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嘿嘿,你說呢。”大副笑而不語,其實奧田壩所謂的瞭望員生病純粹就是扯淡,把這麼關鍵的職位交給一個門外漢,就算奧田壩答應,其他船員也絕對不會答應,畢竟誰敢把性命交到一個門外漢的手上啊?

    那個瞭望員其實根本就在備用瞭望臺上面貓着呢,林逸這邊就是個整人用的幌子而已,誰也不會真正把他當回事兒。

    林逸和霍雨蝶轉頭登上了望臺,這是至高點,站在這上面有着俯瞰一切的絕佳視野,只要能見度夠好,不僅能夠清楚看到底下遠古戰艦的全貌,還能看到方圓數百里的海面,當然若是遇上海霧之類的那就沒辦法了。

    不過這兩天的天氣倒是極好,晴空萬里,天上連朵雲彩都見不到,更別說什麼海霧了,林逸和霍雨蝶在這上面就當是看風景了,這地方的獨特風景站在別處還真看不到,倒是沒有白來。

    兩天下來並沒有遇到任何的險情,林逸自然也不需要發佈避讓指令,和霍雨蝶一起看看風景聊聊天,感覺還挺愜意。

    霍雨蝶對此也很是享受,能夠這麼一邊吹着海風,一邊和林逸依偎在一起過二人世界,這幾乎是她所能想到最美妙的事情了。

    只是她也知道,這一切都不會持續太久,即便林逸能夠不讓奧田壩抓到把柄,等到了東洲之後兩人就得分離了,以後連能不能再見都是一個未知數,更別說長相廝守了。

    入夜之後,頭上繁星滿天,海中星星點點,這一切如夢如幻的景象,將二人世界的氣氛襯托得尤爲溫馨浪漫,本就曖昧依偎在一起的兩人,都情不自禁生出了幾分旖旎的感覺。

    “林逸……”霍雨蝶不知道想起了什麼,臉頰緋紅的輕輕叫了一聲。

    “怎麼了?”林逸轉頭看了她一眼,而後連忙把頭轉了回來不敢再看,此時在美妙夜色的襯托下,霍雨蝶身上的氣質又是純真又是嫵媚,兩者交織而成的異樣誘惑,即便以林逸的剋制力都險些把持不住。

    “我之前腿上中的毒好像又復發了……”霍雨蝶咬着嘴脣,低着頭扭捏道:“你……你再幫我吸一下吧?”

    “嗯?”林逸聽得一愣,之前那毒老早就吸乾淨了,怎麼可能突然復發啊?

    被他這麼一看,霍雨蝶頓時臉更紅了,原本白皙的脖頸成了一片誘人的緋紅,低聲催促道:“快呀……”

    林逸無語的嚥了一口唾沫,這才終於明白霍雨蝶在暗示什麼,這丫頭不會是聽了大副那句玩笑受到提醒了吧?

    氣氛陷入了沉默,面對霍雨蝶此刻可愛羞澀的表情,林逸心中頓生一絲愛憐,生生壓制住那一股本能的衝動,艱難開口道:“雨蝶,我給不了你什麼承諾,我們去了東洲之後可能……”

    “我不管!”霍雨蝶用手捂住了林逸的嘴巴,兩人臉對着臉只剩一指距離,彼此都能感覺到對手燥熱的氣息,呼吸和心境都已亂了。

    “我……”林逸正要說點什麼,霍雨蝶卻忽然做了一個極爲大膽的動作,她竟伸手將林逸的頭壓向自己的裙底,今夜之後也許再也不會有這樣的機會,身爲一個女孩子她已經徹底豁出去了。

    近在咫尺聞着對方熟悉的少女體香,林逸此刻心中一團亂麻,對方女孩子都已經做到這一步了,自己該怎麼做?

    就在這時,胸口玉佩忽然傳來一陣極爲急促的預警聲,林逸頓時一個激靈,連忙阻止了霍雨蝶大膽的動作,匆忙之中向前方海面掃了一眼之後,連忙開啓了手邊的傳音陣法大聲呼叫道:“改舵!有危險!”

    此時此刻,奧田壩和真正的險情瞭望員就在另一個備用瞭望臺,聽到傳音陣法中的林逸呼喊之後同時一愣,有危險?!

    吃驚之下,兩人連忙仔細觀察了一番,晚上雖然能見度不高,不過藉着滿天星光和海中那些星星點點的發光生物,還是能夠看清楚附近數裡之內的情況,一切都顯得風平浪靜。

    “有個雞毛的危險!”瞭望員和奧田壩對視一眼,沒好氣的罵了一句:“虛驚一場,這小子果然屁也不懂,真特麼坑人!”

    奧田壩的臉色也有些難看,按照他的本意是打算利用林逸啥也不懂,到時候真的遇到危險了也肯定無法提前察覺,更不會給出及時準確的預警,而他們雖然在備用瞭望臺,如果情況不是特別危急的話也不會吭聲,這樣就可以將計就計陷害林逸。

    畢竟對於遠古戰艦這樣的超級龐然大物來說,些許小險情根本造不成半點損失,直接就可以輕鬆碾壓過去,這樣既不會出事,也能得到治罪林逸的藉口。

    結果倆人都沒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明明沒有任何險情,林逸這小子卻在傳音陣法中大喊大叫,害得他們瞎緊張一場,這簡直是謊報軍情啊!

    傳音陣法中林逸還在不斷重複示警,結果下方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應,誰都知道真正監測險情的是二號瞭望臺,這一號瞭望臺現在就是個戲臺子,在二號瞭望臺發話之前,從上到下沒有任何人會去搭理他。

    這時,傳音陣法中響起了奧田壩的聲音,語氣冷冽道:“瞎喊什麼!你知不知道,你一個錯誤的判斷會給我們帶來多大的損失?一旦偏離既定航線,我們很有可能就會觸礁,而且還會額外消耗大量的靈氣,甚至讓陣法聚氣不足,這個後果你承擔得起嗎!”

    “趕緊改舵!前方有危險!”林逸沒有搭理他,仍在疾聲大呼,戰艦上其他人雖然聽不到,但是包括操控室在內每一個設置了傳音陣法的地方,都能聽到他的聲音。

    “小子,你還敢在這裡亂叫?你知不知道,謊報軍情該當何罪?真的這麼想死嗎!”奧田壩這下頓時動怒了。

    原本他跟林逸完全是兩個層次的人物,彼此也是無冤無仇,如果不是應任重遠要求幫個小忙他根本不會理會林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