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然而任重遠卻發現這個衆所周知的常識突然不管用了,因爲他體內這道真氣古怪得一塌糊塗,簡直不可理喻。

    一會兒是金系,一會兒是木系,再過一會兒又成了水系,等到他下定決心終於開始要煉化的時候,卻突然變成了火系,完全沒有規律可言,這怎麼可能化解得了?!

    任重遠簡直都快被折騰得瘋掉了,他已經拿這道詭異真氣毫無辦法,唯一還算慶幸的一點是,一直到現在他體內也沒出現什麼致命傷,只是時不時就要劇痛無比罷了,中間不發作的時候就和正常一樣,總算還能夠喘口氣,看樣子一時半會兒是死不了的。

    不過任重遠還是不死心,既然自己煉化不了,他只能將全部希望寄託在了丹藥上面,不僅是那些正兒八經的解毒丹,但凡稍微有點可能性的丹藥都一股腦服用了下去,即便不能完全化解那道詭異真氣,哪怕只能夠稍微減少一點痛苦也行啊!

    對於任何一個有常識的人而言,任重遠這種做法簡直就是玩命,亂吃丹藥的後果很多時候比中毒還要悽慘,只是他現在已經被劇痛折磨得失去了理智,根本顧不上這些了。

    而讓任重遠喜出望外的是,他胡亂服用的這些丹藥之中竟還真有一種能夠派上用場,這是一種名爲龜息丹的丹藥,顧名思義可令人進入龜息狀態,不過他服用下去之後卻沒有進入龜息,但是體內真氣卻停止了運轉。

    這樣一來。那一道詭異真氣似乎也被壓制住了,只要這道真氣不能到處亂竄,他就不會劇痛,唯一的後遺症是他同樣也不能修煉,更加不能運轉心法了。

    這本來是個害人的丹藥,卻被他當成解藥歪打正着的給用對了。

    等到任重遠折騰完,外面天色已經大亮,稍微休息了一下之後。當即就想出門去晃一圈,至少要做出一副已經成功化解掉那道真氣的樣子,免得被人狗眼看低。

    “任師兄,你還是留在房間裡面安心養病爲好,這是柳副院長特意吩咐的,不要讓我們難做。”門口兩個東洲弟子攔住了他的去路,柳子玉怎麼說也是學院巨頭。手底下終歸還是有不少弟子聽命於她的。

    任重遠頓時氣得臉色鐵青。動怒之下體內真氣頓時就有種蠢蠢欲動的跡象,把他自己嚇了一大跳,指着門口這倆人半天說不出話來,這艘遠古戰艦可是他的地盤,結果竟在自己的地盤被人明目張膽的軟禁了,這種事誰能忍得了?

    “好!好!好!”任重遠咬牙切齒的連說三個好字,換做之前他早就動手將這兩個王八蛋踩在腳底了,不過現在卻只能先忍下來。冷冷道:“行,我不出去,但是別人來看我總沒問題吧?去,把易笑天給我找來!”

    兩個東洲弟子相視一眼,柳子玉倒確實沒說過這話,這任重遠怎麼說也是背景深厚的人物,不能得罪太狠,當即便點頭答應了下來。

    片刻之後,易笑天來到房間。看着任重遠懶洋洋的躺在牀上不由笑了:“任兄你可真夠悠哉的,看樣子是沒問題了吧?”

    “哼。只是暫時把毒氣壓制住了而已,我要是真沒問題了。門口那兩條狗還敢站在那裡?”任重遠沒好氣的搖了搖頭。

    “唉,現在一切都是柳子玉說了算,經過昨天這事兒其他人也都不敢吭聲了,我們也沒辦法啊。”易笑天只能無奈攤手,如果對手只是林逸倒還好說,可現在柳子玉一句話就能壓死他們,這還搞個屁啊!

    “我倒是有辦法能夠壓住那個老女人,這樣吧,你給我送封信出去,一切就能迎刃而解了。”任重遠捏着下巴微微一笑,嘴角再度冒出了昨天那種得意的弧度。

    時至中午,一衆東洲弟子包括柳子玉和林逸衆人在內,全都三三兩兩的聚在食堂吃飯,這時門口處忽然傳來一陣騷動,衆人循聲看去頓時吃了一驚,竟是來了一個重量級的不速之客,艦長奧田壩!

    聽着周圍衆人的低呼聲,林逸遠遠打量着來人,這還是他第一次親眼見到這位傳說中的艦長,濃眉大眼,龍行虎步,看起來倒是一個豪氣縱橫的中年大漢。

    對於這艘遠古戰艦而言,柳子玉和東洲使節團都只是臨時客人,真正的掌控者只有它的原班人馬,爲首之人正是這位艦長奧田壩。

    不過,東洲弟子和戰艦船員的食堂是各自分開的,這個奧田壩也從來不會到這邊食堂,今天是吹的什麼風?

    “奧田壩艦長大駕觀臨,我等真是失敬了。”柳子玉壓下心頭疑惑起身相迎,對方是遠古戰艦的實際掌控者,無論實力還是地位都不在她這個晨驕學院副院長之下,就算是柳子玉也必須得客客氣氣。

    “哈哈,本艦長來得冒昧,還請柳副院長勿怪,來來來,大家都坐下繼續吃飯吧。”奧田壩說着便自己率先坐了下來,全然不把自己當成外人,不過真要說起來他在這裡確實算是主人,這一點倒無可指摘。

    “艦長可是稀客,不知此番過來所爲何事啊?”柳子玉不軟不硬的迴應道。

    “哦,我聽人說昨天你們這邊出了點亂子,說是很多東洲弟子都中毒了,所以過來看看大家,看看有什麼地方能夠幫上忙的。”奧田壩一臉爽朗的笑道。

    “多謝艦長關心,所有東洲弟子的毒都已經成功化解了,現在一切都已恢復正常。”柳子玉淡淡笑道。

    “那就好,你們可是本艦的貴客,要是真出個三長兩短,本艦長可就難辭其咎了。”奧田壩哈哈一笑,轉而問道:“咦?怎麼沒看到重遠?這小子的父親跟我可是故交,我難得過來一趟也不說問個好,柳副院長能否讓人把他叫過來聊兩句啊。”

    話音落下,柳子玉和林逸幾人相視一眼頓時就明白了,這位艦長來看東洲弟子是假,敢情來替任重遠出頭纔是真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