸騰,能夠如此近距離接觸到這位一向高高在上的美豔島主。所有試煉者都由衷覺得受寵若驚。

    當然,即便心中有點什麼齷齪念頭,在這地方他們是絕對不敢表現出來的,寧尚菱在西島乃是女皇一般的存在。任何人敢有半分褻瀆,任他實力再強也別想活着走出西島。

    而在美豔無雙的寧尚菱身後,則跟着清純若仙的寧雪菲,照規矩。這位西島公主本是不能輕易出來拋頭露面的,不過這次西島試煉有些特殊,關係到她的終身大事。她未來的夫婿極有可能就在這羣試煉者之中,所以她跟着母親出來安撫衆人,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身爲寧雪菲的好閨蜜,上官嵐兒和韓靜靜二人自然也都待在她的身邊,三女此時都沒有看熱鬧的心情,頻頻往傳送陣出口處張望。

    林逸重傷昏迷的消息,韓靜靜已經告訴給了寧雪菲和上官嵐兒,雖然知道旁邊有人在照顧他,但還是免不了擔心緊張,如果不是寧尚菱不許,她們三個早就跑到傳送陣裡面去等人了,如果有辦法的話,甚至都恨不得傳送進去。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眼看着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試煉出來了,三女心中不由越發焦急起來,這不會出什麼問題了吧?

    畢竟傳送陣的事情,她們三個也是專門找人瞭解過的,雖說想要將昏迷不醒的林逸傳送過來不是完全沒有可能,但這事情畢竟難度極大,而且到了這個時間點,對方所有付出的代價之大可想而知。

    二選一,要麼留下自己,要麼留下林逸,如果是她們三個肯定會毫不猶豫犧牲自己將林逸傳送出來,可對方卻只是一個初次相識的陌生女子,她會這麼做嗎?

    這個答案沒有人知道,所以她們只能等待,然而在三女的翹首以盼下,期待中林逸的身影卻遲遲沒有出現,一直等到兩個西島守衛都回來了,林逸仍然沒有出來!

    韓靜靜和上官嵐兒相視一眼,臉色頓時變得有些蒼白,而寧雪菲,這一瞬間更是差點當場暈過去。

    這不僅事關林逸的安危,更關係到她的終身大事啊,她幾乎把一輩子的希望都寄託在了林逸身上,這時所遭受的打擊實在是沉重得讓她承受不住。

    “裡面沒有人了?!”這時旁邊忽然一個女子衝了上去,急忙對那兩個剛剛從傳送陣走出來的西島守衛問道,這人正是東洲晨驕學院副院長,柳子玉。

    身爲此次東洲學院方面的領頭人,柳子玉一舉一動都代表着東洲學院,所以一向言辭得體,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緊張失態過,此時她臉色之難看,甚至比起寧雪菲三女都有過之而無不及,因爲不僅是林逸沒有出來,她的寶貝弟子霍雨蝶同樣沒有出來!

    霍雨蝶對她來說,不僅是最重要的親傳弟子,某種意義上更是形同母女,含辛茹苦從襁褓中帶大,這種感情遠非尋常的師徒關係可比。

    兩個西島守衛頓時嚇了一跳,仔細看了柳子玉一眼,知道這是寧尚菱島主的好友,不敢怠慢,當即畢恭畢敬的回答道:“傳送陣旁邊還有一個女子,和一個生死不明的男子,不過和剩下其他人一樣,應該都出不來了。”

    “出不來?怎麼會出不來?”雖然對方沒有明說,但柳子玉直覺就猜到這女子肯定是自己徒兒霍雨蝶,緊張失態道:“我徒兒乃是元嬰大圓滿高手,實力比起一般的元嬰大圓滿還要強得多,如果沒出問題的話,以她的實力足可開啓傳送陣纔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