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傳統儀式固然不可輕廢,不過卻不會執着於此,之後還是要照着東洲使團的規矩,就連寧雪菲也絲毫不搞特殊化,乖乖跟在東洲弟子身後排隊。

    此刻西島碼頭赫然停着一艘超級壯觀的龐然大物,之前北島那艘巨型寶船,林逸本以爲就是頂級規模了,沒想到東洲這艘竟然還要大出整整幾倍,彼此完全不在一個量級,而且剛剛洗刷一新,看起來頗爲莊嚴浩大,令人情不自禁生出敬畏。

    尤其令林逸震驚的是,這艘超巨型寶船上竟屢屢有陣法閃動,其中透出的可怕氣息令人心驚膽戰。

    “這船好厲害!”林逸忍不住由衷感嘆道。

    跟在他身旁的寧雪菲更是雙眼冒着小星星,看樣子都恨不得把這龐然大物給拆掉好好研究一番了,寶船乃是天階島上鑄器一脈的巔峰之作,尤其眼前這艘更是巔峰之上的巔峰,這可是她一直以來追求的目標。

    “傳說這是遠古時期大能之輩集合了畢生心血打造的,不比其他那些寶船,它可是一艘遠古戰艦!”霍雨蝶不知何時也排在了二人身後,笑着湊上來解釋道。

    “遠古戰艦?!”林逸頓時一驚。

    寶船可以橫穿無盡大海,而且也設置了各種陣法,雖然都是防禦性質,但也已經非同小可了,可是跟這種遠古戰艦一比根本是小巫見大巫,寶船隻能載人,戰艦卻可以不費吹灰之力的攻城略地,攻擊陣法一旦啓動,估計都可以輕輕鬆鬆打下一個城池!

    看着這個波瀾壯觀的龐然大物,林逸情不自禁的嚥了咽口水,以前看着巨型寶船還沒什麼感覺,但是現在看着這艘遠古戰艦,腦海中忍不住就冒出一個念頭,要是自己也能有這麼一艘該多好!

    當然,這明顯是不現實的事情,這種遠古戰艦連北島、西島都沒有,估計也就只有東洲有這麼幾艘,甚至說不定就只有一艘,別說林逸現在還只是個元嬰中期高手,就算他是開山期甚至闢地期都沒戲,只能幻想一下罷了。

    一邊談論着遠古戰艦的種種傳聞,三人一邊排隊上船,上船之前需要檢查攜帶物品,免得有人帶上去危險東西威脅衆人安全,這是最起碼的規矩。

    這時後方不遠處忽然一陣嘈雜,遠遠就看到井井有條的隊伍被人打亂,貌似有兩人護送着後方一人強力插隊,其中還伴隨着高高在上的叫罵聲。

    “都滾開!讓嘉麗師妹先上船!”這個聲音聽着有些耳熟,林逸仔細一看,正是之前有過接觸的易笑天,此時他正和任重遠護着姚嘉麗一路蠻橫的直插過來,前方的人稍微反應慢點,直接就被他們一腳踹開,一個個敢怒不敢言。

    林逸見狀不由皺起了眉頭,此時柳子玉還在後面和寧尚菱道別,這倆人竟然膽敢如此囂張肆無忌憚,看樣子真是作威作福慣了!

    一路人仰馬翻,任重遠幾人很快就來到了身旁,習慣性的就要踹人開路,不過被林逸冷冽的目光一掃之後頓時就愣住了。

    畢竟擋在他們面前的可不是等閒之輩,一個是西島公主寧雪菲,另一個則是柳子玉親傳弟子霍雨蝶,他們要是敢把對待其他人的法子用在二女身上,別說安然無恙的返回東洲,估計連西島都別想出去。

    “後面排隊去!”林逸冷冷的看了幾人一眼。

    “你!”任重遠和易笑天、姚嘉麗頓時噎住,雖然氣得一肚子火,但是還真不敢拿林逸幾人怎麼樣。

    寧雪菲和霍雨蝶這樣的人物竟然沒有率先上船,反而是規規矩矩的在這裡排隊,這一點實在是出人意料!

    他們還以爲這種特權人物早就已經上船了,所以纔敢在這裡肆無忌憚的裝逼耍威風,至於那些普通弟子和隨行人員,在他們眼裡根本一點地位都沒有,想打就打,想罵就罵,難道還有膽敢反抗的不成?

    誰知道竟會在這裡吃癟,任重遠幾人心下忍不住暗自腹誹,寧雪菲這些人腦子都有病吧?明明可以直接先上船,卻要吃飽了撐着等在這裡排隊,腦子肯定進水了!

    現在寧雪菲和霍雨蝶擋在前面,他們這下再蠻橫也不敢繼續插隊了,這還是西島地界,一頂侵犯西島公主的大帽子扣下來,回去非得被關禁閉不可,只能悻悻的排在後面。

    林逸並沒有搭理他們,繼續和寧雪菲、霍雨蝶說笑,眼裡渾然沒有任重遠幾人,說實在的,以林逸如今的層次若還把他們放在眼裡,那未免也太過高看這幾人了。

    任重遠本就看林逸一肚子火,如今見他一副目中無人的樣子,心頭更是怒氣暴漲,當即一臉囂張壓低聲音警告道:“小子,你區區一個北島弟子,別以爲當上西島駙馬就能怎麼樣了,到了我們東洲那根本什麼都不是,只不過是一隻可憐的井底之蛙而已!”

    “哦?那不知閣下是什麼蛙呀?牛蛙還是癩蛤蟆?”林逸輕笑着反脣相譏道。

    “我是……”任重遠差點上當,看到霍雨蝶和寧雪菲掩嘴而笑才猛然反應過來,氣得臉色通紅,冷哼道:“哼,懶得跟你浪費口水,不想死的就好好當你的西島駙馬,離我雨蝶師妹遠一點,要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霍雨蝶和寧雪菲聞言臉色一變,正要開口斥責,卻被林逸伸手攔了下來,懶洋洋的笑了笑道:“是麼?閣下既然這麼高明,那我能否問一句,我到底會怎麼死啊?”

    “嘁!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你聽好了,任哥是我們這船的老大,船上的一切都由我們任哥說了算,你說你會怎麼死啊?”這時任重遠身後突然冒出來兩個小弟,正是李玉州和孫寶路。

    自從柳子玉說了要處置他們之後,他們兩個活得戰戰兢兢,想來想去只能拼死抱住任重遠和易笑天這兩條大腿才能抓住一線生機,所以即便被任重遠毒打了一頓之後,仍然擺出一副忠實狗腿的架勢,現在這種明擺着表忠心的機會,他們當然不會放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