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聽了這話,齊文翰嘴巴張得老大,半天才趕緊將盒子收回去,看怪物一樣上上下下看着林逸道:“凌兄,你確定你不是那傳說中丹神章力鉅轉世麼,我覺得你有必要好好調查一下自己的前世,認真的!”

    “那我是不是還得下地府去和閻王爺聊一聊啊?”林逸無語的翻了一記白眼。

    “也可以啊,如果真有閻王爺的話,我相信他老人家也會哭刮目相看,你叫他爺,他說不定收你當個幹孫子,再派你回來牛逼四方哈哈!”齊文翰大笑道。

    “別了,我膽子小,怕去了回不來了。”林逸撇嘴道。

    “哈哈。”齊文翰爽朗一笑,臉上掩不住的狂喜激動之色,強裝鎮定的看着林逸道:“說真的,謝了兄弟。”

    林逸看了看他雙拳緊握,一副激動得要去跳海的樣子,不由失笑道:“既然是兄弟,那還說什麼謝不謝的。”

    “嗯!”齊文翰只能重重點頭,感激之情無法言語,正如林逸剛纔說的,這兩枚雷玄丹對於他和夏落落來說,來得正是時候!

    以他如今的實力和背景,真要準備妥當上門提親,對夏家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多少還算有幾分把握,但是並不能保證百分之百,說不定就會橫生波折。

    說到底,齊天鏢局雖是新任南洲鏢局霸主,可跟夏家這種不世出的船王世家相比起來實在毫無底蘊可言,別的不說,哪怕集合齊天鏢局所有財力準備聘禮,那也很難入得了夏家法眼,但是有這兩枚雷玄丹,那就截然不同了!

    雷玄丹本身就極爲珍貴,更難得的是這背後折射出來的意義,一旦讓夏家知道齊家竟有如此強大的外援,那麼到時候就不是齊家巴結他們,反而是他們需要來巴結齊家了。

    雖然年紀輕輕,但卻有着越大境界秒殺玄升期高手的可怕實力,同時還是西島駙馬,更難得的竟然還是一個地位超然的七品煉丹師!

    齊文翰有這麼一個牛逼到逆天的好兄弟,夏家如果還在夏落落的婚事上阻撓半點,那隻能說明夏家高層的腦子全部進水了,而且還都是餿了幾百年的洗腳水。

    齊文翰激動難平,夏落落也跟着高興得不知道該說什麼,看着他們倆這甜蜜的樣子,林逸不由會心一笑:“對了,以後有什麼事記得找洪氏商會幫忙傳訊到北島,我等着你們的好消息哦。”

    “好的,凌兄你也一樣,別忘了齊天鏢局也有你的份,以後有事可別忘了我們,實力雖然不濟,但是給你站腳助威總可以的,一句口訊的事兒。”齊文翰鄭重道。

    此時所有貨物都已裝載完畢,船隊已經在催促齊文翰二人上船,林逸當即笑着揮手告別道:“知道了,你們路上小心啊,一路順風!”

    “凌兄保重!”齊文翰眼眶發紅的錘了林逸一把,夏落落則是深深鞠了一躬,隨即又跟寧雪菲和霍雨蝶鄭重道別,兩人這纔在催促聲中登上了寶船,三艘寶船組成的壯觀船隊很快鳴號啓航,只在海面上留下三個壯觀的殘影。

    上官嵐兒和韓靜靜走了,齊文翰和夏落落也走了,這下林逸在西島這邊也沒有什麼熟人了,整日就只能和寧雪菲和霍雨蝶作伴,雖然略顯無聊,不過兩女對這種日子倒是顯得頗爲滿意,對她們來說有林逸陪着就不會無聊,哪怕只是聊聊天都興致勃勃。

    這種日子並沒有持續太久,三日之後,作爲登臨西島的最後一個外賓使團,東洲使團也終於要啓航了,不過和其他使團不同的是,他們這次要帶上兩個客人,寧雪菲和林逸。

    寧尚菱這段時間已幫自己女兒定好了學院,事不宜遲,正好可以搭東洲使團的順風船過去,反正一路上都有柳子玉幫忙照應,不用擔心出什麼問題。

    不過,既然是西島公主和西島駙馬出行東洲,那對於整個西島來說都是一件大事,盛大壯觀的歡送儀式那是絕不可少的。

    這一日整個西島碼頭都被擠得水泄不通,包括寧尚菱這位西島島主在內,幾乎所有的西島高層全數露面了,就爲目送寧雪菲和林逸登船。

    這種場面看得林逸暗暗咋舌,本來登船隻是簡簡單單的一件小事,結果現在看起來簡直就跟某種古老的儀式一樣,氣派莊嚴。

    “這陣仗可真不小,不知道的人還以爲我們要出師遠征去打仗呢,我只聽說將士出征纔有這麼隆重的祭祀儀式,今兒算是開眼界了。”林逸小聲對身旁的寧雪菲感嘆道,各種歡送會他見得多了,但是場面這麼大儀式這麼複雜的,他還真是第一次見。

    這邊寧雪菲還沒說話,反倒是不遠處的寧尚菱笑了,看了林逸一眼道:“你是不是覺得有點小題大做了?其實這是西島祖上傳下來的規矩,算是一次繼位儀式的預演,如果不這麼做,日後菲菲繼位就顯得名不正言不順,會有麻煩的。”

    “這麼說,菲菲每次出行都是這麼大的陣仗?”林逸聽得一驚。

    “那倒不是,只有第一次出行東洲纔有這個儀式,目的是爲了給未來的島主祈福,其他時候可沒這個待遇,否則這丫頭動不動就想着偷跑出去玩兒,那我們都不用幹正事了。”寧尚菱搖頭失笑道。

    “哪有偷跑,我都是給您留了字條的!”寧雪菲義正詞嚴的糾正道。

    “是啊,當我從犄角旮旯裡看到字條的時候你都已經跑去北島了,還有臉說呢。”寧尚菱寵溺的摟了摟寧雪菲,轉頭對林逸正色道:“林逸,菲菲我就拜託給你了,替我好好照顧她。”

    “寧姨放心,我會的。”林逸重重點頭。

    一個時辰後,西島儀式才終於結束,雖然寧雪菲和林逸還沒有正式登船,但寧尚菱卻已帶着西島弟子退場,畢竟繼續堵在這裡東洲這些人都不用上船了,人潮涌動擠都擠不過來。

    林逸心中暗贊,從這一點就看出寧尚菱是個懂得變通之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