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殺誰?”柳子玉一愣,能讓西山老宗這種邪修巨頭親自出馬的人物,肯定不是尋常之輩,多半也就只有那些名門大派的頂級高手了。

    “正是林逸。”寧尚菱微微一笑。

    “林逸?”寧尚菱頓時一驚,不由動容道:“真有此事?他怎麼會惹到西山老宗?”

    “原因其實很簡單,他殺了一個名爲巫暴良的邪修,這人乃是西山老宗的親傳弟子,而且還是他的親侄子,所以纔會驚動這個老賊。”寧尚菱解釋道。

    “原來如此,難怪老賊如此跳腳,可是這麼一個開山期邪修巨頭親自追殺,他怎麼還可能活到現在?莫非有什麼高人在護着他不成?”柳子玉不由奇怪道。

    她之前雖沒關注過林逸,但對方既然能參加西島試煉,那說明實力頂多只有元嬰大圓滿而已,這個實力對於絕大數修煉者而言已是極高,可在西山老宗這種層次的邪修面前,跟普通人簡直毫無區別,一個念頭就能將他捏得死死的。

    若是背後沒有高人出手相助,區區一個元嬰期高手能在西山老宗手底下活命,這種事情打死柳子玉也不會信,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還真沒有,南洲海域那種地方你又不是不知道,除了靈獸一族,哪有什麼能夠抗衡西山老宗的高手?”寧尚菱失笑道。

    “這倒也是,靈獸一族避世不出,邪修不邪修的對它們來說也沒有半點關係,不像名門正派會對西山老宗這種老賊人人喊打,如果沒有私仇的話,正常也沒人會主動站出來對付西山老宗。”柳子玉點點頭,隨即來了興趣。好奇道:“可若是這樣的話,林逸是怎麼從西山老宗手裡逃過一劫的?只憑他自己的話不太可能吧?”

    “第一次看到線報的時候,其實我也覺得匪夷所思。可事實就是如此,林逸愣是靠他自己的實力從西山老宗手底下活了下來。”寧尚菱語帶感慨道。

    “這怎麼可能?”柳子玉頓時大驚。到了她們這個層次已經少有事情能令她如此動容失態了,可是區區一個元嬰期高手,竟能憑藉一己之力逃過西山老宗的追殺,這種事情何止是令人震驚,根本就是顛覆世界觀啊!

    “具體過程除了林逸自己和西山老宗之外,恐怕再沒有第三人知道了,不過根據我西島的線報,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林逸之所以能夠逃過這必死的一劫,關鍵在於他逃進了南島內部。”寧尚菱說道。

    “他逃進了南島?難怪西山老宗不敢再追,可是他一個元嬰期竟能從靈獸一族的地盤全身而退,那也前所未有的奇蹟了。”柳子玉由衷感嘆,看了寧尚菱一眼道:“這麼說來此子當真是非同小可,你想收他做乘龍快婿倒也不奇怪,日後真能成長起來的話,比起你那位恐怕都不遑多讓啊。”

    “不錯,我本來確實是這麼想的,只可惜現在看來恐怕是不行了。不過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肥水不流外人田,正好讓給你寶貝徒兒了。”寧尚菱掩嘴笑道。

    “哼!他拐帶我徒兒困守在試煉之地出不來。都還沒有找他好好算賬呢,任他天資再高,我也不會同意蝶兒跟他走的!”柳子玉一臉怒氣的冷哼道。

    “呵呵,子玉你先別把話說得這麼絕,也許等他們兩個從試煉之地出來,連孩子都已經有了……”一向雍容大氣示人的寧尚菱,此刻臉上難得多了幾分促狹玩味。

    “這……”柳子玉頓時臉色一變,猶豫了一下,有些拉不下臉來道:“那也不行!不管怎樣我都不會把蝶兒交給這個不知底細的小子!”

    “呵呵。說起來林逸跟你也是知根知底,算不上什麼不知底細。你還不知道吧,他出自北島三大閣。是咱們的老前輩上官天華看重的弟子哦。”寧尚菱笑着透露道。

    “哦?真的假的?”柳子玉這才終於動容了,之前聽說林逸的牛逼事蹟她雖然震驚,但始終說不上有什麼好感,可是一聽林逸竟然出自上官天華的麾下,這可就完全是兩碼事了。

    無論是她柳子玉還是寧尚菱,跟上官天華之間那都是幾百年的老交情,上官天華雖然是前輩,但是因爲彼此有過一段同師之誼,關係之近不是一兩句話說得清楚的,如果林逸真是上官天華看重的弟子,那她即便心中再怎麼不捨,卻也不可能繼續死咬着不鬆口了。

    “當然是真的,他這次可是上官天華親自點名的北島特使啊,要不然你以爲我爲什麼會考慮他?”寧尚菱搖頭失笑道,想要成爲寧尚菱的夫婿,單單實力強大是不夠的,最重要的是知根知底,這樣才能保證未來西島大局穩定。

    “如果真是這樣……”柳子玉臉色變幻的沉吟了片刻,最終嘆了口氣道:“唉,算了,實在不行我就在這裡等上幾年吧,他既然是上官大哥看重的弟子,跟蝶兒走到一起倒也算是般配,我還真不好多說什麼了。”

    “子玉啊子玉,如果真能得林逸做你的徒婿,這是你的福氣,如果不是早就宣揚出去只有試煉優勝才能做我女婿的話,你以爲我會輕易讓給你啊?竟然還在這裡唉聲嘆氣跟吃了大虧一樣,我真是不知道說什麼好。”寧尚菱哭笑不得道。

    柳子玉有些尷尬的笑了笑,雖然話是這麼說沒錯,可霍雨蝶畢竟是她的心頭肉,從小到大都是當親女兒對待,這回突然發現心頭肉要跟人走了,心裡實在不是滋味,大抵爲人父母的都是這種心態吧。

    兩人正說話間,門外忽然有西島弟子前來稟報,語氣急迫道:“稟報島主,弟子剛纔給試煉者們登記造冊的時候,發現有一個名爲康照明的人,挖了一棵不成熟的雷玄藤,而且是連根挖起!”

    “什麼?豎子敢爾!”寧尚菱聞言頓時臉色大變,雷玄藤那可是戰略性的珍貴資源啊,更是西島試煉的根本所在,若只是正常砍一棵也就罷了,她身爲西島島主還不至於連這點器量都沒有,可是把一棵不成熟的雷玄藤連根挖起,這是正常人能幹的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