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名字很接近了,不過它可不是海王龍,而是海龍,傳說中最接近海神的生物。”鬼東西解釋道。

    “海龍……”林逸這才反應過來,難怪鬼東西說和它沾親帶故,敢情都是龍族啊,只不過一個是靈獸一個是海獸,這血緣關係隔得實在有點遠,基本上屬於八竿子都打不着的那一種。

    “海龍!這是海龍!我們竟然遇到了海龍!”奧田壩突然激動得大叫了起來,語無倫次的比手畫腳,這可是傳說中的海中之神啊,幾乎就是無盡大海的圖騰生物,他馳騁海上三百餘年還從來沒有見到過!

    其他人也都瞬間炸鍋,要說他們平時談論最多的海獸,非海龍莫屬,因爲與海龍有關的傳說實在太多太多,三天三夜都說不過來,沒想到今天竟然親眼見到了一頭活的海龍。

    然而沒等衆人激動完,這頭戴着海神光環的海龍就猛然再次衝了過來,伴隨着一聲轟隆巨響,戰艦又是一次大幅側翻,勉強穩住船體之後,本還有些激動的衆人頓時有如一盆冰水當頭澆下,防禦陣破滅了!

    包括奧田壩在內,看着防禦陣光環滅掉的那一瞬,所有人都嚇得臉色慘白,直到此時才反應過來,見到海龍這種傳說中的超級海獸非但不是他們的幸運,反而是絕無僅有的厄運,失去了防禦陣保護,所有人都將死在這裡,沒有任何倖免的可能。

    就在此時,混亂之中林逸突然鼓足真氣大喊一聲:“星落陣,放!”

    好在一衆船員還沒有徹底亂掉陣腳,聽到林逸的命令之後下意識就做出了迴應,剎那間天上降下七道落星光柱,而每一道的位置都和之前落空的七道如出一轍。

    林逸直到此刻才發現,原來重複在同一個位置降下星落光柱,蓄勢時間就會大大縮短百倍以上,這種速度別說開山期,即便更強的存在也無從反應。

    不過對方畢竟是有着海神之稱的海龍,這一瞬的超強反應仍然把林逸驚出了一身冷汗,它竟然硬生生避開了其中六道星落光柱,最後避無可避才捱了一道光柱,如果沒有最後這一道,一切都將功虧一簣,那麼等待衆人的命運就是死無葬身之地,好在棋子沒有落空。

    這完全是鬼東西的傑作,他之前在這七個地方落子已經算死了海龍的所有退路,七道星落光柱必中其一,傳說中最接近海神的存在,最終還是被它這位沾親帶故的遠房親戚給算計了。

    嗷!一聲震天嘶吼,海龍身中一道星落光柱之後並不像座山鯨那樣被轟成碎渣,只是身上被貫穿了一個大洞而已,受傷不輕。

    吃了一記大虧,海龍非但沒有逃跑,反而激起了兇性要再次朝戰艦殺來,只要一下它就能殺掉所有人,只可惜林逸顯然不會給它這個機會:“星落陣,再放!”

    又是七道星落光柱,又是避無可避的死角,海龍再次被貫穿出了一個大洞,這一次它終於不敢繼續造次,淒厲的嘶吼一聲之後選擇轉身遠遁,然而林逸還是沒打算放過它,立馬又是一通星落光柱緊追不捨的連番轟炸。

    世界安靜了。

    “它……它死了?”奧田壩艱難的嚥着口水看向前方,只可惜前方海域早已被染成了渾濁不堪的血水,海面之下什麼都看不見,那頭海龍捱了最後一通星落光柱之後,就再也沒有浮上來過,說不定已經被轟成殘渣了。

    至於之前那三頭開山期海獸,早就在剛纔這一通狂轟亂炸之中,碎得連骨頭渣都沒剩下了。

    “你說呢?”林逸不置可否的看了他一眼,扭頭走到霍雨蝶的身旁,長出一口濁氣道:“沒事了,咱們回去吧。”

    聽了林逸這話,其他衆人才終於爆發出一陣驚天動地的歡呼聲,任誰在鬼門關前轉了這麼久都會喘不過氣來,他們的心絃都已經快被壓斷了,這時才總算緩過勁來,劫後餘生,可喜可賀啊!

    眼睜睜看着林逸二人離去,奧田壩的表情不由有些複雜,欲言又止,一時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愣在原地。

    “鬼前輩,那海龍真的死了?”林逸一邊和霍雨蝶返回東洲弟子生活區,一邊在腦海中忍不住問道,這個問題不僅奧田壩衆人疑惑,其實他自己也沒底。

    “都說了是我遠房親戚,怎麼能把它弄死?”鬼東西桀桀一笑,這話說得連他自己都虧心,明知道是遠房親戚還算計人家,只得又補了一句:“它只是受了重傷,逃走了而已。”

    “哈?那豈不是會捲土重來?”林逸嚇了一跳,眼看着天就要大亮,靈氣耗盡的遠古戰艦完全就是不設防,根本經不起它隨便一次攻擊。

    “那不至於,它的傷沒那麼容易好,吃了這麼大虧短時間內是不敢再來找麻煩了,不過以後可不好說。”鬼東西說道。

    “以後?以後就跟我沒關係了,下船之後管他洪水滔天呢。”林逸不以爲意的哈哈一笑,隨即又問道:“對了,我剛纔就在奇怪,這海龍怎麼會這麼興師動衆來找麻煩,難道奧田壩他們之前惹過它?不太像啊,看他們樣子也是第一次見到纔對……”

    “嘿嘿,不需要他們惹事,其實這艘遠古戰艦的存在本身,對海龍來說就已經是不共戴天了。”鬼東西卻是笑道。

    “這話怎麼說?”林逸奇怪道。

    “造船必有龍骨,你可知道遠古戰艦這種層次的海上巨無霸,都是用什麼做龍骨的?”鬼東西不答反問道。

    林逸愣了一下,這次突然反應過來:“難道就是用海龍?”

    “不錯,就是這個原因了,換做你是海龍看到這麼一艘戰艦從你頭上開過去,你是什麼感覺?”

    “說不定比它更過激。”林逸失笑的搖了搖頭。

    轉眼間兩人便已回到了東洲弟子生活區,此時東洲弟子都已集中在食堂,寧雪菲遠遠的就衝了過來,一把抱住林逸道:“林逸你沒受傷吧,剛纔可嚇死我了,這都什麼情況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