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任重遠幾人不禁暗暗後悔,當初要是不跟這小子分道揚鑣就好了,說不定雷玄藤就不會落到這小子頭上,而會被他們幾個收入囊中,要知道他們三個千辛萬苦得到的長生根,和雷玄藤一比簡直就是地攤貨啊。

    不過現在後悔也沒用了,他們這時候除了流口水,其他什麼也做不了。

    好在,林逸這小子既然鐵定第一,那就意味着馬上要成爲寧尚菱的乘龍快婿,一旦成爲西島駙馬之後,那肯定就和霍雨蝶沒有關係了,這是任重遠唯一的一點自我安慰。

    然而,此刻站在他身後的兩個小弟,李玉州和孫寶路二人看到這一幕卻是欲言又止!

    之前霍雨蝶沒有出來,說一句生死不明都不爲過,所以他倆也就覺着沒必要給任重遠添堵,於是就沒說他們之前在試煉之地看到的那件事兒。

    但是現在,不僅霍雨蝶出來了,就連她這個野男人也跟着一起出來了,那他們倆可就必須要告訴給任重遠知道了,否則這事兒要是拖到以後再曝光,讓任重遠發現因爲他們倆隱瞞不報的緣故而平白戴了這麼久的綠帽子,那非得當場發飆不可,他們倆可承-∮受不起任重遠的滔天怒火。

    “那個……任哥,有件事兒我們倆得跟您說一聲,您聽了千萬可要挺住啊。”李玉州小心翼翼的說道。

    “什麼事兒?”任重遠回頭看了一眼他倆這欲言又止的樣子,不禁皺起了眉頭:“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呃,那行,任哥你千萬要挺住啊。”李玉州小聲嘀咕了一句,隨即給孫寶路使了一個眼色,示意他來開口。

    “任哥,其實霍雨蝶已經跟那個叫林逸的勾搭到一起去了。我們倆之前在試煉之地,親眼看到她和林逸光天化日搞野合,這是一對不折不扣的狗男女啊……”孫寶路直言道。

    “你特麼在胡說八道些什麼!”任重遠二話不說一個巴掌就扇了過來,愣是把孫寶路扇得連轉三圈,眼冒金星差點沒給扇昏過去。

    不是任重遠不信他們,而是這事兒根本就沒有可能,霍雨蝶是誰,那可是東洲晨驕雙嬌之一,冰山雪蓮的清純玉女,怎麼可能隨便就跟一個男人勾搭到一起去。還特麼搞野合?這小子精蟲上腦做夢呢吧!

    “真不是胡說啊,我們給拍了照的,還不趕緊拿出來給任哥看!”孫寶路一手捂着高高腫起來的嘴巴,一邊可憐兮兮的看着任重遠,一邊連忙催促李玉州拿出證據。

    在任重遠一副要殺人的目光逼視下,李玉州忙不迭拿出了數碼相機,搗鼓了一陣後找到當時拍下的照片,小心翼翼的遞給了任重遠。

    任重遠接過來一看,頓時整個人都給驚呆了。雖說這照片拍得並不是特別清楚,但卻足以分辨出上面兩位主人公,這上面躺着的不是霍雨蝶又是誰!

    看着照片上兩人這奔放的體位,眼睜睜看着自己的女神竟然真的跟人野合。任重遠整顆心都拔涼拔涼的,一瞬間萬念俱灰,甚至連去死的心都有了。

    “喲,沒想到這位霍大小姐看着冰清玉潔。沒想到還挺放得開嘛,可惜了啊!”旁邊易笑天湊過來看了一眼,忍不住嚥了咽口水。他對霍雨蝶可也是垂涎好久了。

    “嘖嘖,我早就說她是個了,任師兄你以前還不相信,現在眼見爲實了吧!”姚嘉麗則不失時機的風言風語道,一直以來霍雨蝶在他們面前都是高高在上,一副不食人間煙火的女神姿態,現在總算給她打回原形了,壓根就是一個不知羞恥的浪蕩啊!

    “賤人!賤人!賤人!”任重遠氣得頭頂都冒青煙了,咬牙切齒看着林逸和霍雨蝶這對狗男女,此刻他滿腦子就只想兩件事,乾死林逸,然後把霍雨蝶這個賤貨先j後殺!

    只可惜,這裡是西島地盤,而且還是衆目睽睽之下的行宮偏院,他任重遠火氣再大也只能先憋回去,否則稍有一動,第一個倒黴的就是他自己。

    “任哥你先別急,出氣這種事兒不一定要打打殺殺,我有個辦法可以讓這對狗男女當衆下不來臺,讓任哥您一解心頭之恨!”李玉州轉着眼珠子獻策道。

    “你真的有辦法?”任重遠眼睛雖然還是噴火,但總算還有幾分理智,聞言扭頭看了他一眼。

    李玉州連連點頭,小聲附耳說了一遍,聽得任重遠連連點頭,滿臉怨毒道:“好,就照你說的辦,今天先讓大家好好看看這對狗男女的真面目,之後我再找機會弄死他們!”

    幾人說話間,寧尚菱這邊已經開始當衆宣佈結果,雖然說毫無懸念,但過場還是要走:“諸位,經過一衆評委的交叉評定,本島主正式宣佈此次西島試煉的最終獲勝者,乃是來自北島的林逸!”

    全場並沒有什麼歡呼喧譁聲,只是所有人看向林逸的目光都充滿了豔羨,尤其康照明更是帶着無比的惡毒,既然西島試煉獲勝,那麼接下來就該宣佈更加重要的重頭戲了。

    “按照之前生日宴定下的規矩,此次西島試煉的獲勝者,便可成爲我女兒的未來夫婿,林逸,你可願意嗎?”寧尚菱的目光落在了林逸身上,目光之中多了幾分不易察覺的欣喜,畢竟這可是她早就看好的人選,說一句人中龍鳳毫不爲過,更難得他與自己女兒本來就有感情基礎,兩人可以說是天作之合。

    林逸看了一眼嬌羞欲滴的寧雪菲,一時間心緒有些紛亂,回答了這個問題就意味這他將從此與寧雪菲定下名分,對於其他那些苦苦等待他的紅顏知己來說,未免太過不公平。

    無論從感情還是羈絆來說,她們之中任何一個都要遠遠在寧雪菲之上,要說定下名分,她們纔是應該排在最前面的,林逸自覺欠她們的實在太多太多,這些情債或許用一輩子都還不完。

    不過事急從權,林逸這種時候絕無可能臨場退縮,衆目睽睽之下當即鄭重點頭道:“我願意。”(校花手遊1的玩家,魚人已經和遊戲公司建議,在最新校花3d中,對老玩家進行充值返還獎勵,將根據1中的充值比例,在3d中發放獎勵,更多請關注公衆威信yuren22)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