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裡還有五枚雷玄丹,靜靜、菲菲還有嵐兒你們一人一枚,剩下兩枚我準備留給兩個朋友,你們沒有意見吧?”林逸笑着提議道,他口中的朋友正是齊文翰和夏落落,齊文翰這種自己人當然不能少,而夏落落眼看就要改口叫嫂子了,那自然也不能少她這一份。

    “那你自己呢?豈不是一枚都沒有了?”霍雨蝶不由問道。

    “沒關係啊,我反正有雷玄藤,各種輔助材料也都足夠,需要的話隨時都可以再煉製,按照這次的成果來看,我這些雷玄藤應該足夠煉製出三十二枚雷玄丹了,這還是相對保守的估計。”林逸淡淡一笑。

    “謝謝林逸哥哥!”韓靜靜從林逸手上接過雷玄丹,學着霍雨蝶剛纔的樣子也給了他一個擁抱,她倒是不會因爲這種事情而臉紅尷尬,畢竟這在世俗界都只能算是見面禮了,沒有任何尺度可言。

    先有霍雨蝶,後有韓靜靜,這下輪到寧雪菲也只能紅着臉照做了,她雖跟霍雨蝶一樣的天階島土著,但至少在名義上已是林逸的未婚妻,只是一個擁抱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林逸也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接連享受了三女的軟玉溫香之後,接下來就輪到上官嵐兒了,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促狹的看着她。

    “小師弟,你不會也想我抱你吧?我可是你師姐誒……”上官嵐兒可憐兮兮的看了看林逸道。

    林逸正要說話,結果卻被寧雪菲搶白道:“又不是真正的同門師姐,而且就算真的師姐又怎麼樣,師姐弟成爲道侶的也很多啊,而且嵐兒你早就被他看光過了,還有什麼好扭扭捏捏的啊!”

    “看光?”霍雨蝶聽得一驚,難以置信的看向上官嵐兒,她可真沒想過上官嵐兒和林逸都已經到這一步了。

    “又不是隻有我一個,菲菲你自己不也一樣嘛,你還第一次見面就被小師弟看光呢。比我都還要早呢!”上官嵐兒得意的反擊道。

    “菲菲你也是?”霍雨蝶頓時更暈了,敢情不只是上官嵐兒,連寧雪菲也一樣,她可是西島公主啊……

    “那是意外好不好!”寧雪菲俏臉通紅的辯解了一句。轉頭看向韓靜靜道:“靜靜,你有沒有被林逸看光啊?”

    “當然有啊。”韓靜靜倒是一點都不害羞,落落大方的承認道。

    “噗!”霍雨蝶頓時就噴了,尤其當三女的目光自然而然落到她身上之後,更是羞得俏臉通紅。連忙擺手道:“我……我可沒有……”

    “可是霍姐姐你自己說的啊,小師弟還用嘴給你療過毒呢,就趴在你的裙子底下!”上官嵐兒滿臉的不信,關於那張照片的真相林逸曾專門解釋過,也曾向霍雨蝶本人求證過,所以她們幾個是知情的。

    “那也沒有看光啊……又沒有脫掉衣服的……”霍雨蝶一臉羞澀的否認道。

    不過霍雨蝶一下子就平衡了,原來不是自己被林逸看過呀,相比她們,她的尺度實在是小多了,僅僅看了大腿。她還怕這事情被三女知道了取笑她呢,看來根本是想多了。

    “嘻嘻,那霍姐姐你這一身牛仔服是怎麼換的呀,換衣服的時候林逸哥哥應該能看到吧?”韓靜靜也興致勃勃的加入了進來。

    “不是,這是我洗澡之後換的,他應該看不到啊。”霍雨蝶連連搖頭,然而等看到三女越發玩味的表情之後頓時就知道錯了,這簡直越描越黑!

    林逸看着這一幕哭笑不得,明明只是分配雷玄丹而已,怎麼莫名其妙就給扯到這上面來了。尤其這態勢簡直一發不可收拾,上官嵐兒她們都已經在慫恿霍雨蝶趕緊找個機會讓自己看光了,還說什麼好姐妹要同進同退,真是讓人不知道說什麼好……

    就在霍雨蝶被三女慫恿着脫衣服的時候。而此刻她的房間之中卻坐着柳子玉,看着空空如也的暗箱,臉上憂心忡忡。

    雷玄藤沒了!柳子玉一猜就知道被霍雨蝶給拿走了,但是卻不知道拿走要幹什麼,聯想到昨天霍雨蝶一夜未歸,她心中頓時就生出一些不妙的念頭。

    難道蝶兒拿走雷玄藤要做什麼傻事?莫非她要毀了雷玄藤。就算一無所獲,也不想嫁給任重遠?

    柳子玉越想越着急,霍雨蝶雖然從小都很聽她的話,但是她知道這孩子其實一直很有主見,要不然也不會被人稱爲冰山雪蓮,只不過因爲不想忤逆自己這個師尊,所以才表現得言聽計從罷了,準確的說這是孝心,而不是聽話。

    以前都沒什麼,可是當這份孝心和終身幸福站到了對立面之後,霍雨蝶會怎麼選擇就很難說了,難保她不會做出傻事!

    正當柳子玉心急如焚的時候,外面傳來了霍雨蝶的腳步聲,一邊推門進來,一邊還很開心哼着民謠小調,看到屋中的柳子玉頓時一愣:“師尊。”

    看到霍雨蝶手上空空如也,完全不見那段雷玄藤的影子,柳子玉一顆心瞬間拔涼,沒錯了,蝶兒肯定是把雷玄藤給人了給丟了,她果然是死也不想嫁給任重遠啊!

    此時此刻,柳子玉連腸子都要悔青了,早知如此她就根本不該來逼迫自己徒兒,即便沒有任重遠這項交易,她們手上握着雷玄藤總還有辦法可想,但是現在連雷玄藤都沒了,這下乾脆連辦法都不用想了,想了也只是白想。

    “蝶兒你的雷玄藤呢?你是不是拿去扔掉了?”柳子玉深吸一口氣連忙問道。

    “扔掉?爲什麼要扔掉啊?”霍雨蝶不明所以的搖搖頭,搖着柳子玉的手臂笑道:“雷玄藤我拿去給人了。”

    “給人了?這種東西怎麼能隨便給人,這可關係到蝶兒你的大好前途啊!”柳子玉頓時臉色一變,目光隨之變得嚴厲了起來,任她再寵霍雨蝶,這種原則問題卻是不容犯錯的!

    “哎呀先不說這個了,師尊您快看看這裡面是什麼!”霍雨蝶一邊說着,一邊興奮的從懷中取出一個小盒子遞給柳子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