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丫不是陷害我嗎,我特麼害死你!這船上一大半東洲弟子都是我的人,天然就站在我這一邊,就算是做僞證都能逼到你去死,哈哈!

    “強詞奪理!”霍雨蝶和寧雪菲聽了這番話頓時氣得俏臉通紅,唯獨身爲當事人的林逸自己倒還是老神在在,一點都沒有慌張的意思。

    “知人知面不知心,雨蝶師妹,還有寧大小姐,我勸你們還是離這個卑鄙小人遠一點,要不然什麼時候被他害死都不知道,說不定被他賣了還在幫他數靈玉呢!”任重遠冷笑道。

    “柳副院長,話都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您再這麼拖着不表態不合適吧?莫非您真的鐵了心打算包庇這小子不成?”易笑天不失時機的逼宮道,他和任重遠明顯是商量好的,一個負責將矛頭對準林逸,一個則不給柳子玉反應的機會,雙管齊下!

    “對!不管這小子是不是下毒真兇,只要把他抓起來用搜魂術過一遍就行了,我們這麼多人的性命在柳副院長你的心中,難道還不如這小子一個人重要嗎?”其他人跟着齊聲附和道。

    霍雨蝶和寧雪菲聞言頓時大急,搜魂術對神識有着不可修復的損傷,即便到了元嬰期,被用一次搜魂術也會元氣大傷,甚至幾十年都恢復不過來,這些人明擺着就是要毀了林逸啊!

    柳子玉不由左右爲難,這些人被任重遠和易笑天給挑撥起來,就算以她的權威也很難壓下去,這下事情真的棘手了。

    不過這時林逸總算站了出來,仍舊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看着任重遠道:“你這麼一口咬定就是我下的毒,除了你自己滿腦子的胡思亂想之外,可有實質性的證據嗎?我記得上船之前都要檢查攜帶物品的吧,而現在卻是這麼大規模的下毒,我想問一句,這麼多毒藥是怎麼瞞天過海帶上來的?”

    一番話說得衆人啞口無言,下毒需要毒藥,可要說這麼多毒藥都能夠隨隨便便帶上來的話,那未免也太侮辱大家智商了。

    這可是頂級規格的遠古戰艦,任何一個人上船不僅要接受船員檢查,還得過專門的檢測法陣,如此嚴密的防衛之下想要瞞天過海基本不可能,這一點確實說不過去。

    “哼,這事兒你瞞得住別人,只可惜瞞不住我!”任重遠卻是胸有成竹,得意的看着林逸咧嘴冷笑道:“你還不知道吧,我父親不僅是七品煉丹師,還是東洲有名的頂級藥師,很不巧的是,我剛好學了他一點皮毛。”

    “哦?”林逸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毛。

    “正常情況下毒藥確實很難帶上來,不過我剛剛仔細研究了大家的中毒症狀,發現這和傳說中的一種奇毒剛好吻合,這種毒物的名字就叫穿心海葵!”任重遠信誓旦旦的說道。

    “穿心海葵?這是海中的毒物?”柳子玉頓時一驚。

    “不錯,這種穿心海葵在大海之中很常見,不過世人極少下海,所以對這種東西並不瞭解,只有極少數藥經上面有所記載,而我剛好就在我父親的書房中看到過。”任重遠得意的笑了笑,看着林逸道:“所以你下毒根本不需要攜帶毒藥,只需趁着大家沒有防備的時候下海撈一點穿心海葵上來,碾成粉末下在食物之中即可,這東西遇水則溶,而且無色無味,大家根本發現不了!”

    這一番聽着有理有據的推斷,其實壓根就是把他自己幹過的事情給當衆捅了出來,只不過把帽子扣在了林逸頭上而已。

    穿心海葵這可是他的獨門手段,如果他自己不說,其他人知道這種毒物的真心不多,畢竟大海是海獸的地盤,再牛逼的藥師也很難真正接觸到海中生物,更別說仔細研究了。

    聽完之後衆人紛紛恍然大悟,對着任重遠抱以崇拜的目光,而至於林逸則被變相坐實了下毒真兇的身份,在場所有人只有他有下毒的條件和機會,不管怎麼樣這傢伙都是第一嫌疑人,這一點是絕對沒跑的了!

    “那也不能證明就是林逸下的毒,你瞭解得這麼清楚,誰知道穿心海葵會不會就是你自己撈上來陷害林逸的!”寧雪菲毫不猶豫駁斥道。

    “不錯,從頭到尾都是你一家之言,穿心海葵我們大家都不知道,只有你一個人知道,豈不是說你自己也有很大的下毒嫌疑?”霍雨蝶冷眼相對道。

    “雨蝶師妹你不要被這個小人矇蔽了眼睛,老話說旁觀者清,我和他到底誰更有下毒嫌疑,我相信在場大家看得清清楚楚!”任重遠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表情,猛然轉向衆人道:“我和林逸,你們說是誰?”

    “林逸!當然是林逸!”這裡一大半的東洲弟子都要看他眼色行事,這種時候怎麼選擇顯而易見。

    霍雨蝶和寧雪菲暗暗着急,如此下去這些人又要逼着對林逸用搜魂術了,這時柳子玉朝衆人揮了揮手,終於表態道:“林逸確實有下毒嫌疑,不過在找到證據之前我只會對他進行監視居住,你們兩個要是擅自對西島駙馬出手,儘管可以試一試。”

    一句話噎得處心積慮製造出這個場面的任重遠和易笑天此刻是相視無語,麻痹的這老女人太礙事了!

    不過腹誹歸腹誹,柳子玉的絕對實力擺在那裡,這種時候再敢跳出來就是炮灰,誰都不是傻子,衆人只能悻悻的選擇了閉嘴。

    “很好,既然你們都覺得不能貿然行事,那就好好想想有什麼解毒辦法,至於調查真相的事之後再說,沒有決定性證據而只靠這麼扯皮的話,大家乾脆都等死好了。”柳子玉語氣強硬得一塌糊塗。

    林逸略有些詫異的看了柳子玉一眼,他之前和這位學院巨頭接觸不多,尤其發生過逼着霍雨蝶和任重遠交易那件事之後,觀感其實並不怎麼好,不過現在倒是有所改觀了。

    這位學院巨頭雖是女流,但是做事卻很果決,先是順着衆人的意思把林逸監視起來,雖然沒定罪,卻是平息了衆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