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場下譁然一片,冷如風臉上終於第一次面露驚容,看着對面戰意洶涌的林逸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才僅僅過去半個月,這小子竟強到了如此駭人的地步!

    “再來!”林逸興奮的躍躍欲試道,整整半個月,這還是他破天荒的第一次和對方正面硬碰硬打平。

    雖然他也知道這並不意味着彼此實力就真的旗鼓相當了,畢竟對方的狀態在這之前就已被耗得極慘,如果巔峰狀態肯定還是被壓着打的局面,不過即便如此,這仍然是一個可喜的巨大進步。

    任誰突然被自己壓着打的對手生生逼平,心裡恐怕都會難以接受,更別說是冷如風這種心高氣傲的人物了,誰都知道這傢伙肯定要發狠玩命了。

    林逸正等得迫不及待,結果冷如風的一句話卻令他怔住了,全場一片譁然:“不打了,我認輸。”

    “什麼?!”林逸滿臉詫異的看着他,覺得這傢伙是不是在開玩笑,無論怎麼看這都不像是一個會主動認輸的主啊?而且剛纔頂多也就是打平,繼續拼下去誰勝誰負都還是一個未知數呢!

    冷如風沒有說話,轉頭看了場下鬧成一鍋粥的衆人一眼,最後將目光落在了擂臺邊的楊千雪身上,帶着歉意搖了搖頭。

    他不是不想拼下去,事實上他根本就不認爲自己會輸給林逸,最不濟也至少能拼一個兩敗俱傷,可是那之後呢?

    不像初來乍到的林逸,他在這裡可謂是仇家遍地,像任重遠和易笑天這種有背景有實力的對頭數不勝數,畢竟冷麪刀神的名頭不是平白得來的,每一次勝利都意味着多一個仇家,等他失去了自保之力,其中任何一個都能輕易致他於死地。

    冷如風是傲氣,但是他可不傻,進退取捨他心裡清清楚楚,要不然實力再強也不可能在這種地方出頭。

    仔細看了看冷如風的表情,林逸這才終於確定對方不是說笑,想了想道:“那好吧,之前說好的賭注沒問題吧?”

    冷如風深深看了他一眼,心中雖有些不甘但還是點頭應了下來,他現在當然沒這個心思去給人做保鏢,可是既然事前答應了,他總不能這時候反悔吧?

    “很好。”林逸頓時笑了,見對方表情凝重便又補了一句:“放心吧,雖然你是輸了纔給我家菲菲做保鏢,不過我也不會虧待你,會有報酬的。”

    “報酬?”冷如風愣了愣,雖然表現得不算太明顯,但眉宇之間仍然不可避免的流露出了一絲不屑,到了他這種層次,些許靈玉根本就入不了法眼,除非對方能夠開出幾十萬的天價。

    “美顏丹給你,然後我再額外給你一枚雷玄丹,這總沒問題了吧?沒別的要求,以後在學院裡好好替我保護菲菲,別讓任重遠這些草包騷擾就行了。”林逸淡淡說道。

    此話一出,全場又是轟然一片,七品美顏丹加七品雷玄丹,這個手筆未免大得太嚇人了吧?不愧是西島駙馬啊,真特麼財大氣粗!

    冷如風看着林逸一陣咋舌,半天才擠出一句話:“你要是早這麼說,我還打個屁啊!”

    他費勁巴力跟林逸車輪戰半個月,不就是爲了美顏丹和雷玄丹嘛,早知道認輸也能拿到手的話,哪裡還用得着費這麼大勁?!

    “呵呵,如果咱倆不好好打幾場,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值這個價?”林逸笑道,其實他純粹就是嚐到甜頭打上癮了,跟這冷如風纔打半個月就升了兩級,以後沒事可得經常切磋切磋,說不定還能再升幾級呢。

    當然,這也就是林逸自己幻想一下而已,這次之所以能夠快速升級其實很大程度上得益於上次西島試煉重傷,鬼門關轉了一圈回來之後頗有點脫胎換骨的意思,再加上受了巨型電鰻的強大傳承,雖說雷電之力暫時還派不上什麼大用場,但用來淬鍊肉身卻已足夠了。

    而且,這半個月來天天受傷,除了自行療傷之外,林逸爲了補充元氣光是聚嬰金丹就服用了不下六枚,這麼龐大的藥力積累在一起,突破升級那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畢竟不管怎麼說他也是完美元嬰啊。

    “累死我了,你這人太坑了。”冷如風無語的搖頭不已,有些吃力的笑了笑,他現在真是被林逸搞得身心俱疲,如果不是下面這麼多人看着,這位冷麪刀神都有心毫無形象的一屁股癱坐在地上了。

    不過好在,這半個月的辛苦總算沒有白費,美顏丹和雷玄丹同時到手,這下楊千雪的容貌和實力都有很大希望恢復如初,可喜可賀!

    臺上兩人是皆大歡喜,不過臺下剛剛被林逸點名的任重遠可就真心氣炸了,眼睜睜看着被他寄以厚望的冷如風和林逸當衆握手言和,他整個人都看傻眼了,麻痹的這是什麼情況啊?

    明明是自己花了一枚美顏丹的巨大代價,絞盡腦汁才挑撥起來對付林逸的強力棋子,耗了整整半個月非但沒把林逸搞死不說,怎麼反而變成對方的保鏢了,這也太特麼世事無常了吧!

    備受刺激之下,任重遠感覺自己心臟都要炸了,下意識運轉真氣之後五臟六腑又是一陣要命的劇痛,眼前一黑當場倒地不起,着實把旁邊易笑天幾個嚇了一大跳,在旁人無比詫異的目光中只能拖死狗一樣趕緊把任重遠拖走。

    等到任重遠終於緩過一口氣幽幽醒來,幾人已經是在酒樓包廂了,易笑天幾個可不敢把他送回家去,否則萬一任天梭問起來他們怎麼回答?

    “任兄你可算醒了!”易笑天幾人頓時鬆了一口氣,要是任重遠真有個三長兩短,他們幾個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任重遠沒有回答他們,失魂落魄的就這麼盯着天花板,易笑天幾人不由面面相覷,頓時心又提了起來,這不會被刺激成失心瘋了吧?堂堂任少要是變成一個傻子,那樂子可就真心鬧大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