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也更加不會因爲這麼一個小人物發怒,不過現在他是真的有心處死這小子了。

    見下方衆人仍然無動無衷,瞭望臺上林逸無語的搖了搖頭,絲毫不理會奧田壩的威脅,鼓足真氣猛然大吼一聲:“全員戒備!保護好自己!”

    這一聲有如憑空炸雷,加上各個傳音陣法的變相傳播,林逸一嗓子愣是響遍了整艘遠古戰艦,不僅船員能夠聽到,就是生活區的東洲弟子也都能聽到,一下子全船大亂,每一個地方都鬧哄哄亂成了一片。

    吼完這一聲之後,林逸再也顧不上其他,更不去理睬暴怒的奧田壩,護着霍雨蝶直接就從瞭望臺上逃了下來,沒事的時候瞭望臺是看景的好地方,可一旦出危險,瞭望臺往往是率先遭殃的死亡之地,林逸可沒有在危牆之下死撐的習慣。

    奧田壩在二號瞭望臺上看到這一幕,頓時氣得暴跳如雷,明明聽到了自己的警告,這小子竟然還敢如此肆無忌憚的製造混亂,如今甚至還想要逃跑,是可忍孰不可忍,這次就算不是爲了任重遠,也非得將這小子碎屍萬段不可!

    暴怒之下,奧田壩站在二號瞭望臺頂上氣勢全開,恍惚之間連天地都要隨之變色,他這一次打算親自出手拿下林逸,公開正法以儆效尤!

    然而正當奧田壩準備發難之時,二號瞭望臺中的那位正牌瞭望員,這時忽然臉色一變,驚呼失聲道:“艦長不好!前方有海獸羣!”

    “什麼?!”奧田壩驚得腳下一個踉蹌,連忙放眼朝前方海面望去。

    一切的情形都和剛纔差不多,四下仍舊是一派風平浪靜,前方也沒有任何浪潮洶涌的跡象,更看不到所謂的海獸羣,唯獨有一點比較奇怪,其他方向的海中都有着星星點點的發光生物,唯獨前方海面卻是漆黑一片,看不到半點光芒。

    奧田壩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他不是險情瞭望員,對這些蛛絲馬跡並沒有那麼敏感,不過他卻是一個高手,一個巨頭級別的超級高手。

    毫不猶豫的瞬間施展神識,此時沒有海霧干擾,以奧田壩的實力神識足可覆蓋到幾十裡之外的海域,這一下他的臉色頓時就變了,果然有海獸羣!

    二十里之外,一羣規模極爲龐大的海獸正在浩浩蕩蕩的飛速靠近,粗略估計至少有數百頭,速度之快無與倫比。

    奧田壩當即大驚失色,他在海上縱橫馳騁了幾百年,也當了幾十年的艦長,卻從未見過如此可怕的海獸羣,這裡面每一頭海獸都至少是元嬰期以上的存在,玄升期隨處可見,就連開山期都有好幾頭!

    更令人震驚的是,這羣海獸不知爲何竟直接朝着戰艦衝過來,看樣子根本不是路過,而是直接就把戰艦當成了目標,這是什麼情況?!

    作爲縱橫無盡大海的終極兵器,遠古戰艦設置了最高級別的驚獸陣,方圓百里之內正常根本不敢有海獸靠近,連開山期海獸都要遠遠退避而不敢有半點挑釁,可是這次怎麼就突然失效了?

    轉瞬之間,海獸羣就已從二十里之外變成了十里之外,速度快得令人髮指,咆哮聲已然近在耳邊,原本風平浪靜的海面也隨之浪潮洶涌,頃刻間就攢出了滔天海浪,朝着遠古戰艦這個龐然大物碾壓過來。

    來不及細想更多,奧田壩連忙退回二號瞭望臺,硬着頭皮大吼道:“全員聽令,開啓防禦陣法,開啓攻擊陣法,全員進入戰鬥準備!”

    到了這個時候再想躲閃是不可能了,如此噸位的龐然大物不可能一下子就改變航線,除非剛纔林逸第一次預警的時候就做出反應,那樣的話倒是來得及。

    以這艘戰艦動力法陣的超強推力,如果之前聽從林逸的預警,第一時間改舵全速逃離的話,只要能夠趕在對方接近之前全力提速,那應該足以甩掉這羣海獸,只不過現在一切都爲時已晚了。

    聽到奧田壩的命令之後,船上所有人變得越發混亂起來,一衆東洲弟子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好在原班船員都訓練有素,混亂了片刻之後便各自進入戰鬥崗位,各式防禦陣攻擊陣頃刻之間全部開啓,層層疊疊五光十色,場面煞是壯觀!

    轟!遠古戰艦猛然一陣動搖,這是第一波海獸衝擊,沒人知道這羣海獸爲什麼要做出這種近乎自殺的行爲,面對遠古戰艦這等噸位的龐然大物,即便是元嬰期海獸的捨命撞擊也造不成半點威脅。

    甚至那些強大的玄升期海獸,它們捨出性命也頂多只能消耗一下戰艦的防禦陣罷了,連戰艦本體都攻擊不到,更別說造成什麼損傷。

    真正具有威脅的,是混跡在龐大海獸羣之中的那幾頭開山期海獸,一旦它們開始全力攻擊,尤其被試出弱點之後,戰艦防禦陣能夠抵擋多久就不太好說了。

    奧田壩飛快的退回到了指揮室,心中雖然驚駭莫名,但這個時候倒也顯得沉着冷靜,各項指令有條不紊的發給每一個船員,他的鎮定令衆人大受感染,一個個都逐漸擺脫了驚慌失措,士氣大漲。

    林逸和霍雨蝶不知何時也混進了指揮室,看着奧田壩的這番表現,不由暗暗點頭,能夠坐上艦長這個位置的果然不可能是廢物。

    奧田壩也留意到了林逸二人,眉頭一皺正要開口趕人,不過一想起他剛纔的預警,話到嘴邊頓時就又收了回去,沒有再多說什麼。

    “艦長,第一波海獸衝擊已經結束,大概有四五十頭元嬰期海獸,防禦陣無損。”傳音陣法中響起了一個耳熟的聲音,林逸聽得出來正是之前那個懶洋洋的大副,看樣子應該是去臨場指揮了。

    “別大意,這只是用來試探我們的開胃菜,我不知道它們到底是什麼來頭,但可以肯定一點,這羣海獸就是衝着我們來的,兄弟們做好準備,今天會有一場苦戰!”奧田壩沉聲發話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