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好意思,這兩樣東西我都不賣。”林逸淡淡道,對方這架勢哪裡是來談買賣,根本就是強買強賣,以他的性子會答應才真見鬼了。

    任重遠幾個人頓時鬆了一口氣,還好林逸這小子也是個犟脾氣,要不然今兒可就功虧一簣,白白損失一枚美顏丹了。

    “不賣?”冷如風臉色變了變,低頭憐惜的看了看懷中楊千雪,眼神一厲道:“既然你不賣,那我就打到你賣,武鬥還是文鬥,你自己選一個。”

    今天這一戰看來是躲不過去了!林逸心中一動,不動聲色道:“武鬥怎麼說?文鬥怎麼講?”

    “武鬥就是私鬥,不擇手段各安天命,我會打死你之後自己拿美顏丹和雷玄藤,至於文鬥就是公開約戰,一切按照約戰的規矩來,你若輸了就交出這兩樣東西。”冷如風看着林逸緩緩道。

    “那就約戰。”林逸淡淡道,他自己倒是不怕什麼武鬥,只是這樣一來有可能會牽連到寧雪菲,即便這個可能性不是很大,終歸還是一個隱患,他可不想寧雪菲出半點危險。

    “也好,那就來吧。”冷如風摟着楊千雪轉身就走,林逸這麼選擇也讓他省了不少麻煩,畢竟是西島駙馬,私鬥鬧出人命的話學院高層肯定不會善罷甘休,可既然是公開約戰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就算西島島主親自來了也無話可說。

    “慢着。”林逸卻忽然叫停,就在衆人都以爲他想反悔的時候。他卻斜眼瞥着冷如風道:“你還沒說你輸了怎麼辦呢,總不能我輸了就交出美顏丹和雷玄藤,而你輸了卻一點事兒都沒有吧?不帶這麼耍賴皮的……”

    “我不會輸。”冷如風看都沒看林逸一眼,頓了頓見林逸沒有跟上來,纔回頭道:“你想怎麼樣?”

    “我未婚妻正好缺一個保鏢。”林逸想了想道,這個冷如風的實力他剛纔已經見識到了冰山一角,確實是一個十分棘手的強敵,而且一個癡情的男人本質上都壞不到哪裡去。如果寧雪菲身邊跟着這麼一個保鏢,那他就可以放心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冷如風沒有否決。冷哼了一聲算是默許,當即帶頭前往擂場,這是專門供學院弟子約戰的場所,林逸雖然不是翔雲學院的弟子,但他身份特殊。而且對手是冷如風,使用這裡的擂臺當然沒有任何問題。

    任重遠和易笑天幾人陰謀得逞的相視一笑,雖說兩人出乎意料的選擇了公開約戰,但只要打起來就已經算是目的達成了,畢竟就算是約戰,也是可以打死人的。

    一行人來至目的地,本來熱鬧非凡的擂場頓時就靜了下來,連在擂臺上約戰對決的幾個人也都自發停手。一個個面帶敬畏的看着冷如風,這位可是擂場的不敗神話,至今爲止擂場的最長連勝紀錄就是他創造的。

    冷如風就是從這裡一步步打出來的,從籍籍無名一直到名震四方,他在這個地方。就是不敗之神。

    兩人相繼走上正中最大的擂臺,冷如風跟人約戰的消息不脛而走。擂場很快就聚集了一大票看客,一個個都在打聽林逸的來頭。當聽說這人是西島駙馬之後,氣氛頓時就變得越發熱烈了。

    冷麪刀神對陣西島駙馬,這可是一個天然的巨大噱頭。也就是這地方不收門票,否則至少是一筆十分可觀的天文收入。

    “林逸,你要小心啊。”寧雪菲倚在擂臺下方喊道,她可不知道這冷如風到底有多強,她只知道林逸很強,要說信心的話她比林逸自己還足呢。

    林逸笑了笑,給了她一個放心的眼神,不過等轉過頭面對冷如風的時候,表情頓時就變得嚴肅凝重了起來,明明什麼都沒做就令自己感到壓力山大,這傢伙果然非同小可!

    兩人對峙的同時,場邊已有人自發替他們點起了一炷香,一炷香之內分出勝負,這是約定俗成的規矩。

    “那就開始吧。”冷如風說着就朝林逸走過來,不見他放出任何氣勢,也沒有使用任何武技的徵兆,甚至連半點真氣波動都沒有,就這麼大搖大擺的走了過來。

    這是輕敵?林逸眼睛微微眯了起來,眼見對方已經近到三步之內,不敢猶豫直接擡手就是一記狂火八卦掌,這雖然不是他如今的最強武技,卻是使用起來最順手的武技,而且足以對玄升期高手造成威脅,正好用來探探對方的虛實。

    面對裹挾着洶涌火意的狂火八卦掌,冷如風身上仍然沒有半點真氣波動,只是揚手成掌刀狀,輕輕一揮,狂火八卦掌頓時就被憑空劈散。

    林逸看得心驚肉跳,場下衆人則是一陣沸騰,任重遠滿臉興奮的拍着易笑天肩膀道:“姓冷的還是厲害啊,這小子根本不可能是他對手,就看他今天是被活活打死,還是被打個半死了,嘿嘿!”

    無論林逸最終死不死,任重遠都能一出心頭惡氣,惡人還需惡人磨,無論冷如風還是林逸都是他的眼中釘,一枚美顏丹就能讓兩人狗咬狗,尤其還能趁機得到雷玄藤,這筆生意絕對賺大了!

    “你就只有這點實力?那還是趕緊自己認輸吧,否則我怕收不住手,你會死的。”冷如風看着林逸皺了皺眉道,雖說是爲了楊千雪,可如果能不殺人就解決事情,那是最理想的情況,他也不是一味只知道打打殺殺的傻子。

    其實之前見楊千雪受傷,他心中對林逸的實力還有幾分期待的,就算楊千雪的實力境界現在被打落到了元嬰大圓滿,那也仍然是元嬰期無敵的存在,這小子憑着元嬰中期的修爲就能傷到她,應該不會簡單。

    不過現在看來,冷如風覺得自己還是想多了,楊千雪現在精神受創狀態不穩定,無論被誰傷到都不奇怪,之前只是這小子運氣好罷了。

    “呵呵,不多試幾次怎麼知道,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林逸壓下心頭震驚淡淡一笑,被嚇了一跳是不假,不過剛纔這一下畢竟也只是試探,還遠遠不是他的真正實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