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上官嵐兒頓時臉紅扭捏得說不出話來了,有心想要否認,但是不知爲何卻又有些捨不得,她雖然從沒有想過這一茬,但若讓她撇開林逸再去嫁給另外一個男人,這種事情卻又絕對不答應。

    這天底下還有比小師弟更好的男人?上官嵐兒對此嚴重表示懷疑,而且和寧雪菲不想嫁給其他男人一樣,她也不願意和自己這些好閨蜜分開,此刻心裡甚至忍不住羞羞的想,自己的身體已經被小師弟看光過了,這樣是不是就算定下名分了呀?

    看着上官嵐兒羞紅着臉想入非非的樣子,寧雪菲和韓靜靜兩人頓時笑作一團,終歸都是些心地單純的女孩子,經過這麼一鬧,之前那點愁雲頓時就消散無形了,三女此時甚至都饒有興致的開始討論起誰大誰小的問題來了……

    另一頭,霍雨蝶掛了電話之後可沒有她們三個這麼沒心沒肺,不過聽了韓靜靜的這幾句寬慰,心中總算是踏實了幾分,不再去胡思亂想,一心只在旁邊好好守護着林逸,期待他逐漸恢復好轉。

    霍雨蝶爲自己所做的這一切,林逸其實都知道得清清楚楚,他現在雖然受傷極重,連眼睛都根本睜不開,更加不可能開口說話,但是最後傷勢快要恢復的這段時間,卻已經有了一些意識。

    感受着霍雨蝶近在咫尺的溫柔氣息,林逸此刻心中極爲感動,霍雨蝶所做的這些事情已經遠遠超過了臨時隊友的恩情,彼此之間別說是利益結合,就算是幾十年交情的好朋友,也未必能夠做到她這一步。

    畢竟霍雨蝶這麼做,她所付出的可不是一點兩點。爲了陪伴林逸,她幾乎是把自己都給豁出去了,她這根本就是捨命相陪。連性命都不惜豁出去了,就更別說什麼女兒家的名節了。

    林逸雖然對感情方面頗爲遲鈍。但終歸不是傻子,這一刻他也終於有些明白了,或許他和霍雨蝶之間,已經多了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霍雨蝶爲何願意爲他做到這一步,其實彼此心裡都清楚。

    來到這天階島之後,林逸本來並不想再招惹更多的情債,這樣對他那些紅顏知己來說實在是不公平,只可惜他在其他方面都是遊刃有餘的天才。卻唯獨在感情這方面,實在是遲鈍得令人不知道說什麼好。

    每一次都是後知後覺,每一次都是人家女孩子主動,而林逸本身卻又是一個極爲心軟之人,想要讓他拉下臉來當面拒絕,那簡直比登天還難,尤其像眼下這個,人家霍雨蝶爲了他連性命和名節都不要了,他還能說什麼?!

    又是感動又是無奈,林逸只能在心中默默告訴自己。這次無論如何都絕不能辜負了霍雨蝶,人家女孩子爲他做到這一步,他一個大男人若還猶豫退縮。那就太說不過去了。

    至於眼下,林逸當務之急要做的事情就只有一件,那就是努力恢復。

    雖然說衆多試煉者都已經離開,但畢竟還有刀疤臉那些人存在,只憑霍雨蝶一個人是無法在這試煉之地站穩腳跟的,他必須早日恢復才行,這樣才能高枕無憂。

    西島,島主行宮,偏廳書房之內兩女相對而坐。正是西島島主寧尚菱和東洲晨驕學院副院長柳子玉。

    書房和閨房一樣,都是寧尚菱的私人場所。一般外人是不能進來的,不過柳子玉和她是幼時就相識的好朋友。雖然實力有差距,但卻不是外人。

    “尚菱,你可知道那個林逸到底是何方人物?”柳子玉一臉奇怪的問道,她實在是想象不出來,自己的寶貝徒兒竟然會爲了一個陌生男子而主動留在裡面,此時此刻心中莫名感覺有些空落落的,就好像心頭肉被人搶走了一樣。

    “呵呵,這林逸確實是一個十分難得的人才,五大天階島最近崛起的年輕一輩之中,此子算得上是難得的翹楚。”寧尚菱笑了笑,坦誠道:“不瞞子玉你說,我其實頗爲看好此子,他可是我看中的菲菲夫婿候選人之一。”

    “此子當真這麼出名?”柳子玉聞言頓時面露驚訝之色。

    寧尚菱是什麼人?那可是西島島主,放眼五大天階島都屈指可數的頂級存在!

    以她的層次和地位,一般所謂的超級天才都根本入不了她的法眼,哪怕像東洲學院這等天才雲集之地,能夠讓寧尚菱記住名字的年輕弟子那也是寥寥無幾,更別說從她口中得到如此之高的評價了。

    至少就柳子玉所知道的來說,自己這個老朋友可從來沒有這麼評價過一個年輕人,能夠讓她列爲自己女兒的夫婿候選人,這就相當於未來西島的半個繼承人啊,這個林逸真有如此了得?

    “倒也不能算是出名,真要論名氣的話,他其實遠遠比不上中島和你們東洲的那幾個,可是你若仔細瞭解過他的所作所爲,就會知道此子的不凡了。”寧尚菱頗有些感慨,見柳子玉似乎不太相信,便笑着舉例道:“你也知道西山邪派是我西島的心腹大患,這些年我花了很多人手和精力在監視着他們的一舉一動,其中有個西山老宗,你還有印象吧?”

    “當然,手下敗將!”柳子玉冷笑了一聲,她是天然站在西島這邊的可靠盟友,但凡西山邪派想要挑事,她都會第一時間趕過來助拳,沒少和西山邪派的一衆頂級高手照面,其中就有西山老宗這個排名第二的邪修巨頭。

    “對你來說自然是手下敗將,不過這老賊的實力即便在開山期這個層次,他也算是少有的棘手存在。”寧尚菱說道。

    “嗯,這老賊確實不弱,上次我還在他手裡吃了個小虧。”柳子玉憤憤道,雖說上次吃虧是被人出其不意打了一個先手,但這西山老宗確實不是善茬,哪怕兩人公平一對一,說實話她也沒有多少能贏的底氣。

    “根據情報,西山老宗從西山邪派出來之後竟去了南洲海域,我本以爲他們會有什麼大動作,卻沒想到這老賊直奔南洲海域竟是爲了殺一個人。”寧尚菱緩緩說道。(第3更,更多消息關注公衆威信22,隨時發佈魚人消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