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着任重遠推門而出,柳子玉坐在房中長嘆了一口氣,心下暗暗盤算應該怎麼跟霍雨蝶說這件事兒,自己徒兒的心思她當然明白,但是於情於理,這件事兒都必須答應下來,千萬不要鑽牛角尖纔好啊。

    過了一個時辰,外面天色已黑,霍雨蝶這才哼着小曲兒回來,高高興興的推門而入,結果一擡頭就看到柳子玉端坐在屋中。

    “師尊,您在等我啊?”霍雨蝶微微一愣,隨即便腳步雀躍的跑過來抱住了柳子玉的手臂,語帶撒嬌道:“蝶兒這幾天都沒有回來,師尊您不會責怪蝶兒吧?”

    “你這妮子玩心大了啊,自己玩開心了,就把爲師我給拋在腦後了。”柳子玉寵溺的點了一下她的腦門,笑着問道:“怎麼樣?和菲菲她們相處得如何?”

    “很好呀,我們現在可是情同姐妹呢,菲菲、靜靜和嵐兒,一個個都是很善良很可愛的女孩子,比咱們學院那些好太多了。”霍雨蝶皺了皺鼻子道。

    “呵呵,咱們學院的這些女孩子也不是一生下來就喜歡勾心鬥角,她們也都是被環境給逼的,人吶,有些時候不低頭是不行的,要學會順其自然,要學會認命。”柳子玉若有深意的引導道。

    “咦?師尊,大家不都是說修煉的最終目的就是逆天改命麼,爲什麼又要認命呢?”霍雨蝶眨着眼睛問道。

    “逆天改命?”柳子玉搖頭苦笑,唏噓感慨道:“呵呵。一句空口白話而已,這世上哪有什麼真正的逆天改命?萬物蒼生都有難以違抗的命數,而我們這些修煉者雖然突破了本身的壽命限制,那也不過是在順命和逆命之間苟延殘喘罷了,若是真有人能夠逆天,這老天早就塌了,我們又憑什麼活下去?”

    “哦。”霍雨蝶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她沒有柳子玉那樣的閱歷和見識。頂多只能聽懂這番話的字面意思,可是其中真正的含義,卻不是現在的她就能弄得懂的。

    “對了,我還沒有問你,這幾天你應該見過林逸了吧?”柳子玉轉而問道。

    霍雨蝶聞言臉色一下子變得羞紅起來,弱弱的應了一聲,羞澀之餘。臉上卻洋溢着幸福的光彩。這幾日雖然沒有機會和林逸獨處,但能夠待在林逸身邊,同時還有寧雪菲這些閨蜜好友,她仍然由衷覺得前所未有的快樂。

    看着自己徒兒不可自拔的表情,柳子玉不禁有些頭痛,想了想道:“既然已經見過了,那你們之間的事情也該做個了斷,算是了了這樁心事吧。過兩天回去東洲之後,你和他就不會再有什麼交集了。”

    “啊?!”霍雨蝶原本還沉浸在喜悅之中,這下頓時有如一盆冰水當頭澆下,愣愣的看着自家師尊不知該作何反應。

    “蝶兒,不要覺得爲師心狠,你和林逸命中註定有緣無分,強求下去不會有好結果的,聽爲師一句話,把他放下吧。”柳子玉嘆了口氣。隨即道:“今天任重遠來了,桌上的雷玄藤被他看到了。他於是想了一個提議,他準確請他父親出馬替咱們煉製雷玄丹。保證可以煉出四枚,其中兩枚給咱們。”

    “他有這麼好心?難道沒有別的條件?”霍雨蝶聞言頓時皺起了眉頭,她雖然不是很懂具體的行情,但也知道這點雷玄藤就能換回兩枚雷玄丹,這簡直就跟白撿的一樣,她可不信天底下會有這麼好的事情。

    “確實有一個條件,他想和蝶兒你成爲道侶。”柳子玉語氣平靜道。

    “什麼?!”霍雨蝶一下子就傻眼了,滿臉不可置信的看着柳子玉,許久才語帶顫音問道:“師尊您……您答應他了?”

    “沒有。”柳子玉搖搖頭,嘆了口氣道:“這是蝶兒你的終身大事,爲師不會這麼不近人情一言而決的,不過,我希望你能答應。”

    霍雨蝶頓時鬆了口氣,愣愣的看着自己師尊道:“爲什麼?”

    “蝶兒,爲師剛纔就已說過了,林逸雖好,但你和他之間註定不會有結果的,與其日後深受其害,還不如趁早放手。”柳子玉頓了頓,憐愛的摟着霍雨蝶道:“衝擊玄升不是小事,這是我們修煉途中一個至關重要的分水嶺,玄升之後纔是大好前途的開始,但若是這時候受到挫折,那麼一輩子也別再想衝關成功,永遠都只能卡在元嬰大圓滿不得寸進,甚至還要不斷退步了。”

    “這些徒兒都知道,可是……”霍雨蝶咬了咬牙,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說,在她看來衝擊玄升固然重要,可是若因此就不能和自己相愛的人在一起,那麼別說玄升,就算直接能夠立地成仙她也不會高興啊。

    “你先別急着拒絕,其實仔細想想,任重遠也是不錯的良配了,不是麼?而且他的條件也很好,不僅答應給咱們兩枚雷玄丹,剩下的那兩枚也會和蝶兒你平分,也就是說四枚之中有三枚都是給咱們的,這一段雷玄藤如果去找別的七品煉丹師幫忙,可未必能夠煉出四枚雷玄丹,更別說直接給咱們三枚了。”柳子玉苦口婆心的勸道。

    霍雨蝶陷入了沉默,她當然知道柳子玉是爲了她好,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替她考慮,若不然又豈會自降身份到去和任重遠這種人討價還價的地步?

    可是,她從來就不喜歡任重遠,以前不喜歡,現在更加不喜歡,就算沒有林逸她也不願意和這種人成爲道侶,更何況如今已是心有所屬?

    心中一萬個不願意,但霍雨蝶不能無視自己師尊的這番良苦用心,在這個師命大於天的世界,柳子玉能夠不擅作主張將她許給任重遠,而是這麼苦口婆心的當面勸導,這本身就已是十分的寵溺了。

    “蝶兒,這事直接關係着你的未來甚至一生,好好考慮一下吧,後天之前給我一個準確的答覆。”柳子玉說完這句話,輕輕拍了拍霍雨蝶的肩膀便出去了。(魚人祝大家週末快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