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無論如何己方都不能自亂陣腳,否則這個時候內部意見不統一,那會成爲絕對致命的破綻。

    “兩位的意思是,我們啓動萬里陣就算能甩開這五頭開山期海獸,也甩不了它們背後的傢伙?”傳音陣法中響起了大副的倒抽冷氣聲,衆人的目光隨之轉向林逸和奧田壩,這個問題也是他們最想知道的。

    “我沒見識過萬里陣,不做評價。”林逸搖了搖頭,分析道:“不過對方既然敢盯上咱們這艘戰艦,那就肯定有這個把握,畢竟到了這個層次的海獸不可能是傻子。”

    “我不知道,直覺判斷的話也就三七開吧。”奧田壩有些頭痛的捏了捏眉心,補了一句:“我們三,它們七。”

    衆人頓時就不說話了,這個意思是即便動用萬里陣,也只有三成的機會能夠順利逃脫,剩下七成一旦被追上,那個結果不言而喻,沒有靈氣就沒有陣法,失去了陣法防護的遠古戰艦就只是一堆破銅爛鐵而已,連隨便一頭元嬰期海獸都別想擋住。

    “既然如此就不用糾結了,只有三成的機率讓各位去賭命,各位還願意賭嗎?就算留下來全力一戰,活下來的機率也比這個多吧。”林逸語氣淡淡的說道。

    這句話徹底打消了衆人逃跑的念頭,既然跑了比不跑還危險,那還跑個屁啊!

    這些船員都是久經戰陣的悍卒,一旦被逼入背水一戰的境地,他們身上所爆發出來的士氣和能力遠非一般人可比,正如眼下,一個個都跟打了雞血一樣,恨不得立馬去找外面的海獸死掐,再也沒有人提萬里陣這個字眼了。

    “好!既然它們一定要玩,那咱們今天就陪這些醜八怪好好玩玩兒!”奧田壩驀然大吼一聲,隨即毫不猶豫的大聲下令道:“聽我的命令,開啓星落陣!”

    “收到!”所有船員轟然應命,這種突然打雞血的狀態連林逸都嚇了一跳,忍不住拉了拉霍雨蝶的袖子,小聲問道:“星落陣又是什麼東西?”

    “這個……我也不知道……”霍雨蝶搖了搖頭,這和萬里陣一樣應該都是戰艦的核心機密,她又不是內部人員,只是一個臨時乘客而已,怎麼可能知道這種東西。

    “這是本艦最強大的攻擊陣法,和萬里陣一樣都是需要耗掉所有靈氣儲備的最後底牌,只不過萬里陣是用來逃跑,星落陣是用來進攻。”奧田壩抽空解釋了一句,然後又擡頭看了看滿天繁星,語氣帶着慶幸道:“還好今晚天氣不錯,給我們平添兩成勝算!”

    林逸聽得有些不明就裡,不過也大概能猜出來,這個星落陣多半跟天氣有關,直接根據字面意思理解的話,莫非是要利用這滿天繁星?

    奧田壩沒空解釋更多,直接對着傳音陣法下令道:“所有小隊各就各位,我們只有三個時辰的時間,三個時辰之後靈氣耗幹,我們就什麼都做不了了,所以天亮之前我們必須乾死所有雜碎,天亮之後,本艦長給你們每一個人敬酒請功!”

    “是!”一衆船員的聲音帶着一往無前的肅殺血氣,就似戰士出征一般,要麼凱旋榮歸,要麼戰死沙場。

    說話之間,以遠古戰艦這個龐然大物爲原點,一股前所未有的滔天氣浪猛然蕩來,毫無徵兆的硬生生帶起數十丈高的沖天巨浪,那些實力稍差的元嬰期海獸,頃刻間直接就被氣浪衝飛了出去,一旦動起真格,它們連做炮灰的資格都沒有。

    林逸震驚的看着眼前這一幕,不知是否錯覺,他恍惚覺得天上諸星都赫然明亮了許多,之前還只是星星點點,此刻卻是亮如明燈,清晰可見。

    與此同時,更讓林逸咋舌的是奧田壩身前的那張桌子,原本上面一無所有,然而現在卻突然多了一張如夢如幻的光影星盤,仔細觀察就能發現,這張光影星盤和滿天繁星的契合度竟達百分之百,沒有半分差錯。

    “開始吧,它們不是拿座山鯨當肉盾嗎?那咱們就把它這肉盾給打爛掉,權當打個招呼!”奧田壩臉上猙獰一笑,凜然下令道:“鎖定座山鯨,星落陣,放!”

    話音落下,只見他手指在光影星盤上輕輕一動,便見被他觸碰到的一個星點驀然光芒大盛,不等林逸看仔細,就聽外頭轟然一聲震天巨響,一道無與倫比的巨大光柱從天而降,黑暗籠罩的夜晚瞬間恍若白晝,眼前所見俱是刺眼無比的白光。

    眨眼之後,驚天白光很快消散,林逸看着眼前景象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氣,那頭山一樣的座山鯨竟是這一道白光轟擊得四分五裂,海域之內肉眼所見全是小山一樣的碎肉。

    林逸忍不住嚥了咽口水,一頭強大至開山期級別的海上霸主,只這麼一下就沒了,這就是遠古戰艦的終極殺招,星落陣!

    奧田壩和一衆船員對這震撼的一幕無動於衷,但是外面這些海獸卻徹底被震驚了,不僅那些玄升期海獸在瑟瑟發抖,就連深海狂鯊、幽冥鬼母、勾魂怪魚、千足霸皇蟹這四頭開山期海獸,也都不自覺的後退了數裡。

    如果只有它們自己,見識到這殺雞儆猴的震撼場面之後,也許就已經知難而退了,座山鯨是它們之中最皮糙肉厚的一個,連座山鯨都是這個下場,它們四個一旦被白光轟中,下場只會更慘。

    然而它們僅僅小退了數裡之後,突然就又不約而同的停了下來,一個個發出淒厲滲人的嘶吼聲,死命掙扎了一番之後又衝了回來,每一個都跟失去神智一般眼睛血紅,身上散發着駭人的瘋狂氣息,其他玄升期海獸稍有靠近,立馬就被它們撕咬成碎片,看樣子都已經不分敵我了。

    這一幕令衆人心中陡然一沉,四頭開山期海獸的這番異常表現,已經徹底證實了剛纔林逸和奧田壩的推測,它們背後必有更加可怕的存在,它們只不過是被控制住的傀儡和炮灰而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