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說的不錯,最好兩敗俱傷一起死,然後把美顏丹和雷玄藤全部搶回來,哼哼,那就賺大了!”任重遠冷笑道。

    “我估計夠嗆,就林逸這點實力根本對冷如風造不成半點威脅,今天全盛狀態都被一邊倒的吊打,何況明天還要帶着一身傷,我看就算不死也要丟半條命。”易笑天分析道。

    “死死死,趕緊死了好。”任重遠一臉惡毒的詛咒道。

    “你怎麼樣?要不要我去找師尊幫忙?”寧雪菲將林逸扶回到新人院房中之後,一臉揪心的看着林逸有些蒼白的臉色,她現在後悔死了,早知道一開始就該把美顏丹讓給那女人,這樣就不會有後面這麼多事,更不會讓林逸受傷了。

    “不用,這點小傷不礙事的,你忘了我的自愈能力?”林逸表情有些吃力,但還是勉強擠出了一個笑容,示意寧雪菲放心。

    “哦哦。”寧雪菲連連點頭,林逸既然連西島試煉那麼致命的傷勢都能挺過來,現在這點傷確實不算什麼大事兒。

    殊不知林逸這時候根本就是在強撐,這次受傷固然遠沒有西島試煉那次嚴重,表面上也看不到什麼傷口,但其實內裡已經受傷頗重,要不然剛纔也不會連着吐了好幾口鮮血,冷如風的刀勢畢竟不是那麼好挨的。

    “你先出去吧,我要閉關療傷,明天還要跟那傢伙好好周旋呢。”林逸對着寧雪菲吃力的笑了笑。

    “這個……”寧雪菲本想勸林逸放棄約戰,可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只得點頭道:“那好吧,你先好好療傷,要是有什麼事兒就叫我,我就在外間候着。”

    寧雪菲在外間一守就是整整一夜,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被人抱了起來都渾然不覺,直至被放到牀上才猛然驚醒,朦朦朧朧的睜開眼睛,怔了片刻才驚喜道:“林逸你的傷好啦?”

    “都好了。”林逸微微一笑,昨日他雖然被刀勢震得不輕,但卻不是致命傷,只要能夠緩過來,其他些許小傷輕而易舉就能痊癒。

    “太好了!”寧雪菲頓時興奮得從牀上跳了起來,八爪章魚似的一把抱住林逸,少女柔軟而又彈性的嬌軀令得林逸一陣意亂神迷,尤其是這妮子衣衫不整,此刻眼睛若是往下瞄還能看到一些不該看的東西,這一大清早的簡直令人血脈噴張啊。

    “咳咳。”這時門口忽然傳來幾聲帶着尷尬的咳嗽聲,林逸和寧雪菲嚇得連忙分開,轉頭看去才發現陳星沫不知何時走了進來,此刻這位優雅知性的副院長臉上,赫然帶着幾分羞澀的紅暈。

    她昨天有事出去,直到剛剛纔回到學院,聽人說了林逸和冷如風約戰的事後就趕緊趕了過來,卻沒想到剛好看到兩人如膠似漆的抱在一起,就跟撞破了人家小夫妻的好事一樣,雖說已是過來人,但她還是不免有些臉紅。

    “師尊,您回來了。”寧雪菲連忙整理衣服,紅着臉跑過去見禮。

    “陳副院長。”林逸也跟着拱手道。

    “嗯,我聽說你今天還要跟冷如風約戰,你有把握嗎?”陳星沫爲了掩飾尷尬,直接開門見山。

    “這個……”林逸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這種時候沒必要強行打腫臉充胖子,只得老實坦誠道:“說實話,還真沒有多少把握。”

    陳星沫早就猜到是這樣,林逸再強也不可能是冷如風的對手,就算彼此同樣是可以越級挑戰的超級天才,但實力境界完全就在兩個層面,林逸這樣都還能打敗冷如風的話,那簡直是逆天了。

    “那你還要去嗎?”陳星沫看着林逸道:“能屈能伸的道理應該不用我多說,哪怕是爲了菲菲,這口氣你也得忍下來。”

    “林逸,要不然還是聽師尊的吧?”寧雪菲帶着幾分祈求道,她實力差並不代表眼力也差,何況昨天那樣的局面誰都看出來彼此之間的實力差距了,而且有了昨天的經驗教訓,冷如風這次肯定不會再手下留情,很有可能當場就開殺戒。

    林逸看了看陳星沫,又看了看一臉緊張的寧雪菲,不由笑道:“爲了菲菲,今天這場約戰我就更不能避而不戰了,要不然毀的可不僅是我自己的名聲,更是整個西島的聲譽。”

    “可是……”寧雪菲還想再勸,她雖是西島公主,可說實在的西島聲譽在她眼裡遠遠沒有林逸重要,只要林逸沒事兒,聲譽損一點也無所謂。

    “你們放心,應戰是一回事兒,贏不贏卻是另一回事兒,總沒有規定說跟人約戰就一定要贏的吧?見勢不妙的話我會認輸的,冷如風只是要美顏丹和雷玄藤而已,如非必要他不會殺我的。”林逸安慰道。

    寧雪菲和陳星沫相視一眼,確實就是這個道理,只要林逸肯認輸那就性命無虞,而且這樣也不至於牽累西島聲譽,元嬰和玄升低頭,這本就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好吧,那你可一定要小心,千萬不要強撐,咱們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就算這次不行,下次也一定能打贏他的!”寧雪菲抱着林逸的手臂叮囑道。

    “嗯,我知道。”林逸對着一旁的陳星沫點了點頭之後,當即出發前往擂場,非但無懼無畏,反而頗有點迫不及待。

    難得遇上冷如風如此強悍的對手,經歷過昨日那一場毫無懸念的慘敗之後,他現在已經再次變得熱血沸騰,有些人天然爲戰而生,強敵無法令他畏懼,只會令他興奮!

    三人來至擂場,眼前的景象令他們吃了一驚,明明纔是太陽初升的早晨,這裡竟已擠得人潮涌動,而主擂臺上冷如風早已等候多時,臺下這麼過看衆顯然是爲了看他來的,冷麪刀神幾乎已成了翔雲學院的一張名片,這裡的人就沒有不知道冷如風的。

    看到林逸出現,冷如風面無表情的臉上不由多了一分詫異,他並不奇怪林逸如約出現,而是在驚奇林逸此刻的狀態,明明昨日才被自己的刀勢重傷,結果現在卻一點都看不出受傷的跡象,這小子身上的傷勢居然痊癒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