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當衆污衊霍雨蝶和林逸,前者是柳子玉的寶貝徒兒,後者是寧雪菲的準未婚夫,一旦定罪後果可想而知,他們兩個就算僥倖不死,那也必然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說不定從此連東洲都回不去了。

    眼看着事情就要塵埃落定,這時康照明忽然跳了出來,精神振奮的大聲道:“照片是不是真的,我最有發言權了!我也是從世俗界上來的,只要把相機拿來給我看看有沒有p圖功能,事情真相就能水落石出了!”

    一時間衆人頓時又露出了看好戲的表情,康照明的企圖顯而易見,只要能把林逸給搞下去,那麼按照此次試煉成績,毫無疑問他就是最大受益者,所以他纔會這麼積極。

    事情突然出了這麼一個變數,林逸心下頓時暗道不好,他當然知道那兩人的照片並不是p出來的,尤其對方那相機就是一架單反,壓根就沒有所謂的p圖功能,他剛纔這麼說純粹就是糊弄這倆傻泡而已,想要騙過康照明這個世俗界來人,顯然是不可能的。

    果不其然,康照明接過相機一看就開始侃侃而談,對着在場衆人各種擺事實講道理,那叫一個專業透徹,其實他早就已經看準了,要不然根本不會這麼輕易跳出來。

    只可惜在場衆人都是天階島土著,就算再是人︽et中龍鳳,再聰明睿智,沒有科學常識就是無解的硬傷,而康照明嘴裡雖然時不時蹦出幾個看似深奧的專業詞彙,但對解釋這事兒一點幫助都沒有,反而越發讓人聽得一頭霧水,不明所以的相視搖頭。

    康照明自己就是一個半吊子,靠着一張嘴想要解釋清楚這件事兒,本就十分不易了,尤其中途林逸隨便一打岔。他更是得絞盡腦汁的噎上半天,嘰裡呱啦說了半天,說到口乾舌燥也沒能真正讓人信服。

    最終的結果,也就是讓在場衆人不至於完全一邊倒,保持將信將疑罷了,雖說還是給林逸添了不小麻煩,但也終究沒能如他所願直接就把林逸給拿下,結果只能算是差強人意。

    好好一個試煉閉幕式,愣是被搞成了科技辯論會,這事態發展得實在是令人措手不及。真心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寧尚菱倒是有心結束這場鬧劇,可是她又不得不顧慮到林逸和霍雨蝶的聲譽,冒然中止那必然會被人說閒話的,之後再怎麼解釋補救都沒用了。

    所以,包括寧尚菱在內的一衆人,都只能耐着性子繼續聽下去,什麼時候能得出一個讓衆人信服的結論,什麼時候這場扯皮才能結束。

    這一切。霍雨蝶也是聽得雲裡霧裡,但是林逸的意圖她已經想明白了,不由悄悄鬆了口氣,既然不用說出這個多少有些尷尬的真相。那自然是再好不過了。

    眼見衆人都聽得有些不耐煩了,康照明的解釋越來越不管用,霍雨蝶這纔不失時機的站了出來,神色淡然道:“寧島主。不要聽那凱子亂說,之前試煉過程中林逸就是被他打傷的,他跟我們有大仇。所以纔會想盡辦法惡意抹黑,其心可誅!”

    “哦?林逸是被他傷的?”寧尚菱一雙明媚的鳳眼頓時微微眯了起來,即便霍雨蝶沒有細說,結合之前所得到的信息和兩人的種種反應,以她的睿智也能大致推斷出事情經過。

    林逸和康照明多半是爲了雷玄藤纔打起來的,結果顯而易見是兩敗俱傷,雖說兩人都得了一棵雷玄藤,但以寧尚菱的立場顯然是站在林逸一邊,康照明這種不守規矩的無恥之徒,當真該死。

    “那這麼說,他說的就都是假的嘍,難怪神神叨叨半天說不清楚!”柳子玉神色不善的盯着場中康照明道,這種機會,她當然是要幫着自己徒兒。

    “不錯,其實這事兒根本不用這麼複雜,弟子的守宮砂還在,這就是最有力的證據,那凱子說了這麼多亂七八糟的東西,根本就是想攪亂大家的視線好渾水摸魚,卑鄙小人,居心不良!”霍雨蝶冷哼道。

    “蝶兒,此話當真?”柳子玉聞言頓時一喜,同寧尚菱對視了一眼,兩人當即讓霍雨蝶挽起袖子,手臂上面的守宮砂完好無損!

    這下衆人終於再無半點疑問了,跟照片這種來回扯皮的僞證不同,守宮砂纔是實實在在的鐵證,這就證明霍雨蝶根本沒有破身,至於和林逸光天化日苟合什麼的,那自然是子虛烏有的事情了。

    寧尚菱威嚴的目光掃遍全場,最終落在了康照明身上,語氣平靜道:“那個叫什麼來的,康凱子是吧?告訴你,在我們西島誣告別人那是重罪,處罰之重不是常人能夠想象的,你還要繼續爭辯下去麼?”

    “這……”康照明頓時無語,麻痹的這都什麼名字啊,我什麼時候變成康凱子了?!

    不過他現在也看出來了,自己再說下去非但白白浪費口水,說不定還會惹火燒身,只能悻悻的選擇了閉嘴。

    康照明見勢不妙可以抽身而退,但身爲始作俑者的李玉州和孫寶路二人,這下可是真的騎虎難下了,要說誣告,康照明頂多只是個湊熱鬧,他們倆纔是真正的始作俑者!

    “至於你們兩個,念在你們是東洲學院弟子的份上,本島主不便懲戒,就交由柳副院長回去處置吧,別掃了大家的雅興。”寧尚菱淡淡說道。

    “好。”柳子玉點點頭,面帶寒意的掃了兩人一眼,當場撇下一句:“回去再好好收拾你們。”

    一句話嚇得李玉州和孫寶路毛骨悚然,完蛋了,這回真的完蛋了!這下子徹底坐實了誣告之罪,而且還落到了人家師父手裡,那還能有什麼好下場麼?

    如果不是周圍這麼多人看着,兩人這會兒連逃跑的心都有了,只不過四面八方都是西島高手,別說是在這島主行宮,就算出去了也沒法逃啊,人家一句話就能把他們倆給輕鬆逮回來,到時候死得更慘。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