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霍雨蝶實力是不弱,可是任重遠那些人也不是易與之輩,他們真要出點什麼幺蛾子,很有可能連着霍雨蝶都一鍋端,所以這隻能是下下策,想要真正護住寧雪菲周全,就必須找個像冷如風這麼有震懾力的保鏢才行。

    只可惜,放眼整個翔雲學院也只有一個冷如風,否則要是真那麼容易一找就是好幾個的話,冷如風也就不會像現在這樣令所有弟子都望而生畏了。

    危機討論會最終只能不了了之,不過既然都已經來了,霍雨蝶可不捨得就這麼回去,特地留下來多住了幾天,和寧雪菲還好說,但是她和林逸相聚的機會可不多了。

    三日之後,霍雨蝶這才依依不捨的離開,如果不是晨驕學院馬上就要進行弟子考覈,她都有心一直住下去,最好一直聚到林逸走了才甘心呢,只可惜事與願違啊。

    送走柳子玉和霍雨蝶之後,除了時不時過來的陳星沫,整個新人院就只剩下了林逸和寧雪菲,這倒是遂了寧雪菲的心意,又是難得的二人世界。

    不過還沒等他們這對未婚夫妻開始旖旎曖昧,門外就突然進來一人,赫然是冷如風。

    這傢伙不知是生來如此還是後天練就的,從林逸第一次見他開始,就一直都是萬年不變的冰冷表情,很難得能夠見到他臉上出現變化,不過這一次,這傢伙竟帶着難言的愁容。

    “怎麼了冷兄?”林逸心中一動,能夠令冷如風這樣愁眉不展,多半是楊千雪那邊出事了。

    冷如風看了林逸一眼,嘆了口氣道:“千雪服用了美顏丹,可是隻起到了一半效果。”

    “只起到一半效果?”林逸聽得一愣,美顏丹可是七品丹藥,照理恢復容貌應該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難道這丹藥有問題?不太像啊,當初自己拿到美顏丹的時候,可是親自檢查過的。

    “千雪臉上的燒傷是恢復了,可是那些被侵入毒液的地方,傷口卻始終沒辦法癒合,都是那羣該死的混蛋,可惡!”冷如風說着眼睛噴火,重重一拳錘在厚重的石桌上,沒有勁氣包裹的拳頭頓時砸出了斑斑血跡。

    “毒液?”林逸回想了一下當初看到的情形,雖然只匆匆瞥了一眼,但楊千雪臉上的情形確實觸目驚心,比他以往見過的所有案例都要嚴重得多,其中尤其是被毒液浸透的傷口經久不衰,可以說已經深入骨髓了,只靠美顏丹真未必能夠見效。

    冷如風隨即不再說話,悶悶不樂的當即就在院子裡席地而坐,算是正式給寧雪菲當起了保鏢,美顏丹沒能讓楊千雪完全恢復容貌是他自己的事情,這一點怪罪不到林逸的頭上,所以他此刻就算心亂如麻,但還是要履行約定。

    林逸見狀也沒有多說什麼,和寧雪菲打了個招呼之後便回屋去了,他答應過要給冷如風一枚雷玄丹,這三天因爲都和霍雨蝶、寧雪菲在一起沒有抽出時間,如今有冷如風守衛不用再擔心寧雪菲的安全,正好可以安心煉丹。

    一日之後,等林逸走出房門身上已經多了八枚雷玄丹,他並沒有一下子就把雷玄藤全部用掉,這一次也不過是用了四分之一左右,反正雷玄藤放在玉佩空間之內,而且他時常都會用雷電之力輔助滋養,不用擔心會枯萎掉。

    如果不出意外,這八枚雷玄丹已經妥妥夠用了,畢竟雷玄丹也只有在衝擊玄升應對雷劫的時候才能派上用場,不像聚嬰金丹之類的平時也可以輔助服用,除非拿來送人,否則根本用不着那麼多。

    剩下的雷玄藤可以另作他用,除了雷玄丹之外,據林逸所知這還是其他好幾種七品甚至更高品級丹藥的重要材料,好鋼就要用在刀刃上,到時候才能派上更大的用場。

    “冷兄,這枚雷玄丹給你,就算楊姑娘的容貌一時恢復不了,實力境界這事兒卻不能一直拖下去,否則等到境界徹底跌落下來,就真的再也不可能重回玄升期了。”林逸勸道。

    “多謝。”冷如風神色複雜的接過雷玄丹,苦笑着搖了搖頭:“我也是這麼勸她,可容貌已經成了她的心病,這個心病不除而冒然突破的話,我怕會成爲心魔啊,那就真的不堪設想了。”

    女人愛美是與生俱來的天性,沒有任何一個女人會真的不把容貌當回事兒,尤其是楊千雪一個美女被毀容成如今這樣子,如此之大的落差誰也承受不住,她能夠撐到現在而不精神崩潰,已經算是很難得了。

    “這段時間你多陪陪她吧,菲菲這邊有我在的時候,應該不會有問題。”林逸嘆了口氣道。

    冷如風感激的點了點頭,當即拿着雷玄丹回去找楊千雪,說實話他現在確實很擔心楊千雪的精神狀態,之前還可以把所有希望寄託在美顏丹上面,可是現在美顏丹沒用,希望破滅之後難保不會做出什麼傻事來。

    這種時候楊千雪最需要的,就是冷如風的陪伴,接下來的一個月冷如風也確實是這麼做的,面對毀容到如此觸目驚心的楊千雪,他竟是真的不離不棄,每天爲了安慰楊千雪可謂是絞盡腦汁,不斷安慰她,自己一定能夠找到辦法!

    一個月下來,冷如風每天除了跟在寧雪菲附近和陪伴楊千雪之外,其他時候就是各種找人打聽辦法,連林逸看着都不禁有些動容,這個冷麪刀神真心是個面冷心熱之人啊。

    這一日,冷如風一邊駐守在新人院,一邊給人寫信,不用說又是在想盡辦法找人幫忙,平常時候讓他開口求人根本是異想天開的事情,不過爲了楊千雪,他已經把所有驕傲和自尊都扔到了一旁,只爲給自己心愛的女人找到一線希望。

    “冷兄有空嗎,我想跟你說件事兒。”林逸忽然開口道。

    “什麼事?”冷如風仍在奮筆疾書,頭也不擡的問道。

    “關於楊姑娘的事情。”林逸淡淡道。
最近更新小說