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且慢,柳副院長您的好意在下心領,不過這事兒用不着這麼麻煩,險情瞭望員而已,這種事情我也算是經驗豐富了,沒問題的。”林逸淡笑着阻止道。

    “真的?”柳子玉將信將疑的看了看他,欲言又止。

    之前林逸操控北島寶船化險爲夷的事情她也有所耳聞,但在包括她在內的絕大數人看來,這都只能歸結於林逸運氣好罷了,畢竟術業有專攻,不是真正經驗豐富的老船師,根本做不了這個險情瞭望員。

    “要不然還是別勉強了吧,以你的能力只是監測險情,我也相信沒有問題,可是人家擺明了就要挑刺,則是防不勝防。”霍雨蝶擔憂道。

    “對啊,如果你一定要去的話就帶上我,你去哪兒我就去哪兒!”寧雪菲斷然道。

    看着這丫頭一臉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表情,林逸頓時就樂了,失笑道:“菲菲你可別瞎鬧了,我這只是去當一回險情瞭望員而已,哪有你們想的那麼嚴重,再說了人家也不會讓你上瞭望臺啊。”

    “不錯,菲菲你確實不能去,你的身份太敏感了沒人敢隨便讓你上瞭望臺的,我也不會允許,你還是留下來和我們一起吧。”柳子玉連忙阻止道。

    如果林逸出事她固然也會悲傷,可是那僅限於私人感情,並不至於對大局產生太大的衝擊,可是寧雪菲不一樣,這位西島接班人一旦在這裡出事。那麼西島和東洲勢必就要瞬間翻臉,到時候千千萬萬的人都會因此喪命,事關大局容不得半點閃失。

    事實上,柳子玉相信即便是刻意針對林逸的奧田壩,也絕不敢讓寧雪菲出任何閃失,否則爲了平息西島的怒火,他這個艦長絕對會被推出來做替罪羊,沒有任何倖免的可能。

    “可是……”寧雪菲仍然拉着林逸的手緊緊不放。還想再說些什麼。

    “沒有可是,這件事情沒有商量的餘地,你母親把你囑託給我,我絕對不會讓你去冒險的。”柳子玉直接打斷道。

    見寧雪菲委屈無助的樣子,林逸笑着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我的實力你又不是不知道,這點小場面難不住我的。菲菲你就放心待着吧。”

    “那……”寧雪菲猶豫了好久。這才無奈點頭道:“好吧,我聽你和柳姨的,不過你要是出危險的話,我會第一個衝上去的。”

    “呵呵,瞭望臺又不是斷頭臺,哪有那麼危險的,你放一萬個心吧。”林逸失笑道。

    好說歹說總算把寧雪菲給勸住了,結果一轉頭。這邊霍雨蝶忽然咬了咬嘴脣道:“菲菲不能去,我陪你去!”

    “啊?”林逸頓時就無語了,好不容易勸住一個結果又來一個,真是要了親命,只得無奈道:“我這是去監測險情又不是去郊遊,你去幹什麼啊?”

    “我可以幫你啊!”霍雨蝶一臉正色道。

    “幫我?你怎麼幫我?以前幹過這差事?”林逸不由奇怪道。

    “那倒沒有……”霍雨蝶想了想,眼珠子一轉道:“可是我鼻子靈啊,多少總能派上點用場吧。”

    “呃……”林逸頓時就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這小妞的思路實在是天馬行空。哪個險情瞭望員是靠鼻子幹活的?

    無奈之下,林逸只能轉頭看向柳子玉。希望由她這位師尊出面勸阻,結果沒想到柳子玉竟然點頭道:“那好。蝶兒你就陪林逸去吧,千萬注意安全。”

    噗!林逸聞言頓時就噴了,敢情不僅是霍雨蝶思路奇特,就連她這個師尊也都是同道中人,果然有其師必有其徒啊。

    其實柳子玉之所以答應得這麼爽快,一方面是出於對林逸的補償心理,林逸和寧雪菲都是寧尚菱交給她照顧的人,結果卻因爲她不夠強勢而讓林逸陷入險境,讓霍雨蝶陪着他多少總能有個照應,另一方面,則是她看出了自己寶貝徒兒的心思,索性成人之美。

    遠遠聽着這邊幾人的對話,尤其聽到霍雨蝶要陪林逸上瞭望臺的時候,那邊還在得意的任重遠頓時就氣得冒煙了,明明是推林逸進火坑,怎麼莫名其妙就給他製造了和霍雨蝶獨處的機會?

    瞭望臺高高在上,和下面幾乎完全隔離無人打擾,林逸和霍雨蝶在上面簡直是純粹的二人世界,這哪裡是什麼火坑,根本就是溫柔美人鄉啊!

    不過任重遠也沒辦法阻止,只能在心中咬牙切齒的自我安慰,去吧去吧,就讓你再多看林逸兩天,不出兩天,這小子就該是一個死人了!

    午飯之後,林逸二人便在柳子玉和寧雪菲的目送下來至船員工作區,這艘遠古戰艦的大副看了二人一眼,看樣子奧田壩之前已經跟他打過招呼了,懶洋洋的斜躺在椅子上問道:“不說只有一個替補瞭望員嗎,怎麼是兩個?”

    “這是我的助手。”林逸淡淡回道,霍雨蝶死活一定要跟來,而且還得到了柳子玉的支持,他也是沒辦法。

    “助手?”大副斜着眼睛打量了霍雨蝶一番,一臉玩味的邪笑道:“什麼助手?晚上助興用的助手?還真別說,呆在上面是挺無聊的,不找點事情做能把人憋瘋,看在你小子可憐的份上,助手就助手吧。”

    一番話聽得霍雨蝶面紅耳赤,連帶着林逸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他還真的沒想過這一茬……

    “瞭望臺就在上面,你們自己上去,這個職位的職責就不用我廢話了吧,實時彙報險情並且做出及時準確的避讓指令,要是出半點差池,嘿嘿。”大副憐憫的看了林逸一眼。

    後半句不用說也知道是什麼話,無非是被抓住把柄之後,奧田壩必然會趁機治罪而已,因爲林逸一個人的疏忽而讓全艦人員遭遇險情,那麼誰來辯解都沒用了,軍法從事四個字可不是隨便說說這麼簡單的。

    “我知道。”林逸點點頭,臨走之前突然道:“我能不能問個問題,險情瞭望員這個職位不是用來兒戲的,就爲了整我一個人,你們真願意冒這麼大的風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