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當然這也是因爲霍雨蝶她們住得比較偏的緣故,否則若是像寧雪菲住所這樣的核心地帶,別說他區區一個元嬰大圓滿,就算玄升大圓滿高手也別想靠近半步。≤,

    成功潛入霍雨蝶所在的院子,避過一些下人的耳目之後,任重遠很快就找到了霍雨蝶的房間,這個地方他並不陌生,之前藉着拜見柳子玉的由頭他曾來過一次,霍雨蝶的房間可是他夢寐以求的目標,夢中沒少來這裡呢。

    稍微整理了一下激動的心情,任重遠二話不說直接推門而入,名義上是想給霍雨蝶一個驚喜,其實他心中想得更多的,卻是最好能借此機會看到一些平時看不到的美妙畫面,比如洗澡啊,比如換衣服啊……

    門一開,任重遠腦袋隨即探了進來,眼睛滴溜溜的到處搜索,滿腦子都是霍雨蝶衣衫輕薄的旖旎幻想,然而眼前看到的人卻令他大吃一驚,此刻坐在房中的並不是霍雨蝶,而竟是柳子玉!

    此時柳子玉正在房中研究雷玄藤,倒不是貪圖徒兒的東西,對於她這個層次的存在而言,雷玄藤已經沒什麼用處了。

    她此刻研究這個純粹是爲了霍雨蝶,畢竟雷玄藤是煉製雷玄丹的主材料,成色好壞關係極大,而且成熟與否直接關係到其他材料的選擇,霍雨蝶自己懵懵懂懂,這些事情只能由她這個亦師亦母的師尊代爲操心了。

    霍雨蝶這幾天都跟寧雪菲她們待在一起,柳子玉萬萬沒想到竟會有人突然推門,而且來人竟還不是霍雨蝶,一驚之下,桌上的雷玄藤根本來不及收回,頓時就被任重遠看了個真真切切。

    以柳子玉的實力,任重遠原本根本不可能逃過她的感知,只是這裡是島主行宮。防衛之森嚴周密無須贅述,正常人都不會想到這地方竟會有人偷偷摸進來,何況出於對那些西島老前輩最起碼的尊敬,柳子玉都不會輕易在這裡施展神識。

    而且院中走廊時不時就有下人走過,有腳步聲之類的動靜是很正常的事情,這更加令柳子玉放鬆了警惕,哪裡想得到竟有人敢不敲門直接進來?!

    “啊!”任重遠同樣大吃一驚,他可是偷偷摸摸來給霍雨蝶一個驚喜的,哪知道竟會在這個房間和柳子玉照面!

    這種感覺就像偷偷摸摸潛入心上人房間,結果一開燈卻發現是心上人她媽。一瞬間心臟拔涼拔涼,整個人都不好了……

    不過任重遠此刻卻沒有多少尷尬,因爲他看到了桌上的雷玄藤,他怎麼也沒想到柳子玉竟然也有雷玄藤!!!

    之前見到林逸拿出雷玄藤,任重遠那可是羨慕嫉妒得眼珠子都掉出來了,他可是元嬰大圓滿,乃是天底下最迫切想要得到雷玄藤的那撥人啊!

    如果林逸不是一飛沖天成了西島駙馬,任重遠幾個絕對不會放過這塊肥肉,必然會想盡辦法將他手中的雷玄藤弄到手。但是現在不可能了,在西島地盤搶西島駙馬的東西,借他們一萬個膽子也絕不敢這麼幹。

    可是,霍雨蝶居然也有雷玄藤。難道是林逸分給她的?!

    雖然是柳子玉拿在手裡,但這裡是霍雨蝶的房間,而且雷玄藤對柳子玉沒用,任重遠一下子就猜到了真相。心中頓時生出一股滔天醋意,隱隱覺得李玉州和孫寶路那張照片莫非另有蹊蹺?

    不過現在不是追究這個的時候,雙方僵持了片刻。任重遠忽然眼珠子一轉,非但沒有退走,反而閃身走了進來,甚至還反手關上了門!

    “你還不出去?私闖別人房間,而且這還是島主行宮,你當真不怕死?”柳子玉眼睛頓時眯了起來,如果換成霍雨蝶見到任重遠這個動作,那心裡真會抖一抖,也許還會以爲對方獸性大發呢,只可惜她是柳子玉,任重遠這個元嬰大圓滿在她眼裡,也就是隻強壯點的螻蟻罷了。

    “哈哈,柳副院長您先別生氣,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這應該就是雷玄藤吧?”任重遠明知故問道。

    “知道還問?!”柳子玉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李玉州二人和任重遠的關係她多少有點耳聞,所以她如今對這傢伙印象極差,面無表情道:“你有事情?”

    “雷玄丹乃是七品丹藥,只有七品煉丹師纔有能力煉製,不過放眼我們東洲這些黃階學院,七品煉丹師也就只有那麼區區幾個……”任重遠故意頓了頓,看着對方變幻的表情道:“我想,柳副院長這下應該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柳子玉聞言皺了皺眉頭,這正是她這幾天來最大的心事,雷玄藤雖好,可是如果不能煉製成雷玄丹,那就一點用處都沒有。

    本來她們晨驕學院是有一個七品煉丹師坐鎮的,只可惜兩年前出了一樁煉丹事故,這位七品煉丹師受了極重的反噬,從那之後就一直在閉關療養,如今坐鎮晨驕學院最高級別的煉丹師就只有六品,所以想要煉製雷玄丹也是一個不小的麻煩事!

    但是任重遠的父親,乃是翔雲學院的首席煉丹師,七品修爲!這可是黃階煉丹師的頂級層次了,距離傳說中的玄階煉丹師,僅有一步之遙!

    “你的意思是,你能幫我煉丹?”柳子玉看了任重遠一眼,七品煉丹師不是那麼容易能夠請動的,如果沒有足夠的交情,即便以她的身份也很難請動一個七品煉丹師,不過任重遠顯然有這個能力。

    “七品丹藥很難煉製,稍有不慎就會出現反噬,這一點柳副院長您應該很清楚!”任重遠笑了笑,以一副行家的口吻道:“而據我所知在七品丹藥之中,尤其以煉製雷玄丹的風險最大,雷玄藤上面可是天然帶着雷電的,一個弄不好就是炸爐,後果不堪設想,一般的七品煉丹師可不願意接這種要命的活,呵呵。”

    柳子玉臉色微沉,這種事情她當然知道,她們晨驕學院的那位七品煉丹師就是因爲這個才受到反噬,說實在的,她還真沒有半點把握讓一個陌生七品煉丹師幫忙煉製雷玄丹,要不然這幾天也不用爲此頭疼了。(校花網劇點擊破三億,登頂全網網絡劇日播放第一名!沒看的讀者們可以去看看,更多請關注魚人公衆威信號玉ren22)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