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如果沒有特殊招式,一般修煉者在外面還真是攻擊不到。

    不過,這點障礙自然是難不住林逸的,若是一心只想攻擊到裡面這個陣眼的話,他至少有不下五種辦法,只是眼下要求使用最強武技,林逸毫無疑問選擇了五行殺氣。

    一聲攝人心魄的低沉龍吟,一道五行殺氣隨之從林逸手掌心奔涌而出,雖然速度極爲迅猛霸道,但給人感覺又似真的蛟龍一般飄忽遊弋,只要林逸心念一動,隨時都能輕輕鬆鬆改變方向。

    不出意外,五行殺氣毫無懸念的轟然正中傳送陣眼,隨即在霍雨蝶無比驚詫的目光下,整個傳送陣豁然煥發出一陣刺眼的白光,竟是真的啓動了!

    眼看着霍雨蝶的身形消失在傳送陣之中,林逸頓時心中大定,剛纔這一下他只不過用了五成真氣而已,就能夠順利送走霍雨蝶,可見自己所設想的這個理論即便不是全對,那也應該是**不離十了。

    之前猜測的一點不錯,西島官方之所以明言一個月就是傳送極限,那是因爲元嬰大圓滿高手的攻擊極限就只能到這一步,可是林逸不一樣,他如今的真正實力早已可以媲美實打實的玄升期高手了,武技威力遠非其他一般的元嬰大圓滿高手可比。

    不僅如此,林逸明面上↖t卻又只是一個元嬰中期高手而已,他所催發出來的真氣,也是實打實的元嬰期真氣,只不過威力大得驚人罷了,所以本身並不受傳送陣的等級限制。

    若不然換成玄升期高手,一道玄升期真氣打過去,傳送陣也許根本就承受不了,自然沒辦法像林逸這樣送人出去。

    或許這纔是真正的訣竅所在,這就好像渡輪一樣,想要橫穿風高浪急的百里大江。必須要有足夠強勁的動力才行,否則根本就到不了對岸,但同時船客卻又不能超過渡輪本身的載重,要不然別說渡江,連上船的資格都沒有。

    一般的元嬰大圓滿高手提供不了這麼強勁的動力,而至於玄升期高手雖有這個力量,但本身體重卻嚴重超標,無法上船,也就是林逸這個怪胎,元嬰期高手的體重卻有着玄升期高手的力量。這才能強渡成功。

    沒有猶豫,林逸當即走近傳送陣之中,又是一道五行殺氣開啓傳送。

    時至下午,經歷了備受煎熬度日如年的等待之後,康照明和徐靈衝總算有驚無險,成功等到了最後公佈試煉結果的這一刻。

    行宮偏院之內,一衆評委和試煉者再度聚在一起,當看着寧尚菱帶着寧雪菲重新出現在衆人眼前之後,康照明嘴角頓時咧了起來。看着寧雪菲不住的狂咽口水,從現在開始,這小美人兒從此就要屬於自己了!

    看到康照明這副毫不掩飾的豬哥表情,寧雪菲忍不住就是一陣噁心反胃。無助的看向前面寧尚菱,希望母親能夠幫自己解決掉這個無恥混蛋,只可惜,面對自己女兒的求助寧尚菱卻是毫無反應。

    身爲西島之主。這種場合她再心疼寧雪菲,那也不可能當衆有任何表示,事實上即便她安排了什麼後手。也絕無可能讓寧雪菲知道,這些骯髒的事情由她這個母親揹負就足夠了,現在還沒輪到要寧雪菲來挑大樑的時候。

    殊不知,寧尚菱眼中這個天真善良的女兒,此刻其實已經在心中暗暗發狠,如果今天真讓康照明這個無恥混蛋得逞的話,那她就效法當初上官嵐兒的小卷卷熊,找個機會把康照明也給咔嚓了,讓他和徐靈衝兩個同病相憐去!

    康照明對此卻是渾然不覺,仍然還沉浸在從此統御西島後宮的美夢之中不可自拔,如果不是旁邊有徐靈衝不時提醒,他這個人都快笑成傻子了。

    “感謝諸位評委,所有試煉者的成果都已經衡量出準確價值,相信足夠公正客觀,本島主這就公佈最後結果。”寧尚菱掃了全場一眼,緩緩開口道宣佈道。

    話音未落,全場所有人的目光已經自發聚焦到了康照明身上,誰都知道這傢伙必然是笑到最後的獲勝者,這一點根本毫無疑問了。

    然而就在此時,旁邊不遠處的傳送陣方向忽然傳來一陣喧譁聲,衆人紛紛聞聲看去,卻發現傳送陣出口不知何時豁然多出了兩個人,一瞬間,全場所有人都傻了。

    “咦?大家都在啊,這麼看來我們好像並沒有遲到嘛,真是幸運!”衆目睽睽之下,林逸微微一笑朝衆人走了過來,霍雨蝶則帶着淺淺的笑意跟在他身後。

    這次拖了半個月之久,林逸本以爲結果早就已經塵埃落定,事情處理起來多少會有些棘手呢,卻沒想到寧尚菱同樣拖延了足足半個月,正好讓他和霍雨蝶給趕上,這也真算得上是無巧不成書了。

    “林逸!”寧雪菲頓時眼睛大亮,而陪在她身邊的韓靜靜和上官嵐兒,則早已一邊喊着林逸哥哥和小師弟,一邊歡呼雀躍的衝了過來,若非有母親在身前擋着,寧雪菲估計衝得比她倆還快呢,不過現在卻只能遠遠的拼命招手了。

    林逸笑呵呵的迴應着諸女,而他身後的霍雨蝶,則是迫不及待的跑到了柳子玉身邊,柳子玉這陣子可沒少替她提心吊膽,整個人明顯都變得有些憔悴了,看着讓她心疼。

    “凌兄!你果然沒事!我就知道你不會這麼容易死的!”一旁齊文翰哈哈大笑,帶着夏落落一起迎了上來,給了林逸狠狠一個熊抱,這半個月他可是真的提心吊膽,每天食不知味夜不能寐,整個人都生生瘦了一圈,連原本陽剛的氣質也都有點虛浮了。

    “呵呵,不好意思讓你們擔心了。”林逸心中感動,不是真正過命的好兄弟又豈會爲了自己擔心成這副樣子,齊文翰這個兄弟果然沒有白交啊。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你是怎麼出來的?”康照明此刻完全就是一副見鬼的表情,難以置信的連連搖頭,當衆質疑道:“難道西島專門給你開後門了不成?不是說過了一個月之後就出不來了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