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有什麼條件?”柳子玉沉聲問道,她可不覺得對方會毫無條件的來獻殷勤,就算任重遠自己肯,他父親都未必肯。

    “柳副院長您也知道,在下已經愛慕雨蝶師妹很久了,而且以我們兩個的條件,可以說門當戶對天作之合,您爲何不乾脆成人之美呢?”任重遠終於露出了狐狸尾巴。

    “這……”柳子玉頓時陷入了沉吟。

    見對方猶豫,任重遠眼珠子轉了轉,趕緊趁熱打鐵下猛藥道:“按照規矩,正常任何一位七品煉丹師接到煉丹委託,最後都只需要支付一枚成丹即可,如果全廢則是一枚都沒有,不過以我父親的手段,這些雷玄藤足可煉成四枚雷玄丹!而我,可以答應還給您兩枚,這個條件應該足夠優渥了吧?”

    這一下柳子玉頓時動容了,如此條件已經不僅僅是優渥,而根本就是僅此一家別無分號了,即便是她晨驕學院的那位七品煉丹師,都不可能保證給出兩枚雷玄丹,如果不是至愛親朋,任何一位七品煉丹師都不可能開出這樣的條件。

    天資再高潛力再好,衝擊玄升也很難一次性確保成功,霍雨蝶也不例外,但若手中握有兩枚雷玄丹,有了雙重保險之後,那底氣可就完全不一樣了。

    看着柳子玉此刻的表情,任重遠頓時笑了,財帛動人心這話果然是無往不利,就連對方這種巨頭大佬都不能免俗。

    “至於剩下的那兩枚雷玄丹,自然是我和雨蝶師妹一人一枚。柳副院長您覺得如何?”任重遠繼續不惜血本重金利誘道。

    “什麼?!”柳子玉頓時又是一驚,表情有些難以置信的看着任重遠道:“你的意思是,我這兩枚雷玄丹還不算是給蝶兒的?”

    “哈哈,那是自然,只要您答應了這事兒,那麼雨蝶師妹就已經是我的雙修道侶了,她的丹藥怎麼能夠勞駕柳副院長您呢?”任重遠財大氣粗的拍着胸脯大笑道。

    深深看了任重遠一眼,柳子玉不禁陷入了沉默。說實在話,聽了這番條件她確實是動心了,畢竟這樣的條件除了任重遠這種七品煉丹師的親兒子之外,再也沒有其他任何人能夠開得出來了。

    這事兒由不得她不不動心,否則如果回去之後找不到人幫忙煉丹,即便雷玄藤價值再珍貴那也派不上用場,反而一旦時間拖得久了。等到上面密佈的電弧慢慢消散。乃至最終徹底消失殆盡的話,那就會失去效果,成爲一堆徹頭徹尾的廢物。

    爲了這件事,柳子玉幾天來日不能食夜不能寐,她甚至都有認真考慮過,要不要拉下自己這張老臉去求寧尚菱幫忙!

    以西島的龐大勢力,當然不至於連一個七品煉丹師都找不出來,而且以她和寧尚菱的過命交情應該不至於被拒。不過仔細想想,這似乎不太現實,因爲這是原則問題,不是區區個人感情就能夠左右的。

    寧尚菱雖然身爲西島之主,一句話就可以決定整個西島的命運,這點小事兒更是不在話下,但除非萬不得已,否則她是決不能這麼做的,何況西島從來就沒有開過這樣的先例。

    如果這次因爲抹不開面子。寧尚菱一咬牙開了先例,那麼這事兒傳揚出去。其他朋友也來求她幫忙煉丹怎麼辦,她到時候又該怎麼迴應?

    甚至於。若有人仗着交情直接向她索要現成的雷玄丹,那又該怎麼辦?人性一旦貪婪起來就是一個無底洞,這種事情不是沒有可能。

    柳子玉和寧尚菱從來不是利益之交,而是真正交心的好朋友,身爲朋友她當然不能因爲一己之私而置對方於如此尷尬兩難的境地,所以考慮再三,西島這條現成的路子最終還是隻能放棄。

    如此一來,她選擇的餘地可就少之又少了,雖然身爲晨驕學院副院長,但她柳子玉從來就不是一個交遊廣闊之輩,真正的朋友幾乎屈指可數,而能夠在這件事中幫上忙的就更加找不出來了。

    皺眉沉吟了許久,柳子玉最終嘆了口氣,模棱兩可道:“事關重大,這件事我要好好考慮一下,過兩天再給你答覆。”

    “柳副院長,機不可失失不再來,您可要仔細想好了!”任重遠聞言頓時有些不甘,他深知夜長夢多的道理,這種事情最好就是一錘子敲定,不要給霍雨蝶留下任何反應的機會和餘地,直接來個師命難違奉旨成婚,否則時間拖得長了,說不定就會鬧出變數。

    正如對方說的,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柳子玉不禁有些爲難,按照她的想法這事兒肯定靠譜,要不然她也不會這麼認真的考慮了。

    按照任重遠的提議,四枚雷玄丹有三枚都是她們師徒的,而有這三枚雷玄丹足可保送霍雨蝶進入玄升期,這可是夢寐以求的好事,再者,任重遠提出的條件也並不是多麼過分。

    在柳子玉看來,雖說任重遠這人的天賦條件遠遠比不上林逸,但勝在這麼多年來一直對自家蝶兒癡心一片,再加上他的身份背景,倒算得上是一個難得的良配了,即便不比林逸這麼讓人砰然心動,但也絕對差不了多少。

    何況,林逸條件再好那也已經是人家西島的準駙馬了,霍雨蝶跟他在一起註定不會有結果,倒不如趁此機會一刀兩斷。

    “兩天,兩天之後我會給你一個準確的答覆,你先回吧。”柳子玉語氣淡淡道,心動歸心動,但她終究是一方大佬,不可能輕易就被任重遠這種小角色牽着鼻子走,事關自己寶貝徒兒的終身幸福,她是絕不會這麼倉促就做出決定的。

    “好,那就後天!後天這個時候,我會親自過來聆聽柳副院長的答覆,這件事兒無論對您對我,還是對雨蝶師妹來說都絕對是好事,希望後天能夠聽到好消息。”任重遠仍舊心有不甘,但對方的實力和地位擺在那裡,他也着實不敢逼迫太甚,一旦真把柳子玉給逼急了那他可就要悲劇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