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任哥,明的不行就來暗的,咱們想個法子整回來不就行了?”這時李玉州小心翼翼的插嘴道,他和孫寶路兩個被林逸傷了膝蓋,直到現在都還站不起來,只能靠着兩隻手在地上爬,如果再帶個碗簡直都能出去要飯了,對林逸自是恨之入骨。

    Wшw¸tt kan¸C 〇

    “對對,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咱們也讓他有苦說不出!”孫寶路附和道。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怎麼還,你們給我想個法子出來?”任重遠沒好氣的瞥了兩人一眼,皺眉道:“這事兒絕對不能拖,萬一到了東洲,那小子和寧雪菲還不知道會去哪家學院,到時候再想對付他可就來不及了,必須趕在他下船之前動手!”

    “呃……”李玉州和孫寶路兩人頓時面面相覷,這種事情說說容易,可真要說想個合理可行的點子,那還真不是一時半會就能想出來的。

    “不就是空口污衊麼?這事兒依我看其實也不難,任兄你莫非忘了,東洲弟子可都是要在船上輪崗做工的,連咱們幾個都不例外,那小子雖然掛着一個西島駙馬的名頭,但他也肯定不能破例,畢竟他可是要去東洲學院進修的,自然要照着咱們東洲的規矩來!”易笑天捏着下巴道。

    “對啊,只要他輪崗做工,咱們就有機會誣陷他,讓他也嚐嚐百口莫辯的滋味!”任重遠一拍巴掌興奮道。

    “這麼說,任兄你已經想好要怎麼做了?”易笑天饒有興致的問道。

    “不錯,你們就等着看好戲吧,我這次非把這位西島駙馬給逼上絕路不可,嘿嘿!”任重遠眼中殺機一閃而過,雖然因爲柳子玉震懾的緣故不敢明着來,但是隻要能讓林逸百口莫辯,那麼就算柳子玉也保不住他!

    次日,果然不出任重遠幾人所料,包括林逸和寧雪菲在內的所有東洲弟子都被安排了輪崗做工,寧雪菲的任務是跟着霍雨蝶和其他人清洗甲板,至於林逸則被分配到了食堂,專門負責將各式美食放到仙石玉池之中。

    這種任務純屬跑腿,反正擺美食的地方也沒有特別的講究,只要能讓人夠到就行,既不費力也沒什麼難度,僅靠着一人之力,林逸短短片刻就輕輕鬆鬆完事收工了。

    午飯時間,一衆東洲弟子三五成羣相繼來到食堂,林逸自然還是和霍雨蝶、寧雪菲她們一起,途中與任重遠幾人擦肩而過,然而讓他頗爲詫異的是,這傢伙竟然只是冷冷的看了自己一眼並沒有過來找茬,難道真被柳子玉那番話給嚇到了?

    不過對方嘴角那一絲陰笑是什麼意思?林逸有些莫名的搖了搖頭,隱隱總覺得事情有點不對,只是一時卻說不上哪裡不對。

    直至兩個時辰之後,林逸這種不妙的預感終於變成了現實,所有的東洲弟子全部都中毒了!

    症狀非常奇怪,只有一股若有似無的毒氣在體內經脈四處遊蕩,除此之外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表現,大家乍看起來也都很正常,甚至連運行真氣也暢行無阻,唯有一點,這股毒氣無論用什麼辦法都難以排出體外。

    如果只是這樣倒也還好,問題在於這股毒氣不知何時就會突然侵入心脈,而一旦心脈被毒氣入侵,那麼也就離死不遠了。

    所有東洲弟子都被聚到了一起,一個個憂心忡忡的面面相覷,這兩個時辰之中,已經有三名弟子心脈受損,純靠柳子玉才勉強保住最後一口氣,如今性命危在旦夕,時刻都有斷氣的可能。

    如果不盡快想辦法解決掉體內的毒氣,其他衆人遲早也是一樣的下場,說不定,這一整船的東洲弟子都得送命!

    衆人之中唯有林逸不受影響,他是百毒不侵的體質,一般毒物對他很難起作用,只不過別人卻不知道這一點,還以爲他也一樣中毒了。畢竟連柳子玉這樣的學院巨頭都沒能倖免,毒性之烈可見非同小可。

    一時間,船上氣氛緊張到了極點,所有人都在面面相覷相互提防,突然發生這樣大規模的中毒事件,要說背後沒人搞鬼那絕對不可能!

    “柳副院長,我相信這次事情必有幕後真兇,只有趕緊把他給找出來,纔有可能拿到解藥!”任重遠當即跳出來道。

    其他衆人跟着紛紛點頭,一個個高聲大喊捉拿真兇,事關自己性命,容不得半點猶豫和拖延。

    “你有線索?”柳子玉微微皺眉的看了他一眼,這事兒從頭到尾都透着古怪,讓人覺得莫名其妙。

    如果真是有人故意下毒,那他是怎麼操作的,又有什麼意圖呢?

    真要是存心想毒死人,完全可以選擇更猛烈的毒藥,而不會像現在這樣給衆人反應的時間,就算衆人解不了毒,但這點時間完全有可能把真兇給揪出來,這不是自找麻煩麼?

    仔細去想,這裡每一個環節都透着難言的蹊蹺,不過現在羣情激奮,再拖下去場面很有可能失控,到時候就真的一發不可收拾了!

    柳子玉只能先表態查出幕後下毒真兇,這樣才能安撫人心。

    “有!”任重遠斬釘截鐵的回答頓時令衆人精神一振,目光故作懷疑的從全場所有人臉上一一掃過,這才緩緩道:“我剛纔發現中毒的只有我們東洲弟子,而所有船員卻都安然無事,大家不覺得這就是一個最明顯的線索嗎!”

    “什麼意思?”腦子反應慢一點的人還沒想明白,但是旁邊易笑天卻一拍腦袋道:“任兄的意思是,兇手是在咱們飯菜中下的毒?”

    “不錯,正是如此!”任重遠此時一副洞察秋毫的英明表情,在衆人注視下襬足了架子才解釋道:“大家應該都知道,船員和咱們東洲弟子雖然共用生活區,可唯獨一點,他們有自己的專用食堂,如果兇手是在水中下毒或者用毒香之類的東西,船員不可能不受影響,所以答案顯而易見,兇手就是在我們飯菜中下的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