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衆人聽完紛紛點頭,這番推理聽起來確實合情合理,雖然不知道兇手爲什麼要這麼做,可是能夠將目標對準所有東洲弟子的,想來想去也就只有這個途徑了。

    “你的意思是下毒兇手就是那幾個廚師?”柳子玉眼神眯了起來,她還是覺得各種不對勁,但既然這麼多人都認同,她也只能先順着對方的思路問下去。

    “有可能,但是可能性微乎其微,他們可都是天階島頂級大家,讓他們在食物中下毒比殺了他們還難受,何況他們家眷都在東洲學院,沒理由這麼做。”任重遠捏着下巴故作客觀的分析道。

    “不錯,他們和我們東洲弟子接觸極少,應該沒有這方面的動機,何況真要有這種心思來西島之前的路上就可以下手,何必要等到現在?”易笑天附和道。

    冷眼看着這兩人一唱一和,林逸聽到這裡已經能夠大概猜出是怎麼回事了,將其他人的思路全部帶進他們的節奏,接下來恐怕就要將矛頭對準自己了。

    “既然如此那又是誰?其他人不經允許是無法出入廚房的,應該沒有下毒的機會。”柳子玉搖了搖頭,廚房那邊可不是隨隨便便掩人耳目就能混進去的。

    “不,我們其他人確實沒有下毒的機會,唯獨有一個人卻符合這個條件,那就是負責今天搬運食物的人,只要把這個人揪出來,一切問題自然就能迎刃而解!”任重遠果然露出了狐狸尾巴。

    “今天搬運食物的人?”柳子玉眉頭微皺。輪崗做工這事兒有專門的弟子負責安排,她還真不知道具體分工,當即看向那個弟子道:“是誰?”

    那個弟子拿出名冊看了一眼,臉色一變道:“是林逸!”

    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林逸身上,又驚又怒,他們這些人和林逸素不相識無冤無仇,哪想得到這傢伙一上船就處心積慮對人下毒?!

    “林逸?怎麼會是林逸?”柳子玉同樣一驚。這事兒從一開始她就覺得不對勁,現在果然應驗了。

    “沒錯就是他!我之前看到過他在搬運食物!”很快就有弟子站出來指證道。

    “對對,我也看到了!”其他不少弟子也都跟着附和,這事兒本就不是什麼秘密,在場一大半東洲弟子都曾見到林逸搬運食物的那一幕。

    羣情激奮,這一下林逸頓時成了衆矢之的,瞬間就被推到了所有人的對立面。生命威脅之下他們只能抓住這一根救命稻草。只有鎖定林逸這個下毒真兇,他們才能拿到解藥!

    “哼,真是狼子野心啊!我們好心讓你搭個便船,結果你非但不感激反而要將我們所有人都給毒死,你到底是何居心?”任重遠冷冷的看着林逸,嘴角不自覺流露出一絲陰謀得逞的詭異弧度。

    “不用跟這種人渣廢話了,趕緊把他抓起來逼出解藥,多拖延一刻。我們就多一刻的生命危險,我們可拖延不起,柳副院長您說呢?”易笑天鼓動衆人道。

    “對,把這個下毒真兇抓起來正法,趕緊逼出解藥!”衆人果然都急眼了,任誰發現體內遊弋着一股定時炸彈一樣的毒氣,恐怕都很難保持理智。

    “這……”柳子玉不禁有些騎虎難下,她當然不相信會是林逸下的毒,可是現在眼看着場面失控。她如果不做點什麼,接下來會怎麼樣可真不好說。

    “柳副院長。您不會到了這個時候還想包庇他吧?您可是我們東洲使節團的領頭人,難道真打算置這麼多人的性命於不顧。鐵了心要跟這種狼子野心的人渣爲伍嗎?”任重遠見狀冷笑不已。

    昨天讓他出醜的不僅是林逸,這個老女人也是幫兇,當然要一起好好刁難一番,今天非得逼着她親自對林逸動手不可!

    柳子玉瞪了他一眼,但她這時候卻不好直接反駁,要不然這麼多東洲弟子真得炸鍋,某種程度上她已經被民意給綁架了,就算她提出種種疑點也只會讓衆人以爲她在包庇林逸,加劇衆人的不滿。

    “慢着!”這時霍雨蝶站了出來,冷冷的看着任重遠道:“你說林逸是下毒真兇,可是動機呢,他跟我們這麼多人都無冤無仇,爲什麼要下毒?”

    “不錯,林逸可是我西島駙馬,你們這麼空口無憑的誣陷他,真以爲我們西島好欺負不成?”寧雪菲同時發難,雖然實力不怎麼樣,可身份擺在那裡,從小在寧尚菱身邊耳濡目染,此刻還真有幾分上位者的氣勢。

    衆人聞言頓時有些退縮了,他們也都不傻,這裡面很多疑點柳子玉看得出來,他們也同樣看得出來,這麼羣情激奮純粹就是爲了圖省事。

    如果林逸恰好是下毒真兇,那他們直接就能拿到解藥,如果拿不到也頂多就是冤枉林逸一個人而已,抓緊時間轉向下個嫌疑人就行了,至於林逸死不死的對他們來說一點關係都沒有。

    只是現在面對霍雨蝶和寧雪菲的發難,他們可就不太敢當這個出頭鳥了,一旦冤枉了林逸那是要付出代價的,一時間衆人目光再度轉向了任重遠。

    “動機很簡單,你們不是說我昨天掀了他的桌子麼?哼,那他肯定是懷恨在心了,實力比我弱太多,所以只能用下毒這種卑鄙伎倆,這下你們還有什麼話說?”任重遠冷笑着反駁道。

    “荒謬!就算林逸真的要報復你,那也只要毒你一個人就可以了,何必把事情弄得這麼大毒害所有人,那不是自找麻煩?”霍雨蝶質問道。

    “對啊,我們家林逸可不像某些人那麼傻,用這麼低級的誣陷伎倆,一點技術含量都沒有!”寧雪菲跟着撇嘴道。

    “哼,他是不傻,可是他報復心強!昨天我掀他桌子的時候,因爲其他人都沒有幫忙,所以他乾脆一起記恨上了,這種陰險小人的心思哪是我們正常人能夠理解的?”任重遠不慌不忙的反駁道,眼神之中滿滿都是得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