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士氣大振,所有攻擊法陣迅速醞釀着第二波攻勢,然而眼看着就要再來一次毫無懸念的屠殺之時,那幾頭一直隱匿在海獸羣之中的開山期存在突然破水而出,將廬山真面目展現在了衆人眼前。

    衆人頓時驚呼失聲,此刻突然亮相的開山期海獸,竟有足足五頭!

    深海狂鯊、幽冥鬼母、勾魂怪魚、千足霸皇蟹,還有座山鯨,眼前每一個都是兇名赫赫的海上霸主,隨便遇上其中任何一個,對於人類修煉者而言都是滅頂之災,一般寶船根本頂不住它們的攻擊,好在這是一艘遠古戰艦。

    可即便是遠古戰艦這樣的終極兵器,此刻一下子面對五頭海上霸主,也不禁壓力山大,包括奧田壩在內的所有人都有些喘不過氣來。

    “別管它們,先把玄升期的幹掉,全部幹掉!”奧田壩突然反應過來,撕扯着嗓門對着傳音陣法拼命大吼。

    只有先把那些爲數衆多的玄升期海獸全部幹掉,之後才能和這五頭海上霸主慢慢周旋,否則一旦率先陷入焦灼戰的話,那些玄升期海獸絕對會一點點將防禦陣全部毀掉,成爲壓倒大象的最後一根致命稻草。

    這是最正確的反應,只可惜沒等奧田壩話音落下,一個龐大如山的巨影就已先一步撞了過來,一聲巨響,以遠古戰艦這樣的噸位竟硬是被撞得傾斜了幾分,如此巨力實在是匪夷所思!

    “座山鯨!”奧田壩咬牙道出了這頭巨物的名字,這是大海之中噸位最大的存在。沒有之一,毫不誇張的說,每一頭座山鯨隨便動一下都是移山倒海,因爲它們自己就是一座座會移動的山!

    近在咫尺,單是體型就已帶給衆人無與倫比的心理壓力,不過這還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是傳音陣法中傳來的急迫報告聲:“艦長!這怪物擋住了攻擊口!我們無法鎖定玄升期海獸!”

    “這只是一個肉盾……”林逸聽到這話頓時就覺得不太妙了,剛剛這邊才佔到一丁點優勢。結果對面立即就把皮糙肉厚的座山鯨給堵了上來,很明顯,這頭海上霸主級的開山期海獸只是對方的一個棋子而已。

    此時所有人都在看着奧田壩,這個時候必須迅速做出決斷,不容有半點猶豫,他接下來的命令將直接關係到所有人的生死存亡。

    打,以對方座山鯨皮糙肉厚的程度根本就不怕。哪怕給它轟出幾十個透明窟窿。那也只是撓癢癢而已;不打,那就立馬陷入被動,只能捱打不能還手,防禦陣再強也撐不住多久。

    “停止攻擊。”奧田壩沉聲命令道。

    “艦長,要不要啓動萬里陣?”傳音陣法中響起大副的聲音,衆人的目光隨之閃了閃,不約而同的微微點頭。

    “什麼是萬里陣?”林逸小聲向旁邊的霍雨蝶問道。

    “萬里陣意指一日萬里,能夠在最短時間內將戰艦速度提升到極致。這是最後用來逃命的底牌,代價是消耗掉本艦所有的儲備靈氣。”這時回答林逸的卻不是霍雨蝶,而竟然是奧田壩。

    林逸不由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這傢伙之前明明憋着勁要坑自己,這種時候竟然還有心情回答自己的疑問,倒也真是奇了怪哉。

    說完這句話之後,奧田壩並沒有多看林逸一眼,而是凝眉陷入了沉思,額頭之上青筋暴起冷汗直流。可見這個抉擇十分艱難。

    其他人大氣也不敢多喘一口,指揮室和其他所有連通着傳音陣法的戰鬥崗位。此刻氣氛都無比凝重,正如奧田壩說的。萬里陣是最後用來逃命的底牌,一旦啓動之後就再無任何靈氣儲存,能不能最終安然脫身就只能看天意了。

    “來者不善,只逃不打是自尋死路,不能逃!”林逸忽然開口道,他知道以自己的身份說這話未必有人肯聽,換做其他情況他也未必願意開這個口,只可惜現在大家都在同一條船上,一旦船毀人亡就會連累自己和寧雪菲幾人,必須想辦法打消這個愚蠢的念頭。

    果不其然,周圍衆人看向林逸的目光頓時就多了幾分厭惡,這小子明明屁也不懂,如此要命的關鍵時候跳出來擾亂人心,對面可是整整五頭開山期海獸,尤其現在還有座山鯨這個肉盾,此時不逃難道還在這裡等死啊?!

    “爲什麼?”出乎意料的是奧田壩竟沒有勃然大怒,反而一臉凝重的轉頭看着林逸,竟是打算認真考慮他的意見。

    雖說林逸是一個外行人,但有過之前預警的表現,奧田壩即便臉上有點掛不住,但在心裡卻已承認了他的實力,眼下這種時候容不得計較私仇,必須同舟共濟。

    “如果只是這五頭開山期海獸,就算有點麻煩應該也能逃掉,可如果我們真正要面對的大傢伙並不是它們呢?”林逸緩緩掃了衆人一眼道。

    衆人悚然一驚,頓時一個個驚惶不安的面面相覷,這小子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啊,眼前五頭開山期海獸就已經讓人壓力山大了,難道它們背後還有更加兇殘的東西?

    “你也發現了?”奧田壩的這句反問令衆人更加震驚,這意思是連他這個經驗豐富的艦長,也覺得背後另有凶神!

    林逸不由高看了這傢伙一眼,他是因爲鬼東西提醒才知道的,卻沒想到這個一開始被他認爲是草包艦長的傢伙,竟然也能察覺到,果然能夠坐上這種位置的巨頭大佬沒有一個是簡單角色啊!

    “我承認你不簡單,但是你也不要太小瞧人了!”奧田壩對林逸這個詫異的眼神很是不滿,冷哼道:“本艦長縱橫海上三百餘年,掌控本艦七十五年,海上這些陣仗就算沒見過十成那也有八成!這次海獸羣雖然規模超前,但如果背後沒有靠山,只憑這五頭開山期海獸就敢來挑戰本艦?哼,本艦長把眼珠子摳出來當泡踩!”

    他這番話不僅是說給林逸聽,更主要其實是爲了說服衆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