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只見林逸一臉委屈的大叫了起來:“我已經一忍再忍,你們爲何還要苦苦相逼?難道真是一山不能容二虎嗎?我雖然只是元嬰中期,但絕對不會向惡勢力低頭,我們幾個吃得好好的你竟然過來掀我們飯桌,任重遠你也太猖狂了吧?”

    “嘎?!”任重遠看着林逸的表演嘴角一陣抽搐,單看林逸此刻委屈至極的表情,他還真得以爲自己掀他桌子了,這特麼到底是哪跟哪啊?

    其他人也沒有反應過來,唯獨霍雨蝶和寧雪菲兩個暗笑不已,因爲她們眼角瞥到柳子玉這時剛好走了過來。

    “怎麼了?鬧哄哄的成何體統?”柳子玉一臉威嚴的質問道。

    其實以柳子玉的實力,即便沒有到場也能對剛纔的情形瞭如指掌,如今看着林逸一本正經的演戲,差點就要笑出來,不過她也知道林逸這是在給她製造教訓任重遠一夥的機會,這夥人越來越肆無忌憚,甚至連她都不放在眼裡,是要好好教訓一下了。

    “柳副院長,我們在這裡吃得好好的,他就過來直接掀桌子,成心就要刁難我們!我是無所謂,但菲菲是西島公主,這事兒事關西島顏面,不能就這麼算了!”林逸壓根不給對方開口的機會,當即順杆往上爬着告黑狀。

    “竟有這事?”柳子玉眉頭頓時皺了起來,氣勢凌冽的壓迫在任重遠衆人頭頂,語氣不善道:“任重遠。就算這船是你父親託關係暫借的,但它現在承載的是東洲使節團,代表了我們東洲所有黃階學院,而不是你一家的東西,這一點我希望你最好搞清楚!”

    “我……”任重遠嘴角抽了抽,當即就要出言反駁,只可惜對方根本就不給他說話的機會,一個字都沒說完就給打斷了。

    “哼。我見過膽子大的,但是膽大到如此愚蠢的還是第一次見,你竟敢掀菲菲的桌子,什麼意思?是想借機挑撥我們東洲和西島的友好關係,還是說你代表你們任家,準備跟西島宣戰了?”柳子玉冷冷的看着他道。

    看了一眼仍在旁邊裝委屈的林逸,任重遠頓時氣得臉都白了。兩個拳頭捏得咔咔作響。恨不得當場將這混蛋碎屍萬段,只是面對柳子玉這一頓臭罵,他卻是一個字都說不出來,連反駁都不敢反駁。

    破壞東西二島關係的大帽子他戴不起,至於說什麼任家和西島宣戰,那更加是扯淡,他任家就算真有幾分本錢,跟西島這種龐然大物相比那也就是大象腳邊的一隻螞蟻。彼此完全不在一個量級。

    “還不回去面壁思過?難道你真想把事情鬧得不可收拾嗎?”柳子玉冷哼了一聲,警告道:“記住下不爲例,再有下次不用驚動西島,我第一個不放過你!”

    畢竟是東洲學院的巨頭,任重遠這樣的元嬰大圓滿高手在她這身氣場面前只有被壓迫的份兒,只能憋着一肚子氣灰溜溜的帶人離開。

    他也看出來了,柳子玉和林逸根本就是一夥的,繼續硬扛下去非但討不了好,說不定還要被變本加厲的收拾一頓。那就吃虧吃大了。

    臨走之前,任重遠恨恨的看了林逸一眼。眼神之中滿是怨毒,今天這事兒。沒完!

    看了看任重遠那落湯雞一樣的狼狽樣,又看了看林逸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樣,霍雨蝶頓時一陣無語,失笑道:“演技不錯啊,以前可沒發現你這麼壞啊!”

    “壞嗎?我只是幹了他想幹的事而已啊。”林逸捏了捏鼻子,呵呵一笑。

    “得了吧,我算是看出來了,他剛剛確實想動手,不過應該沒想過掀桌子,畢竟我們都坐在這呢,他膽子再大也不敢來掀菲菲的桌子,應該沒那麼傻。”霍雨蝶搖了搖頭。

    “如果任重遠真敢這麼做,我就不會只是罵他一頓了事,而是動真格了。”柳子玉看了看林逸無辜的表情,不由也跟着失笑道:“確實沒看出來,你竟然還有這麼蔫壞的一面。”

    林逸聞言正要給自己洗白,旁邊寧雪菲卻已搶着爆料道:“柳姨,霍姐姐,你們可別被他的樣子騙了,你們別看他平時好好的,其實可能騙人了,我第一次在極北之島遇見他的時候他就坑了別人幾十萬靈玉呢……”

    “是嗎?菲菲你快給我們說說,林逸是怎麼坑人的,你還沒跟我說過極北之島的事情呢。”霍雨蝶頓時來了興趣,拉着寧雪菲換了張桌子催促道。

    林逸不由一陣無語,尤其當他看到連柳子玉都露出饒有興致的表情之後,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八卦之心果然不分大小,連學院巨頭都不例外,就不知道寧尚菱這位西島島主是不是也一樣……

    這邊八卦之火熊熊燃燒,另一邊狼狽退走的任重遠卻是越想越氣,一路上砸了不知多少東西,本以爲到了船上就是他的地盤,一切都由他隨便擺弄,林逸這種貨色他想搓圓就搓圓想捏扁就捏扁,哪想得到一上來就反被擺了一道,落了個灰頭土臉。

    “這樣不行啊,如果不趕緊想個辦法把場子找回來,否則只會讓那小子越來越囂張,我們倒還關係不大,不過任兄你可就夠嗆了,要不然時間拖得久了,霍雨蝶真被那小子給勾走也說不定。”易笑天看着任重遠的狼狽樣皺眉道。

    “我早說了霍雨蝶就是個小騷貨,明知道人家是西島駙馬,估計也會恬不知恥的湊上去,那樣任師兄你可就沒機會了,這口惡氣你能忍得了?”姚嘉麗在一旁添油加醋。

    “廢話,我當然忍不了!”任重遠氣得牙癢,然而一想到剛纔柳子玉的警告卻又有點心裡沒底,無奈道:“可是柳子玉那個老女人明擺着在保他,咱們要是明着來,她很有可能真的藉機發飆,後果如何誰都無法預料……”

    柳子玉雖是女流,卻是靠着一身硬實力強行上位的主,行事風格很多時候比男人都要狠厲,其他人不敢拿任重遠幾個怎麼樣,但如果換成柳子玉,那還真不好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