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要幹什麼?”霍雨蝶強裝鎮定的皺眉道,心下焦急萬分,由於這是她特意爲林逸找的避風角落,出口就只有一個,卻被刀疤臉這些人堵得死死的,逃都沒法逃,唯一的辦法只能是硬着頭皮將這刀疤臉唬過去。

    “不幹什麼,我就是聽到手下報告說姑娘你還在這裡,所以特地過來看一看,看看有什麼能夠幫忙的地方。”刀疤臉色色的笑道,出於最後那一點忌憚,他並不想直接就來霸王硬上弓,如果能夠讓這小妞識相低頭,那是再好不過了。

    “用不着,奉勸你趕緊這幫人帶走,否則打擾了我的清靜,別怪我跟你不客氣。”霍雨蝶故作強勢的一聲冷哼道。

    “是嗎?原來姑娘想要清靜啊?那敢情好,不過這地方實在是太差勁了,擋不了風也擋不了雨,無論怎麼看好像都跟清靜搭不上關係吧?”刀疤臉捏着下巴嘿嘿笑道。

    霍雨蝶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她不知道這傢伙葫蘆裡賣的什麼藥,敵我實力相差太過懸殊,不到萬不得已的地步,她不能跟對方撕破臉硬拼,只能虛與委蛇。

    “放眼整個試煉之地,要說清靜的地方恐怕也就只有我那兒了,姑娘不嫌棄的話,要不然去我那兒地方住住?”刀疤臉不懷好意的提議道。

    “不用,我住在這裡就挺好,你們走吧。”霍雨蝶當即回絕道。

    “姑娘,俗話說在家靠父母出門靠朋友,咱們也算萍水相逢一場,這就叫緣分,我是真心實意的發出邀請,你這麼說未免太不給面子了吧?”刀疤臉臉色一變道。

    “那你到底想怎麼樣?”霍雨蝶心中一驚,如果對方當場翻臉,今兒可真的懸了。

    “不想怎麼樣,就是想讓姑娘你去我那邊住一陣,順便也好好陪陪我。我覺着咱們之間可以好好培養一下感情。”刀疤臉這才露出了狐狸尾巴,滿臉垂涎的嘿嘿笑道:“畢竟咱們都困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出不去了。日子總還得過下去,你這麼漂亮的一個大美人兒,總不能一直陪着這個半死不活的傢伙守活寡吧,姑娘你說呢?”

    “白日做夢!”霍雨蝶臉色頓時冷若冰霜,虛與委蛇沒問題,但對方把話都說到這地步了,她可忍不了。

    Www▪Tтkǎ n▪c ○

    “喂喂。小妞我奉勸你一句,話最好不要說得這麼絕,只要好好陪我幾天,我保證這裡沒有任何一個人敢動你半根汗毛,這樣對你對我都好,可要是你敬酒不吃吃罰酒嘛,那就別怪老子不憐香惜玉了!”刀疤臉臉上厲色一閃而過。

    “你!”霍雨蝶氣得銀牙直咬,如果不是顧忌着身背後的林逸,她早就動手了。哪怕是死她也絕不可能讓對方得逞。

    “嘿嘿,老子現在對你還是客客氣氣的,你最好接受。否則等到老子不客氣的時候,那就……”刀疤臉一邊說着。一邊淫笑着伸手就要朝霍雨蝶身上摸過來。

    “要是不客氣的話會怎麼樣?”伴隨着淡漠的話音,一隻手忽然抓住了刀疤臉的色爪,無論他怎麼死命都始終紋絲不動。

    看着這隻手的主人,其他衆人頓時齊刷刷倒抽一口冷氣,二話不說直接作鳥獸散,而霍雨蝶則是眼中閃爍着難以置信的光彩,雙手捂着小嘴,激動得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噗通!刀疤臉嚇得雙腿一軟,堂堂一個玄升初期巔峰高手當場就給跪了下來。看他此刻表情簡直被嚇得魂飛魄喪,打死他也想不到。腹部受了如此恐怖重傷的林逸竟然會在這個時候甦醒過來啊!

    而且感覺這身氣息,好像比之前還要變得更強了,這個狠人之前就能隨隨便便一巴掌把他扇飛,現在要是想殺他,那豈不是比捏死一隻螞蟻還要容易?

    他的感覺還真沒有錯,正所謂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林逸昏迷了這麼多天之後,實力境界不知不覺中已然攀升至元嬰中期,此時剛剛甦醒,力量還未能完全掌握,所以纔會被刀疤臉感覺出來。

    “你還沒有回答我呢,如果不客氣的話會怎麼樣?”林逸看着戰戰兢兢跪在跟前的刀疤臉,語氣之中帶着淡淡的殺意。

    “不……不……不怎麼樣……我就是嘴賤……”刀疤臉一邊說着,一邊狠狠給了自己兩個大嘴巴,哭喪着臉哀求道:“前輩饒命啊,我真的就是嘴賤,真沒有別的意思……”

    “那你來這裡幹什麼?”林逸不置可否的撇嘴道。

    “呃……我來給前輩您踐行啊,對對,我估摸着前輩您也快要在這裡呆膩了,所以來給您送別……”刀疤臉靈機一動道。

    “是嗎?那我剛纔怎麼隱約聽說,你好像是想讓她陪你睡覺啊?”林逸身上的殺機越發濃郁了起來。

    “不不,這個真是天大的誤會啊!”刀疤臉頓時都給嚇尿了,生怕下一刻就被林逸給摁死,連忙急中生智道:“前輩,我真沒說睡覺啊,我是說讓您這位夫人跟我回去選點好東西,作爲我給您的送別禮,也算是在下一點小小的心意……”

    “真的嗎?”林逸轉頭看向霍雨蝶,拉起她的手促狹的眨了眨眼睛。

    霍雨蝶此刻還沉浸在突如其來的驚喜之中,感覺到被林逸拉住手才猛然反應過來,俏臉頓時漲得通紅,兩頰就跟火燒雲一般,都已經紅到耳朵根了。

    剛纔這番話她一句都沒聽清,倒是聽到了“夫人”這個敏感的字眼,見林逸竟絲毫沒有出言糾正的意思,尤其還主動來拉自己的手,這是不是就意味着他默認了啊?

    可是人家都還沒準備好呢,這個進展會不會太快了,回去師尊那邊應該怎麼交代啊?

    霍雨蝶這邊滿腦子的胡思亂想,直到林逸問第二遍才勉強回過神來,領會到林逸的意思之後,歪了歪腦袋道:“好像是吧,那我們要不然去選一些?”

    “也好,畢竟盛情難卻嘛。”林逸好笑的瞥了一眼刀疤臉,淡淡道:“還不趕緊帶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